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当空,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下来,令得整片大地都是处于一片蒸腾之中,杨柳微垂,收敛着枝叶,恹恹不振。

  在那一片投射着被柳树枝叶切割而开的明亮光斑的空地中,一道身影靠在一颗柳树的树干上,端正的坐着,双手放在盘着的大腿上,这名名为穆樊的少年双眼微闭,略显青涩的白皙脸庞上显示着专注之色,随着他鼻息间呼吸的吐纳,空气中有着点点光芒朝着他那略显消瘦的身躯缓缓地涌,渐渐地,他的天灵盖上方一个小小的气旋出现。突然,他脸上露出决然之色,一块淡蓝色的晶体便出现在他手中,那晶体泛着淡淡的光芒,充斥着一股浓郁的能量,没错,这是一枚二阶魄兽碧渊蛟的魄晶,只有二阶魄兽死亡后才可能产出,在这种小地方,已经算十分珍贵了。这可是他父亲杀了五头二阶魄兽才得到的,这几率可不高,他猛然睁开眼,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一把将那魄晶扔进天灵盖上的漩涡中。

  伴随着那颗魄晶的进入,穆樊的眉头微挑,汗水不断地顺着他的脸庞留下,一丝苍白之色逐渐浮现在他的脸上,眼中充满了狰狞与不甘。

  “嗤!”

  穆樊口一张,一口精血从他口中喷出。

  “又失败了吗?”穆樊低着头,拳头紧握着,眼睛充满了血丝。

  仰望天空,思绪却已回到浩瀚星空中那颗蔚蓝的星球之上,他来到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已经有七年了,光阴似箭,短短五载的岁月却将那温白如玉的脸雕刻上沧桑和冷漠。

  穆樊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的一名孤儿,生活困苦,凭借自己的努力,半一边上学,一边打工,终于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考上了名校。

  顺利在大学毕业后他又继续读研,希望知识能改变他的命运,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在读研期间,他进行了一次实验,而这次实验却以一场大爆炸告终。

  爆炸中,穆樊全身被烈火焚烧,一阵钻心的剧痛传来他全身,他的身体不停地抽搐着,身体渐渐被烧得焦黑,意识也渐渐模糊。

  直到醒来,穆樊才发现自己的灵魂竟然来到了一个年纪只有九的躯体之上!原来这躯体的原主人是这个世界里一个玄阳城穆家之人,此人与他同名。

  穆樊竟然因为一场实验爆炸穿越了空间,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

  这个世界叫做魄气大陆,这是一个崇尚实力的世界,每一个追求修炼之人都渴望拥有强大的实力,只有实力强大的人才会在这个世界受到人们的尊重。

  通天大陆实力等级严明,实力越强大就越受人尊重,分为魄者,魄师,魄士,魄尊,凝魄境,御魄境,化魄境,融魄境,更有那仅在传说中才存在的通魄境。

  这个穆樊是穆家的小少爷,穆樊之所以会穿越到他身上,是由于在穆戬两岁时突发高烧,灵智被烧坏了,穆樊的魂魄才得以寄居。

  在通天大陆,成为一名魄师之前,得先感受天地之间的灵气,并与之沟通,根据凝练出的魄气醇厚程度,划分了魄者的九个星级,阶位越高说明离那魄师境界越近,就越有可能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魄师。

  穆樊在四岁时便开始修炼魄气,他天赋凛然,十二岁便达到九星魄者,而此时同龄人大多都只是六星或七星魄者,由此可见他天赋的超然。

  因为穆樊以十二岁的年纪晋入九星魄者,刷新了穆家的往届先辈的记录,成为家族的重点培育对象。

  所以在穆樊达到九星魄者顶峰之际,穆家族长和穆家三大长老率领穆家几十名高手前往荒魔山脉,准备为穆樊猎取一颗四阶魄晶,然而在进入山脉外围不久后,突然遇到一场大爆炸,穆家损失惨重,死的死,伤的伤,只有十几人幸免,而穆樊的大哥穆冬也因为了保护穆戬而双目失明,这种打击对穆家不可谓不大。而穆家在这轩希城的地位也明显下降,原本轩希城霸主地位也没有了,形成了薛家,穆家和杨家三足鼎立的局面。

  “穆樊少爷!穆樊少爷!”远处,一个干干瘦瘦的青年跑了过来,停在了穆樊跟前,喘了一口气,道:“少爷,族长叫我来通知你回族里,好像是有关三天之后的宗族大会的事。”

  “哦,是吗?”穆樊脸色平静的道,然而眼中却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宗族大会,又到了这个时候了啊,在穆家,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宗族大会,族长以及族中的四大长老、高层会聚在一起商讨接下来一年内宗族的发展方向以及计划,还有一些重大事项,然而这次的宗族大会显然也会涉及一个重大事项:族长候选人之选。

  ?酷3V匠@网;唯一m|正版`,其他都是*;盗版u

  “走吧,回族里去。”穆樊道,旋即转身大步迈出。

  “好,少爷。”那名干干瘦瘦的青年紧跟在穆樊身后,朝着穆家所在的城镇走去。

  大约半个时辰后,一座规模不大的城镇便出现在他们眼前,十来米高的米高的城墙傲立着,城墙上几队士兵来回巡逻着,城门口几个士兵慵懒地站着。

  那名干瘦青年走到一名士兵跟前,出示了穆家的令牌,两人便在那些士兵尊敬的目光中走进了城门。

  “那便是穆家二少爷吗?听说他一年半前便达到了九星魄者的境界,是穆戬百年难遇的天才,就算放眼整个玄阳城,那等天赋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一名士兵激动的道。

  “你知道什么啊,听说一年半前他晋入九星魄者后这一年半里便毫无进展,就算穆家普通的小辈都比他强了。”另一士兵得瑟道。

  “这样吗,那他岂不是变成庸人了?”那士兵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走人城中不久的穆樊耳朵动了动,旋即眼中流露出复杂之色。正如那些士兵所说,他已经当了一年多的废物了,从受万众瞩目到受尽冷眼,其中的痛苦不言而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