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摸了摸自己的头说:“我感觉,这刘莉莉她妈也不会骗我的。”她长得就不像骗我的人!

  爷爷一看我说:“你觉得我会骗你吗?你见到了刘莉莉真正的样子没?再说了,你在德阳见到的刘莉莉是这样的吗?”

  “那就是了,说谎谁都会,你也会,对不伢子。我说你喝的那茶水里面有毒,你信不?”

  我一听爷爷这么一说,心里轻叹了一声,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们等哪天去刘莉莉家晚上,看看,这些人晚上到底在干嘛。看下那个像主事的那个人是谁!还有就是为什么刘莉莉像你说的那样,变傻。还有就是看,刘莉莉真的爱你不,如果爱,我想她单独的时候,因为会告诉你一些东西的。

  我说一听想到,这不都乱将啊,这刘莉莉傻成那样了,她怎么告诉我东西啊。再说了,刘莉莉她妈能让她单独出来吗?

  我哪里知道刘莉莉爱不爱我!反正我德阳跟广州,我觉得没有高中爱我了!

  “今天就这样把,这你已经去了刘莉莉家里,你再去的话,别人还以为你干了,我们回去休息几天,我也很累的,我需要休息!”爷爷说完就示意我回去。

  我们刚到镇上的时候,看到主事从镇上回来打了一声招呼就回来到了我家里。

  在回来的时候,刘莉莉她哥墓地上面的那些糯米已经不见,几只公鸡在上面吃。

  我想起了刚才糯米排队的心里不由的有些余悸。

  我看了看爷爷,爷爷脸上有点难看。现在我知道爷爷不想我炒她。

  不过按这理来,这一切说不定就是爷爷计谋的了?就是想让我跟他学道怎么办!

  我都想刘莉莉傻傻的时候,真的好想抱住她的。

  突然爷爷打了我一下说:“你看看,注意到主事刚才手上的那个塑料袋是不是很熟悉。”

  我回过头一看,主事正拿着塑料袋回去,见到主事的那个塑料袋就是昨晚的那个人手上提的那个。

  似乎主事知道我在看他,他回过头来笑着说:“怎么了啊,伢子,你有什么东西忘记在村里了吗?”

  我看了看主事,主事穿的衣服一件,袖子口开的,一看才发现很瘦,都可以看到骨头了。那手上更加的是没肉。

  吓得我都不敢说话。主事一看我没说话,也不没有说话,就转身回去了,对着我笑了一下。我感觉主事笑得真的好诡异。

  主事手里的那只塑料袋真的是装的垃圾瓶妈?但是我怎么感觉那塑料袋传递给我的是一股冷意!

  爷爷笑说:“看来这主事,也不简单啊!他可不是捡垃圾的!”

  我这才感觉,主事不是那个最开始对我们好的人,我感觉,刘莉莉那样跟他是脱不了关系的。

  我感觉爷爷说的有道理的,现在可是人心隔肚皮。我不能相信任何人!

  回到家里的时候,爷爷去了乡下,我感觉爷爷应该是受伤了,也不知道怎么受伤的,唯一可以点就是那天我晚上踩着的那个蛤蟆。

  我爸妈一看我回来了,就问我怎么样玩的。我说还行吧。

  我妈说等下我们去邻居家看看,我一听问为什么。我妈说,死去的那小子死了有几天了,我去送下。我点了点头,就进去我的房子。

  那小子怎么说都跟我有点关系,我去送他,是应该的,我也想有些话从心里对他说的。

  我睡醒之后,爷爷也没来找我,我自己跟着爸妈去了那小子家在殡仪馆搞得葬礼。给那小子上了点香火。心里也是轻叹。这小子怎么也不曾想到的是自杀!

  在殡仪馆吃了一顿送葬饭,就回到了家里。回到家里之后,我就准备好了准备晚上去摆摊的食材。

  这几天我都没有摆摊子,隔壁的夜宵摊子的老板也是笑着问我这几天去哪里了。

  我说这几天有点累,去散心去了,然后就问我这几天没有来有没有人来等我的口味虾吃啊。

  “有,还是那个妹子,长得还可以啊。伢子你有福气!”隔壁老板说道。等了几天,看你没来,就走了。

  我一想应该是刘莉莉,我想不通的是,我在刘村见到了刘莉莉,为什么李莉莉居然在晚上会出现在我的夜宵摊子。

  把东西摆好,我要想起了刘莉莉,真的希望我能把刘莉莉这事情给弄懂了,然后不管是人是鬼,我都要好好的说句爱她,或许太迟了。

  更新j最cE快上Y酷匠D"网^

  在马路对面要多了几家夜宵摊子,这晚我没做多少生意,因为我在等刘莉莉的出现,但是没有。回到家里就睡觉,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我一想没事,准备白天去下夜宵街,我心里想刘莉莉如果心里有我,一定会来的,但是我没看到,倒是看到了隔壁老板,白天居然还在那里摆摊。

  这隔壁老板在那里做生意,白天的生意跟晚上差不多的。我在隔壁老板那里坐了会,突然我感觉到奇怪,我的摊位上居然有个人拉着东西来了!

  我当时坐在椅子上,看这人是谁!但是他低着头没看清楚。他摆好东西之后,也是炒口味虾的。我不敢相信,这白天居然也有人在我的夜宵摊子上面做生意。

  我觉得这一切都不可思议,又觉得这应该是幻觉吧。因为我咋就感觉这白天帮我摆摊子的怎么那么像自己呢?

  但是唯一的不通是,那个摆摊子的人,下巴那里有一颗痣。我怎么也不相信,居然在这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像我,还在我的摊位上面,这是不可能的!

  我站在隔壁老板的摊位上,这老板似乎也不认识,但是我晚上这老板跟我熟啊。

  爷爷说我的这个阴摊,必须要卖死人吃的东西,不然我的生命就有危险。

  我这几天一直跟爷爷在一起,我才发现,我白天的摊位上,居然有一人!长得跟我很像,居然在我的摊位上卖口味虾!

  在刘村,我看到了跟主事一样的男子,现在我又看了跟我自己一样的男子!

  到底这两个摸样一样,只是多一一颗痣的男的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