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生意就开始好转起来,你这话说的你十年之后才有,你这说的我会不会真碰上大事了?”

  “伢子,我看我们是亲戚,我跟你爷爷商量着,你还是不要搞夜宵了,这阴摊不行,你还是把这摊位给别人。”

  我一听,看了看爷爷,说:“为什么?你不是说过十年后可以赚钱吗?那我十年后赚呗。”

  老姑爷一看我说道:“怎么你还想做?你还想做,那随便你,反正你爷爷就这么一个意思,还有你爷爷就你这么一个孙子,你可想好了。”

  说完老姑父要觅了口甜酒,我赶紧把这老版怪异的人民币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老姑父一听脸色突然不好看了,然后问我:“现在这老版人民币你有多少了?”

  我说只有有几张,还没一套人民币。老姑父一听说道:“这样,你把你收到的这些怪异的钱,就现在回去烧了,烧到你摆的夜宵摊子那里。烧完就不要干了,你是个独苗,年轻不要来搞这么一个阴摊,你个大学生找个工作多好。”

  说完,老姑父一脸的落寞,然后对着我说道:“那些老版的人民币别花了。”我心里一听想到,这也没人要啊!

  不过这倒是给我提醒了,说明老姑父以前也是遇到过这东西的。老姑父一听说道:“知道为什么,我十年后才能赚钱,还有你也知道,我儿子现在也疯疯傻傻的,老婆跟他离婚了。”

  我一听马上问道:“大舅子,是因为你摆银摊疯的?”

  )酷匠!'网_首-*发t

  老姑父一看我,脸色有点苦涩的说道:“对啊,如果他不疯,或者我们一家已经在西安消失了。

  我听完不禁的出现冷汗,再想起前些年去西安看到小舅子大小便自己无法控制。

  “为什么就疯的,小舅子。”我赶紧的问道,因为我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可能说小舅子疯了就把这事情给解决了。

  “伢子,你是读过书的人,我们乡下人说些话,你可能会笑话。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不要摆摊了。”老姑父一听也是无奈起来。

  “不会,我现在自身难保了,我哪里还敢笑话你呢,老姑爷。”

  “你觉得,我儿子没任何的病史,居然在六岁的时候睡醒之后,就疯了,而且只会认识老版的人民币。”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不相信,小舅子,不应该,因为你跟老姑都没有任何这样的病史的。”

  “那是因为小舅子来抵我的命。如果他不疯,我这条命就会死在阴摊。”老姑父一说完就哭了起来。

  “既然小舅子因为阴摊疯了,为什么,你还要等十年才会让阴摊生意火爆起来。”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既然小舅子抵了,为什么还要用十年的时间去抵!这种代价是不平衡的。

  “如果不用十年的时间,那么小舅子已经死去,虽然疯了,我看看他也好。”老姑父止住了眼泪,却止不住内心的悲伤。

  “当我看到六岁的儿子,在屋里睡完起来之后,然后拿着打火机到处点火,只要是钱就抢来烧。因为我第一天收到的人民币是一百元的老版,我拿着它给六岁的儿子买了一个玩具。”

  我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小舅子会疯,老姑爷要用十年时间来挽救自己的犯下的错。

  “老姑爷,好了,反正现在生意好了,不是。”

  “好有个啥用?我儿子疯了整整十五年!我要这些钱有何用!有什么事情就冲我来,我只是拿着那一百块钱去买了一个玩具,我儿子是无辜的!为什么!为什么!!”

  我不知道老姑爷是如此的激动,要是一口把甜酒喝了,我知道老姑父自从小舅子疯的那天起,他就一直自责。老姑爷此时真的就一个孩子。

  有些东西是上天给予的。我们只能就像****一样的哭泣!

  “伢子,你还是不要摆夜宵摊了,虽然你还没有结婚,但是你爸妈,还有你爷爷。”|老姑爷对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知道我为什么现在还没到亲人直接疯掉,那是因为我没有把那些钱给用了,如果用了那么给谁礼物,谁就该疯了!

  “你以后不要卖口味虾了,这种东西不适合阴摊。”老姑爷一看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跟老姑爷聊了会天就回到家里。其实想起来了,为什么当时我见到那个女之后,我的口味虾居然炒不熟,还有那颜色居然如果回锅一次就红一次。

  不过不搞口味虾,我应该搞什么夜宵来卖?按照老姑爷说的,阴摊不是一般人是会出人命的,甚至会连累亲人的。”

  而我也不知道如果我不摆夜宵摊子,我准备去干嘛,我也不好跟爸妈说,我不想摆夜宵了,他们肯定会说,我怕累,吃不了一点苦的。

  正当我准备到家的时候,家门口却出现了一场杀人案。我当时看了过去,那人我是认识的,因为他就是我们家邻居,前几天还去我那里吃了口味虾。

  “这小子死的够惨的,你看,这根本就像口味虾一样的。”

  “还真的是,你看他的眼镜,你看看,对了,你看他身上的那人民币。”

  大家都在议论着等待着警察的到来,我听了他们的议论看向了那人的身上的人民币,这才发现,这不正是我的那个老版的百元大钞吗?怎么会再这小子那里?还是这家伙也有这样的钞票!

  一想到这里,我后筋骨开始抽了起来,感觉有人在我的身后,这人的死应该是跟人民币有关系的!那么我也有那个一百的,我会不会死?

  一想到这里,我赶紧的回到家,看到爸妈在看电视。爸妈安静的在那里,我腿有点无力的对着爸妈说:“隔壁,那小子怎么在楼下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