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将臣伤遁,我们逃命的时候。整个中原大陆都是天翻地覆。所有稍有实力的玄门世家都是陷入一种微妙的恐慌之中。

  云南的一片原始森林中,一个全身插满羽毛的土著惊慌的看着一块碎裂的黄色水晶。马上扔掉了到手的猎物。一阵叽里估多的声音从嗓子眼发出,林子里瞬间出现一大群人。这些人全部头插羽毛。身后都跟着一只奇怪的猴子。

  酷匠☆网_正√X版首'发rS

  尸皇降临,我赶尸一脉复兴有望。那手持黄水晶的土著大声的说着。

  呜呜呜!!所有见到破碎黄水晶的土著都是兴奋的跳了起来。

  尸皇在龙云山脉,我们要马上派出高手迎接尸皇归来。为首的人大喝道。瞬间人群中飞出3个全身插满黑色羽毛的土著,朝着黄水晶跪拜而下,随后带着几只猴子消失在丛林中。

  家主,不知此番叫我们6大长老齐聚可是有大事发生?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男子虐有不满的问道。自己正在闭关,差点就能感受到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突然被强制唤出,心头难免不舒服。

  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妥,但情势所逼,实属无奈。各位长老请看。坐在首位上的中年人拿出一个被符咒包裹的八卦镜,镜子中间已经碎裂。

  看到镜中的裂缝,六位长老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镜子破碎就代表着封印被破,封印被破就代表尸皇将臣重获得自由,以将臣的通天本领,当年参加封印的家族肯定会遭到毁灭性打击。如果守护者一脉也被攻破,那么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啊。

  将臣重获自由,却迟迟没有动静,一定是受了伤或者被缠住。唯今之计,只有派人前往龙云山脉与当年参与封印的各大家族联手,如果能找到守护者天脉传承者一同出手,那么可避免这场浩劫。

  同样的场景,几乎发生在这片华夏土地上的每一个家族中。目的都是一个:重新封印将臣或者毁掉将臣。以保护各自家族。

  一时间,整个华夏大地风起云涌。各种各样的人不断向龙云山脉涌入。

  而被追杀的我和上官玲二人对此是浑然不知,二个追兵虽然只是巫宗,但是实力却远远超过我。二个人也是十分擅长用蛊。各种各样的虫子不断的从二人身上爬出朝我们追了过来。而我只能拿金钱剑勉强抵挡一翻。

  跑过一个路口,竟然发现前面没路了。刚刚一直往上逃跑,浑然不知我们到了悬崖口。赶忙刹住了脚步。

  小子,跑啊。怎么不跑了。敢坏我巫灵教大事,我要把你炼化成蛊人,永世不得超生。那个叫巫云的满脸阴沉的对着我喊到。

  前无退路,后有追兵。这个时候真的是叫天天不应了。眼看那些蛊虫越爬越近。阴阳八卦箭对这些蛊虫没多大作用。难道只能等死麽?我默默的说道。只是可惜连累了上官玲。

  与其被炼化成蛊人,不如自己超脱。我看了一眼上官玲,发现她的眼神也是有些悲伤,大概没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吧。

  玲姐。我叫了一句。

  恩,陈空,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与其死后被操控,不如干脆利落的去死。说完拉起我的手。那一刻我竟然有了一丝恍惚。只是很快便被怀中柔软的感觉给代替了。上官玲抱着我跳了下去。耳边也只剩风声了。

  哼,但是死的干脆。巫云看了一眼悬崖,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底下雾气太重。什么都看不到。

  走吧。希望尊者能够顺利。巫风上前说道。自己原本是想拿到那个八卦镜和金钱剑的,没想到什么都得不到。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和怨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