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我前面空空的桌子,心里充满了期待,这前面会来的究竟是一个绝世大MM呢还是一个跟我一样的惊世大屌丝...算了,等这个人来了不就知道了。

  正当我还在心里自己默默沉思的时候,一声深沉而庄严地咳嗽声,点亮了喧闹的教室,瞬间教室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声音的发出点,我也不例外。当我抬起头,便看到一个短发国字脸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夹着文件夹站在教室门口。

  "酷匠oO网d~永0O久)免a费◎看~、小=H说BI

  只见这人冷静的大步走上讲台,没等他说话我就猜到这应该是我们的班主任。被这么多目光集中还能无比冷静且丝毫没有脸红的人除了有多年经验的老油条老师,恐怕很少有人能做到啊。“咳,大家好,我就是你们初入大学的大学辅导员,也就是在此之前,你们口中的班主任。”中年人说完便提了提眼镜框,坐在椅子上。“对了,我姓易,名恒峰。你们可以叫我小易哥。”中年人刚补充完这句话,原本安静的教室忽然又炸开了锅...

  “这导员可真逗啊,要我叫他哥?”“导员好有趣!”“是不是有病啊,我才多大啊。”“真的是,都40左右的人,还童心未泯!”...

  我没有参与议论。虽然我也想吐槽一下,但是我没有表现出来,跟大众风迟早得倒霉,不和导员打好关系,大学这几年怎么混下去。我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可爱的辅导员”,当我看向他眼睛时,差点吓了我一跳,他也在看我...我瞬间老脸通红,转移了眼线,心里无数匹草泥马在乱蹦乱跳。

  大约两分钟,教室议论纷纷的声音开始降下去后,小易哥开始说话了:“你们讨论完了没有呢?我不管你们以后怎么喊我,这个外号是我以前的学生喊出来的,也就是你们的学长学姐。”“是吗?老师,要不我给你取个外号,叫你易拉罐如何?”一个打扮时髦的长发小伙站起来说道,教室又传来一片笑声。

  小易哥没有理会这个戏谑他的小伙子。而是打开文件夹:“现在开始查一下人,人人必须到位,喊你们名字记得回应一声,不然就算缺席。”“张三”,“到”。“李四”,“是你爹...”。“王五”,“干嘛”。“刘韵”,“到”。“周钰”,“到”。“林羽”,“到”...

  “欧阳盛”,“到”,我迅速帮坑货回应了一声,刚说完,我旁边的刘韵和周钰诧异的看着我,我瞬间想钻进一个洞里面,如果有的话。该死的坑货。而导员瞥了瞥我,继续念到:“冷月。”,教室里面无人回应。“冷月!”,还是无人回应,导员索性没有再喊了,而是在文件夹里面的名单上写了写,估计是记缺席吧。不过我又得到了一个小秘密。原来我前面的这个空位的主人是叫冷月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