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饭的时候问我爸:“爸,我那边晚上回来看到一个人在小区的外面的电线杆下面烧纸钱,我还骂了她的。”

  我爸一点也不惊讶的说:“那她没有难为你什么吧。”

  “没有,跟她吵了几句。她怎么会难为我啊!“我试探的问道。

  “这种人一般都会难为人的,这个你以后自己小心一点啊,这种东西,以前我小时候跟你爷爷见到多。”我爸说完脸上倒是严肃了起来。

  我想起那人确实,那阿婆烧钱纸的时候,我感觉她神经病一样的。难道那烧钱纸的阿婆是鬼吗?

  “没有难为我,怎么可能难为我啊。”

  我爸一看放在半空中的筷子才去夹菜说:“那好,不过以后你遇到这种烧钱纸还有就是晚上去喊魂的,都不要去说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妈一看我爸,倒也没说他什么,只是说::“你吃你的饭,你家里那位已经是疯子了,你还想让你儿子疯啊。”

  “酷!J匠X网m'永0久免费I看R小$说

  我一听我妈这么一说,我就感觉奇怪为什么我妈这么反感我爷爷。所以我趁着这机会问了一句:“妈,你怎么这么讨厌爷爷啊,难道真的是爷爷懂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我妈一看我,把放在嘴边的菜吐了出来说:“伢子,你是不是相信你爷爷那东西,我告诉你,这东西不能相信的,有时候你越信,越就莫名其妙。”

  我一听这确实,但是后半句的越信越莫名其妙,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这么说。反正我觉得我现在是所有人的棋子一样的。

  所以我想去知道,起码让我自己死个明白、

  我一看我妈低着头说:“妈,你就说为嘛啊,这以后我还是要去爷爷那里的,你不可能不让我去吧,再说了,爷爷懂那些东西在老家也是很受人尊敬的。”

  我妈一看我把这话都说到这了,把碗筷放下说:“我是城里的,你爸是乡下的。”

  我一听点了点头说:“对,你城里人看上我爸,那是我爸的福分不是。”

  我妈一听又说道:“那为什么我要你不要跟你爷爷找得很近了,因为你走得近,你就可能死了,你爸以前就这样差点没了。”

  我一听这感觉,这一切都是我爷爷的错啊,但是现在确实在城里找不到像爷爷那样的人。看来我妈是对我爷爷有一些害怕。也不知道生我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一看我妈说完沉默了,我往我爸碗里夹菜问道:“爸,到底是啥事情啊,让爷爷差点把你命都搞没了。”

  我爸一听无奈的说:“我二十五岁的时候,曾经带着你妈去老家见家长,就你爷爷。”

  “你说什么啊,这种事情,我伢子,少知道的好!”我妈一看打了我爸,我爸一看也是低头吃菜,不说话。

  我一听,敢情这东西我这么大了,居然不能知道了。我爸唯一哪里都好,唯一的弱点就是怕我妈,我妈这么一说,他就老实的吃饭了。

  我吃完就回到房间里面,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怎么也不想休息。我爸妈应该不会骗我的,我爸妈今天说出来的话,应该是想让我不要跟我爷爷混着,但是我觉得我爸说的那个事情,一定是我们家的秘密!

  现在的我,想了想,这里鬼不知道有没有,但是这阴谋肯定有。如果有鬼,我不知道是谁。

  不过爷爷也不愿意告诉我什么东西。只是说不会害我。我想了想就打电话给我爷爷,我跟爷爷说,我现在很害怕,让他来一下。

  我心里一想,如果爷爷来了,我一定要他说出来我爸的那个事情。但是我爷爷说,在乡下还有田地要忙活。我一听说,我的死活不顾了?我还是不是你的孙子啊!“

  电话那头爷爷挂了。爷爷之所以这样对我,我想除了我妈,肯定还有什么秘密隐瞒着我。

  我正说的时候,刘莉莉打电话来了。

  “陈宇啊,你在家里吗?”我一接听,刘莉莉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在啊,怎么了啊,你回来了?”我有点疑惑,带着试探的问道。

  “对啊,我回来了,请你吃饭啊。怎么来不。德阳学校的门口的沙县小吃。”刘莉莉电话里面说到。

  我恩了一声,这刘莉莉也太快了啊,我才回来一天不到,怎么就跟着我回来了?

  德阳学校的沙县小吃,是唯一我现在去找,都存在的店铺。因为他那里的饺子那叫一个绝。刘莉莉喊我去,一定是让我想起以前的学校。

  我在德阳的沙县小吃等到了刘莉莉的时候,我一看跟在广州的时候一样,真他妈的漂亮啊!

  刘莉莉一看我,也老远的就打招呼。

  “怎么了?你还不点饺子吗?高中你最爱吃的饺子。”刘莉莉坐下来说道。

  “没有,那时候没钱,所以每天都是饺子,当然了,现在也没钱。”我一看笑着摸着自己的腿看了看刘莉莉说道。

  刘莉莉一看笑着说:“我以前不喜欢吃饺子,因为你,我才喜欢吃,现在每天都吃。”

  我一听想必这刘莉莉,是来跟我叙旧情的?我现在这样,我想要她,她不一定要我啊。

  不过看到她既然这么,我也笑着说:“那是因为我那时候没有发现你的美。”

  “对了。你怎么就回来了,从广州。”我边吃边笑着说道。

  “没有啊,那天看你那么得看我,我知道你的意思啊。”刘莉莉笑着说道。

  我当时一想,这家伙回来就是为了追我?把高中的遗憾给挽救回来?

  “你不要以为我要追你啊,你现在穷光蛋一个,我可不会要啊。”刘莉莉笑着对我说道。

  “我知道啊,你也是有男友的,我这种人你怎么看得上啊。”

  刘莉莉夹着一个饺子说:“我没有,不过以前的你,我是可以考虑的,但是现在嘛,我不知道。”

  “确实,我现在很穷,穷的我去摆地摊了,或许现在同学里只有我才这样吧。”我有点自嘲道。

  从刘莉莉的眼神中,我明白,这就是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缺三少四说:

  喜欢的可以点击追书!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