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更~!新.最m快D上{酷匠lL网P

  你笑我,疯济公,天知地知我不疯。痴痴傻傻心不狂,酒肉穿肠过。人家修口不修心,我却修心不修口。哪有不平哪有我,我就是济癫。

  李修缘没明白方丈说的话,又急忙辩解道:“方丈请恕弟子直言,方丈言外之意难道是说修缘偷了降龙尊者不成?”老方丈摇摇头,又对李修缘说“这么漂亮的头发真愿意剃度出家?”

  “想必方丈当年的头发更加乌黑更加靓丽吧?”

  方丈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佛门清净之地他身为方丈,门下弟子没有一个人敢这样调侃自己,方丈瞬间又把表情一收马上严肃了起来,说了一句“好一个真身罗汉李修缘”紧接着就冲着李修缘的头顶狠狠的拍了三下,头顶竟然又发出来久违的白光,李修缘从十八岁至今九年没有用过白光了,李修缘只是略懂佛法,如若加深几年一定会发现自己是真身罗汉。

  拍了几下以后李修缘瞬间顿悟,跪倒在佛祖面前忏悔“弟子,来迟了,让泥塑之身丢失二十七年,弟子这就去速速找回”。说着李修缘就往门外走,出了灵隐寺大门就往东走,走了能有两里地是一片小树林修缘感觉头顶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落下,抬头一看一尊泥塑李修缘躲闪不及泥塑整好砸在了脸上,李修缘感觉头一沉,就躺着了地下。

  等李修缘醒来时,已经不是那个李修缘了疯疯癫癫走路摇头晃尾,走到了树林的边缘看见了一颗芭蕉树,此地为会有芭蕉树谁也说不好,芭蕉树上只有一片芭蕉叶,李修缘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就像扇子一般的玩物,李修缘随身携带的酒葫芦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又回到了李修缘身边,路过了一家服装店,看见门口的有个破帽子这个帽子很特别,别的帽子有的是鸭舌帽,有的是棉帽子,可这个帽子有意思头顶有一套弧线,与其说是帽子还不如说是月牙。

  从此以后李修缘不洗脸、不洗澡、不刷牙也不换衣服别人劝他洗洗,他说“伤元气”说话也不太利索,嘴里总是发黏赖个唧唧的吞吞吐吐,谁看见他都烦,不和普通的和尚住在一起,他自己一个人住在“大悲楼”多高的待遇啊,一个人就可以住楼,灵隐寺方丈最大,其次是监司法号“广亮”,与广亮平辈的有两个人一个就是前文书提到的“扫地僧”法号“空灵”是监司广亮的师兄,为人很好很和善,但是前文书表了这个扫地僧被“北姑姑”这个妖人给吃了也就是吸星大法第三招“生吞”还有一个平辈的师弟法号“道济”也就是“李修缘”出家以后的名字。

  寺庙里也有许多小和尚,但大多数都是“空灵”的徒弟,空灵的徒弟都是“必”字辈的例如:必恭、必敬、必眼、必嘴等,都管监司广亮叫师叔,也有一部分是广亮的徒弟,广亮的徒弟都是“慧”字辈的,例如:慧饼,慧菜,慧饭,慧面,慧啥等。道济的徒弟都是悟字辈的,例如悟空、悟能、悟净、午饭等但是道济目前还没有徒弟。

  监司广亮总是看不上道济,看道济疯疯癫癫的就管他叫“疯济癫”“疯子”从来不叫师弟,一有空就让道济出去走走,说是让他云游四海,其实也是自己眼不见心不烦,道济也愿意出去云游四海。

  有这么一天,道济禅师就路过了陈家庄晃晃悠悠的走进了陈家客栈,一个不大点的小旅店,道济禅师一走三摇晃迷迷糊糊就进了旅店了,店里的老板拦住了道济,又客客气气的说“大师傅您是找人啊还是走错了?”道济禅师“罗汉爷”指着老板鼻尖吞吞吐吐赖赖唧唧的说了一句:“你呀你...你太讨厌了......你得死!”话音刚落,老板扑通一下躺地上没气了,道济禅师罗汉爷小声默念:“陈家庄的事......我...我管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