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起明天跟爷爷去李镇,我想知道陈鹏告诉我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么追我的那个刘莉莉是谁?如果是假的,那么陈鹏应该知道我要去问他,才怎么伪装的。

  而跟爷爷去李镇,是我明白这事情的唯一途径。所以我才答应爷爷的,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在骗我!现在要多了一个陈鹏了。

  我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打醒我,我一看是我爷爷,我有点惊讶的问道:“爷爷,你怎么进来的?我爸妈今天没在家吗?”

  “嘿嘿,没在,我喊你,我看没关门就进来了啊。”爷爷此时摸着头倒是像一个小孩子。

  洗漱完之后,我跟着爷爷出去了,准备去李镇。我们去汽车站的时候,看着那汽车站还真的是惨不忍睹。

  刚进去就出车祸了,一辆班车撞到另一辆的尾巴上面。如果是平时的我,一定会去看,但是现在我没那心情,坐上车去李镇。

  到李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完三点多,在下车的车站跟我爷爷吃了一点泡面就打李镇打听起来。

  李镇还是很大的,有四五个村子,但是这里只有一个中学,叫李镇中学。当时我跟爷爷想到的就是去李镇中学把刘莉莉住在哪里找出来。

  到李镇中学,借着城里来的借口,找到了刘莉莉所在的村子,叫刘家村。

  从镇上到刘家村又用了一个小时,左右,一到村里,一看也就村子很小,就一条公路,公路两旁就是人家了。幸好已经全面水泥化了。

  _‘最新z3章‘节上酷K/匠f网%B

  不过沿着公路往里走,越往里走,那风就越大,最后到了十字路口。我心里也是琢磨着到怎么回事啊,一个陌生人来了,怎么没见到个人。

  直到我们走到村尾的时候,才看到有些道士在那里,应该是祭祖,这种祭祖在湖南是很常见的,家族性的祭祖,全部到祠堂,然后祭祖一个星期或者半个月。

  虽然这祭祖,我以前在老家也看过,但是也有拉着我说:“伢子,等会,这会好像都在转魂。”

  转魂这东西,我是知道的,毕竟小时候跟着爷爷长大,转魂就是家族里面的人都出来,围着用樟树做的一口假棺材转。而假棺材里面有一些村里这几年冤死人的相片或者是衣服。

  其实这祭祖的目的就是让村里这几年冤死的人得到超度,然后投胎做人。而这转魂必须要在最近死的最年轻的人的父母零头,围着约莫有十米长的假棺材。

  这种祭祖棺材,起码有几十年,不然会出事的。爷爷的意思就是让他们转魂完再过去。这所有人围着假棺材转悠了几次,一个年纪大的在前面穿着道士服念着。

  也不知道谁家的狗,死劲的在那里叫,曾经爷爷跟我说过,狗是这个世界上最灵性的东西,因为他可以看到我们不到的东西,闻到我们闻不到的东西。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这人怕狗,所以站在爷爷的后面。领头转魂的那个人,表情严肃,从头上拿起了白色帽子,放在棺材的中央,在后面的人每人拿一根香火,往这帽子上点一下。

  看到这里,这转魂应该快到了结束的时候,不过这种方式的祭祖,对于我来很少。因为原因很简单,第一,就是村里出大事了。第二,村里近几年死的都是年轻人。

  以前我们村连祭祖三年,就是因为村里死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转魂这事情,我做过,但是据说每个转魂之后的人如果没有用心,回去会做一个梦。

  那次我做了,内容现在模糊,不过导致后来我的一个习惯就是总是开灯睡觉。转魂完,接下的时候,应该就是假抬棺。

  假抬棺,也就是说,将这棺材抬到田地里面,那里已经选好了地方在那里烧了这口几十年樟树的棺材。

  这种十米长的假棺材,也不是十六罗汉,更加不是八仙,而是二十四子节。这二十四个人必须是村里没有结婚,体力好的小伙子。

  我远远的看着这些人,身穿红色衣服,不过刚抬出祠堂的时候,在棺架子的后龙头,就有一小伙子,也不知道怎么就倒地了。

  抬过棺材的都知道,这只要不谨慎,人都会死,这小子,这一下肯定不轻,这一下去,倒地,腰肯定折了。不过谁也没有管他。

  此时如果停下来,那么这祭祖将会宣告失败。看着那小子痛苦的表情,我倒是有几分心疼。

  “这小子,应该不是抬棺的,结婚了,不然这棺材里的东西不会压垮他。”爷爷看了一眼说道。

  抬假棺不比抬棺材,这里面究竟的东西多的很。结婚了在懂这些东西的爷爷眼里就是破了一层保护自己的罡。

  这小子让我想起了,我在八岁那年的时候,因为抬假棺,一个小伙子死了。那时候是因为村里出事了,村里在修路的时候,遇到了一条三米长的大蛇,那时候不管怎么用水泥修理,都会下暴雨,那一段路怎么都修不好。

  最好想到的是祭祖,请来菩萨。不过这假抬棺,作为二十四子节的人都会有五百元的报酬。

  但是前提就是结婚的人,那时候村里有人家,硬是要自己的儿子去抬,为了五百块钱。在祠堂里面才起身,就被压倒在地,而直接是被压死的,其实这种事情说起来也是怪,你说二十四个人,怎么就单单压死一个人?

  后来才知道这家的儿子,在外面结婚了。才这样被压死。

  现在看看这小子,没压死,但是腰是佘了这一定没错。这其他的二十三个人看着也不能说话,也不能让那小子起来。现在就是找一个人赶紧的将那位置补上去。

  “那小子,你是哪家的伢子啊,快点过来。”村里一个年长的,一看就是这次祭祖掌事的。对着我说道。

  我看了看爷爷,爷爷一看点了点头说:“去吧,小心点,积德是好事。”

  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力量让我跑了过去,其实我内心是不想的。跑到棺材旁边,我用肩膀一抬,真重!假棺材都这么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