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毫无例外的,我被楼上那位老张的吼声吵醒。

  他女儿也挺可怜的。

  哎呀,今天还得给他跑两百圈呢!哎呀,年级组长还要盯着我跑五百圈。

  这都什么鬼剧情啊!!!我仰天长啸到。

  解决完了自己的早饭,戴着我那个18K玫瑰金镶钻戒指我就出门了。

  好高大上的戒指,要不是老子有点状况我早就拿出去卖钱了,白来的东西。

  然后我就在楼道里看见了老张。

  完了,我内心波涛汹涌,完了完了完了!

  老张也看见了我,冲着我阴险的笑了笑,一巴掌就朝我后背打了过来!

  我还没来得及喊疼呢,他就先自己喊上了。

  “啊!江雨轩你干嘛阻止我的手的圆周运动啊啊啊!,你知不知道这样很疼啊!”

  $H更kS新B最5快《q上8^酷匠网;

  啊喂,不要用你的物理知识来欺负人啊!

  话说应该是我很疼吧。

  “作为惩罚,我得打你一下!”然后他就又给了我一下。

  真特么疼啊。

  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人,看斗不过他,我就自己先撤了。

  然后我尽全力跑到了车站。

  等着车的功夫,我就看见老张一脸贱笑的悠哉游哉的从我面前骑车过去……

  苦逼的我还是在等公交车……为何受伤的总是我。我不仅想到了儿时看动画片吸氧羊里的一个名句。

  ----------后来我踉跄的来到学校。小谢竟然比我先到了。

  “喂,你没告诉别人吧?这事儿千万不能乱说”我把作业递给她,悄悄说道。

  “嗯,我只道了,麻烦你不要压着我的本,会折的!”小谢回答到。

  “你——”我刚想开口吐槽。就听到有人叫我。

  原来是那个转校的……好像是俞宫紫吧。

  “诶诶!江雨轩同学,今天董老师安排我坐在你们组,请问你们组的组长——”

  “我是组长,以后作业就叫给我。江雨轩是英语课代表,但是作业还是先交给我youknow?”

  “嗯嗯,iknow,就是说作业什么的先交给你,然后你再转交给课代表吗?”俞宫紫瞪着大眼睛问道。

  “没错就是这样,小谢可是很负责的人呢”,我看了看小谢,故意压低声音说,“你知道吗,他还是个逗比呐!”

  “你们两个悄悄地说什么呐!”

  “啊…没有没有,我是在说你很靠谱还是数学课代表呢”

  “嗯…这还差不多。”

  我汗。幸亏老子机制。

  ----------今天是周一,一如既往的是化学早读时间,想我这种发下卷子就会动笔写的人,三下两下就把卷子写完了。

  趴在桌子上没事儿干,忽然有一种奇怪的冲动……

  好……饿……

  好像……喝血……

  真是的,在忍忍吧,上哪找血去啊。

  我抬起头,环视四周,不信,太危险了,会暴露的。

  紧接着我就看到了另一位转校生,似乎心情很不好,一脸雾霾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了。

  不如下课后喝她的血安慰一下她吧。

  诶诶?!喝血怎么安慰她啊,不对不对不对。

  不管了,到时候去问问好了。

  写完卷子我也真是无聊,没事儿闲的趴在桌子上转笔。

  十分钟的时间简直是煎熬,我还是熬过去了。化学课代表玥姐,另一位负责的课代表…收齐了卷子准备上交。

  她前脚刚走,老张,物理老师就慢慢悠悠走进来了。一脸阴沉。

  不好……我今天肯定得完了。

  不对啊,这节课不是数学吗怎么老张来了!

  不管了,我还是先考虑自己的生死问题吧!

  我盯着老张,只见他仍然是一脸阴沉。谁知道忽然他脸色就变了。立刻云雾消散,笑得很开心。

  想必大家都有用过PowerPoint,那个做ppt的软件,那个软件里有个动画效果叫,出现。老张的表情正如这个效果一样,及其离谱。

  我只觉得这老师有病……

  而且为什么他开始给我们班上课了!

  以后我岂不是会很惨!

  想到这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老张看向了我。

  我又个冷颤。

  那眼神,就像是想要把我杀了一样啊啊还是先奸后杀那种!好鸡冻。

  诶诶,不对不对不对……

  我绝对是疯了,怎么会觉得激动,一定是女性的吸血种属性在作怪。

  “来吧,开始上课,这节课复习一下上次讲的力学部分,我们知道,力的——谁是电教员,大早上不知道要开电脑啊,给我过来开电脑来”老张讲着讲着就怒吼起来。

  身为电教员的我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缓缓走到讲台打开了电脑。

  奇怪的是,他并没找我麻烦,让我开完了电脑就回去了。

  直到那时我才体会到什么叫喜大普奔。

  “算了,你今天再加一百圈吧,我不为难你。”

  啊喂!我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他。我又不是机器,怎么可能真跑那么多圈啊!

  “你这眼神不对”,他托着下巴说到。“你这眼神不对。不能因为你影响全班的进度,咱们继续。”

  “我们都知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推墙一下,你也会感到阻力。”

  啪!他二话不说就给我后背来了一下。

  “说,你疼不疼”他冲我说到。

  “当然疼了!”

  “看,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所以在他疼的同时,我的手也会觉得疼……,所以我以后不用手了。”他扯淡到。

  “那么,初中的时候讲过受力物体和施力物体,刚才我的手就是受力物体,江同学的后背是施力物体。在我手做圆周运动的过程中,他给了我一个阻力……”

  这,怎么说的好像是我错了一样。而且不要这样胡说八道啊!

  “分明是你打的我!”

  糟糕,说出来了!

  他看了看我,贱笑道:“我打你了吗,你们谁看见我打你了!我手好好地做圆周运动,你非要挡着我,握手还疼呢,我没找你算账就不错了!”

  不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啊!

  不要误导大家啊!

  不要欺负人啊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Qinglin说:

  现实中的张老师也是这么坑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