寰蒋闆呴粦

  居然眼前的这个人是死人!

  我心里开始有点害怕,手也开始发抖了起来,虽然说这男的是死人,但是因为从他身体里面发出的腐烂的尸体味道,太强烈了。就想干呕。

  我赶紧的转身,我怕刘莉莉她会发现我,等到出他们家我才敢休息。

  那男的是死人,但是还发出了腐烂的味道,这怎么可能?刘莉莉她妈就跟这么一个人睡在一起?

  而且我爷爷说过,这主事主要是蛊,刘莉莉也应该被蛊给控制了,那个死人不会是养的蛊人?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回头看了看刘莉莉的家,一种无尽的恐惧从我的脚底蔓延到全身。

  刘莉莉家里会不会还有很多死人?

  我没有在刘莉莉家里发现什么,我还不明白,为什么刘莉莉她妈会跟这么恶心的人整天睡在一起!

  本来我想继续去刘莉莉家看看还有什么,但是我知道,如果那个男的是被人控制的死尸,那么刘莉莉他妈一定知道我在他家里,如果我还继续呆在那里,我也就死去!

  想到这,我给爷爷打了一个电话。

  ”爷爷,你休息好了没有?“

  “没有,怎么了?你要遇到什么困难了?但是我感觉我的时日不多了。”爷爷有点沮丧的说道。

  我一听看说,爷爷如果我有危险,你会不会来?我现在在刘村,我想我这次可能要死了!

  我说完就挂了,爷爷打了过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挂了电话。我说看着电话放在口袋里面往回走。我要去刘莉莉的家里。

  这次我要光明正大的去,我到刘莉莉家里,她妈也不知道啥时候已经回来了,还笑着欢迎我。

  她妈一看就问我:“怎么了?你吃饭没有啊,我这边还有一点晚饭,干货。”

  我一听干货,就想知道是什么,我赶紧的说,行。我想知道啥是干货啊1

  刘莉莉她妈带着我去了他们家的后院,到了后院,我感觉扑鼻而来的是一股血腥的味道。

  我跟在刘莉莉他妈的后面,我握紧了拳头,虽然说眼前的刘莉莉她妈是一个妇女,但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好!

  到了后院,刘莉莉他妈,从一个房子里面拿出了一些东西,都是一些虫子,有蚯蚓,也有蛆。不过都是晒干的,原来这就是干货了。

  我假装的很惊讶的,刘莉莉他妈一看我就说,你们城里人没见过这东西,我们这都爱吃这些。这话说得我胆战心惊的,我还没听说过有人吃蛆的,不过刘莉莉他妈给我看的这蛆一看就是个人饲养的那种。

  我一看笑着,看了看四周,想看看有什么异样,但是刘莉莉他妈一看我笑着说:“你找什么呢?我们家里后院除了干货其他的都没啥了?”

  我一听说道:“你们整天就吃这个?难道不吃肉?还有蔬菜?”

  刘莉莉他妈一看我,脸上一脸的嫌弃,后来我才知道这虫子里面的营养价值高的很。

  但她还是说:“吃啊。今天吃干货的。”

  我看了看着后院没啥东西,都是一些鸡鸭在那里,而且我知道这鸡鸭应该是放养在后面的池塘的。

  就在我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尸体腐烂的闻到,同时一股冷风吹来。

  刘莉莉他妈脸上难看了起来说:“刮风了,走,我再给你炒点干货!”

  我点了点头,就忍住干呕的声音,走到屋里的时候,我忍不住了,吐了一口在垃圾桶里面。

  我故意的往后院走,刘莉莉他妈问我有没有事情,我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我去后面吐下就好。

  我刚到鸡鸭那个房子的时候,刘莉莉她妈就说:“那边脏的很”

  但是我感觉这东西就是从这里出来的。我故意在那里呕吐,我居然在鸡鸭圈里面看到了人!是人的手!

  “走吧!”刘莉莉他妈一看就走了过来,然后看了看鸡鸭圈里面,从里面抓了一只鸭说道:“又死了一个,还真的是,这鸡鸭不能同圈,整天打架!”

  我再一看那手不见了!难道是我刚才看错了?但是那手一定是人的手,鸭的抓怎么可能!

  我赶紧的走了过去看了看鸡鸭圈,也没发现啥,这里面有一百来着鸡鸭。我看了一下里面的角落里面也还有几只死的鸭子,也不知道是啥事情死的。

  酷匠C网S正U版《t首√发U^

  “那还有死的鸭子。”我对着刘莉莉她妈说道。

  刘莉莉她说一看说:“算了,等明天出圈了,我再清理。”

  我一看跟着刘莉莉他妈进屋,我一看到刘莉莉他妈,刚才随手将那只死鸭子直接丢到了鸡鸭圈里面。

  她为什么不把死去的鸭子丢到外面去了?

  我心里一直在想,但是还是不好问,说不定就是图个快!我走到里屋,刚才那个在床上的男子起来了,但脸上没表情。

  我一看,看来刘莉莉家的鸡鸭圈似乎有些疑惑,我知道我爷爷没有骗我,他说主事应该是用蛊控制了刘莉莉家里,如果刚才刘莉莉他妈把死去的鸭子丢到鸡鸭圈里面,看来这里面,如果不是养某种东西,作为一个正常人是不可能的。

  我觉得我爷爷说的对,我记得我们家以前杀鸡鸭的时候,那杀了留下来的血都不会用来炒菜,而是不知道我妈用来干嘛,反正我是没见过的。

  崇王说,我爷爷跟我妈是死敌,一个修道,一个修蛊,我爷爷在垃圾桶那里烧钱纸。我是信的,但是如果按照爷爷说的,主事是修蛊的,还有我妈一定跟主事有关系,那么我爷爷就是乱说的。

  但是我还是明白了,这崇王一定要我得到什么东西,他说得应该是假的,如果我妈是修蛊,我爷爷是修道!那么为什么我妈会跟我爸结婚?

  如果我要去研究,那么我得回去从我妈身上走,如果证明我妈不是修蛊,那么一切都是假的。

  我回到家里,给我爷爷打了一个电话,我爷爷说他准备敢到刘村了,我说我回来了,心里还是有点感激爷爷的。

  第二天早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听到我爸妈在吵架!我爸妈很少吵架的!我揉揉眼睛准备起来看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