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始理解老姑爷的愧疚,我现在就有一种对我爸的那种愧疚,跟死去的那小子的愧疚。

  我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我爸会那么的娘,居然还试穿高跟鞋,但是我知道,他一定跟那一百块钱有关系的。

  幸好的是我爸洗完澡就恢复了平时那样,我知道这是那个东西给我的信号。我回到房间想了很久,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不知道以后我爸会像今天这样的反常不,但是隔壁那小子确实真的死了。

  我一想起老姑爷,那表情,我就想觉得满心的愧疚。我想了半天然后对着我爸妈说:“我不想摆夜宵了,我想出去找一份好的工作。”

  我妈一看我便说道:“你干嘛啊,你知道这摊子多少钱吗?你就是懒,我就说了,小时候不能宠你的,现在你看毕业几年了,你还这样,你看看你这几年赚了多少钱没?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想事情。”

  #m酷匠P网N《永久U免C费s/看◇小).说

  “爷爷让我不想摆,我也有这个一个意思。”我小声的说道。

  “什么?你爷爷?他在乡下,怎么知道城市里的竞争压力?摆夜宵累点,确实累点,还有不要信你爷爷的话,你爷爷有点神经,整天的在村里跟这个人驱鬼,那个降魔的。”

  我妈一直对我爷爷有看法,毕竟不是一个年代的人。

  “对啊,你妈说的对,你摆夜宵摊子累了,你可以休息今天继续摆嘛,这我想比你上班要好些吧,虽然苦点。”

  我本想说遇到的事情,但是一想,我妈肯定会说是我爷爷说的,不会相信的。但是一想起我那小子死,跟刚才我爸那么娘,小舅子疯了。我不知道信谁的,我妈从小告诉我不要信爷爷的,但是爷爷说的都应对了。

  我曾经也对自己说,这世界上只有正经的生意,没有爷爷说的阴摊,但是呢?但是呢?那小子死了,我炒的口味虾居然是生的!这一切不得不让我相信,爷爷!

  “说了小时候不能把他给他爷爷带,你看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我妈对着我说道。我一看,我妈肯定是不让了。但是我回到屋里想,我就晚上出去,就找酒吧服务员,然后让我妈以为我在摆夜宵摊。

  我倒在床上想起死去那个身上的那一百块钱。然后想起老姑父说的,把这些收到的等到了所有的人收摊了,拿着这些在自己的摊位烧了。

  但是我正想的时候,我屋里充满了香水味,这香水味中带一点很重血腥味,我感到了恶心。

  “儿子,你赶紧的啊,我告诉你,这夜宵摊子,你必须去,不然你就跟你爷爷去过,整天的去跟他去讨论什么鬼怪。”我妈打开门,又关上门说道。

  很重的血腥香水味,让我压抑、郁闷、干呕。我不知道怎么做,难道我妈像刚才我爸那样?我开始恨我妈!但是我冷静下来,知道我妈是让我多赚点钱,娶个媳妇。然后他们就抱个孙子。

  我望着天花板,心里无限的感伤,我到底是违背我妈的意思?还是继续摆下去?如果摆下去,我不知道遭殃的是谁!我是要疯的。我不知道这世界真的有像爷爷那样说的,还是一场阴谋!

  说不定这一切都是恶作剧,只是吓我一下。而那小子的死,只是因为醉死的。还有阴摊的这种说法,或者是因为灯光暗淡一点,才这样叫的,这世界上才没有这种东西!

  为什么爷爷这么说,那是因为爷爷信这么一个东西,为什么会偏偏我的那个摊位就是阴摊?这种说法应该是骗人的!

  在我妈的强烈愿望下面,我试图的说服自己,告诉自己也是一个读了书的大学生,虽然生活不如狗,但是我从来都是信科学的!

  但是我大脑始终让我的心灵受折磨,如果爷爷说的不是,那么这些天发生的,我又怎么去忘记?

  我的内心在煎熬。我妈在我旁边说了一些大道理,说生意不好,万事开头难。

  我爸说,明晚就跟我一起去夜宵摊,可能是我太累了,出现的一些幻觉。我还是比较喜欢听我爸的话。我内心其实也想,是不是我真的太累了,出现了幻觉。

  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去摆夜宵摊,然后对着我爸说:“你忙你的,我继续摆摊就是了。”

  我爸妈一听还是很高兴的,说摆三四年摊子就安排我去相亲,这样他们就没事了。其实这次摆摊,我也是想按照老姑爷说的把那一些奇怪的人民币烧了,特别是那张一百块的。

  第二天摆摊的时候,我爸妈就一直说,要不要我爸陪着去,怕我出事。我想了想,爸妈虽然不知道这事情,但是我心里还是有点信爷爷的话。爸妈为我操劳了半辈子,我想这事情应该不能连累他们了。

  我十点就去了夜宵摊子,然后就忙活了起来,吃了几桌客人。但是我心思一直不在这里,我在想,等下怎么去烧那些奇怪的人民币,老姑爷告诉我的是直接在炒锅里面烧。

  隔壁老板跟我聊了几句,他媳妇就喊他打烊了,我看着一个个都在收拾摊子,也就在那里等着。虽然夜宵摊子热闹,但是一散场之后就冷清的狠,我看着最后一个走的摊主,我都感觉这背后都是凉凉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