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陈空,我看你穿的衣服,不会是跳大神的被玲姐她们解救了啊”张欣欣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说道。

  “额”我额头上瞬间冒出了3条黑线,看来这些人被那些打着道士头衔招摇撞骗的假道士给骗的不轻。看我不说话,张欣欣似乎笃定了我跳大神骗人一样。接连不断的问道:他们平时教你什么?怎么骗钱忽悠人啊。你那个剑在哪买的?

  酷匠网B唯一T》正版%,|{其f他JZ都‘)是l^盗◎w版7w

  “我不是。”我懒得做更多争辩,因为我觉得我一定争不过一个女人。那是自找麻烦。

  似乎看我没理她,也好像是看我有些生气无语。张欣欣闭上嘴巴。给我换了药,特意用了大力气,似乎想要发泄一下怨气。可自小生活在大山体质很好压根没理她。气的她跺脚赌气的离开。估计下一个病人有的好受了。果然不一会旁边病房传来了病人的痛呼:护士,你噶娃子杀猪呢,打个针这么用力。

  我轻轻一笑,并没有说什么。拿出了金钱剑观察起来,这金钱剑与阴阳八卦镜是一对的,无论那一样宝物遇险或处于战斗状态,另一方都会有所反应。想到这,我不禁又想到了大长老用这二件宝物的样子,可现在大长老又在哪呢?村子里那么多人还好麽?眼角不自觉蒙上一层水雾,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光芒惊醒,只见那金钱剑上散发了一阵金光,那金光极其不稳定,随时有可能熄灭。我暗道不好,这是阴阳八卦镜战斗遇险的战况,毕竟玲警官没有修为,仅凭借日月精华是不能对付怨灵的。我拿起那个他们叫手机的东西,可很快我就发现:操蛋啊,我并不知道玲警官的电话号码啊。正在我着急的时候,张欣欣走了进来。

  你知道玲警官电话吗?我着急的问道。

  “哎呦,才半天不见玲姐,这么想她啊。”张欣欣微微恼怒的说道。

  我并没有在意她奇怪的语气,而是十分大声的说:玲警官可能有危险,你要是知道就赶紧告诉我,因为那光芒已经有些暗淡了。

  似乎看出我十分着急,张欣欣十分不情愿的告诉我号码。

  我拨通了号码,只听那头传来了一阵嗤啦嗤啦的声音。陈空,你在么?还没等我说话,上官玲就焦急的大声说道。

  恩,我在,什么情况?

  小王,是小王,他死了,但他还能动,这个八卦镜打退了他,可我们也被困住了,从工厂里出来一个飘着的东西,好恐怖,八卦镜打在它身上竟然没多大作用。现在我们在院子里,它似乎在等天黑,怎么办?怎么办?

  任是见惯了战犯的上官玲现在声音也是颤抖不已,毕竟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东西。

  原来上官玲回到警局通过定位系统定位到小王的手机在城外的一处废弃工厂之中,便带着一小队前往工厂,因为不能确定犯罪者有没有同伙而且还要救出小王,人不能少也不能多。没想到遇到了变成尸怪的小王堵住了回路,好在有我的阴阳八卦镜保住了小命,没想到小王一声怪叫竟然又出来一个没有头的怪物。枪打不死,一行人跑不掉只好退到院子里,借着八卦镜守在院里。

  而此时的我也是很无语,因为以我的实力配合金钱剑连对付小王都够呛,更别谈什么尸怪了。可是我也不能丢下他们不管。我急匆匆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还好张欣欣借了我一些钱让我免除了没钱付账的尴尬。

  没想到,司机听了我所说的目的地后竟然说道:小伙子,那地方可不干净啊,听说闹鬼啊。

  我心道:不闹鬼我就不去了,了没办法啊。

  师傅,你把我送到离那最近的大路上就好,我有要事。我也懒得说话。司机见我一定要去叹了一口气发动了车子。

  把我送到了目的地收了钱后,逃跑一般开车离开。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远处的工厂,隐隐间散发出一阵阵黑气,夹杂着一股怨气。当然这是开了灵眼的效果。

  太阳逐渐的西沉,那工厂好似一个恶魔张开血盆大口吞噬一切。为了上官玲,这工厂说什么也要闯,我握紧了金钱剑向前走去。

  远处一阵人影飘过,发出一阵叹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饭炒西红柿说:

新书发布,写的不好希望大家多加指正啊。有什么好的意见一定要告诉小饭哦,另外本书需要一些人物名,请各位大神留下创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