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以后胖子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已经,我们也准备重返校园了,毕竟还是要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吗,现在都什么社会了,那有几个还像我们天天去外面打架,扎人的了,都是小弟的活了,所以我还是要去学校学习知识的。我们三个穿着洗的干干净的校服准备步行上学,因为胖子没在,所以没人开车,没办法,谁让我们三个都不会开车。

  等到学校已经七点了,捣蛋点的都去操场疯耍了,好好学习的都在班级温习功课,令我注意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女生,轻轻秀秀皮肤白白的,好像面粉里走出的一样,她跟我搭过几次讪,我都没太深搭理她,不过今天看她格外的顺眼,就走道他座位前。“早上吃饭了吗”?看她埋头苦读正写着一本名叫导学评练的练习册,不过等我看到他写的答案以后我就彻底崩溃了,这那有一个对的,三乘六怎么得十六?小学都没学好吗?

  我崩溃的看着她,她看了看我,看三王没在我身边也就大胆跟我聊起天来。“没呢,帅哥,你要请我吃什么”。没什么,随意吃吧,距离上课还有30分钟我带你去学校的小卖部吧。女生不就是喜欢这个么,看着他微微发胖的身材,我想这个家伙一定很能吃,结果不出我所料,一到小卖部就挑选了,什么果冻薯片的各种零食,我到是不在乎这点小钱,反正胖子他爸有的是钱,把钱一给,我帮他拎着一大袋东西就回到了教师。“喂,你叫什么,我可没习惯请不认识的人吃东西”。“无敌王九九”。啥?无敌?王九九,这是中文名字吗。我又一次崩溃的看着她,谁知道她嘴里吃着果冻还唱起了歌,反正我一句没听懂,只听见她一直喊着德玛西亚,德玛西亚。这什么意思。老子好不容易跟女的搭一次讪,还碰到个精神不正常的。

  等到上课的时候她给我传了张纸条,帅哥我叫王九九,小名叫晨晨,你叫我九九和晨晨都行。随即我就给她回了个,九九老大,晚上八点沧浪咖啡馆见。她没在给我回,我估计是默认了,老子头一次对这小姑娘动心思,虽然老子跟他差不多大,但是心里年龄最少比她大10岁,不20岁。

  晚上七点我一个人坐在沧浪咖啡馆,我真的是很闲,所以提前赴约了,听着陈奕迅的K歌之王,心里渐渐感到落寞,在社会这个大赌场,我赌赢了二子,赌赢了海一搏,可是我能赌赢王海,能赌赢王磊吗。我到底能报仇吗,不过当我看到一个人影在我面前时,我知道这辈子都输给她了。

  我们一人要了一杯咖啡就这么相互坐着,没人说话,甚至彼此的呼吸都听的一清二楚。她很沉静,没有白天那般活泼,我甚至相信坐在我对面的不是王九九,也许是王九九的孪生姐妹什么的。她眼神清澈,没有任何波动,我也是,我很想打破这无言的尴尬,但是面对她这样的云淡风轻我真的哑口无言。

  咖啡馆的歌还了,换成了郑中基的答应不爱你。越听越陶醉,越听越心碎,王九九看了看我。“你找我来,就是让我看你沉醉的在歌声里吗”。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咳嗽了两声,以示我知道了。

  我看了看她。“这里的咖啡好喝吗”。“晚上有吃饭吗”?

  有吃,吃的好饱。

  我们去散步吧,他没拒绝也没同意,我站起身挽起她的手就往外走,说实话她真是矮到死,才到我的肩膀。

  “九九,你家里都有什么人。”“爸爸妈妈呀还有我”。听到这一答案我已经否认当初的想法,看来她没有孪生姐妹,“九九你今年多大”我问。“14岁”。应该是不小了,不知道这小妮子对我印象怎么样,大概应该不会太差吧,毕竟我给她买了那么多吃的,心里想着,嘴上已经准备对这小妮子告白了,不过心里还是没底,想起刚才咖啡馆那一幕,我真是很没底,不过我梅雨泽怕过什么。

  酷%F匠网9y唯\一T正版d$,其他;都是盗%版

  九九,你有男朋友了吗。

  有阿,他可帅了,比你还要帅那么一点点哦。

  我心瞬间好像跌进了无底深渊,老子这么倒霉,怎么喜欢上一个有男朋友的女孩子阿,转念一想,现在这帮小孩,三天喜欢两天厌倦的说不定那天就黄了,我就又发问,“九九你和你男朋友处了多久了?“三年”。

  这次我是真崩溃了,怎么办老子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就变成这样。

  九九我送你回家吧,我随意打了辆车就把九九打发回家了,我自己一个走在街上,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我不禁有种想哭的冲动,怎么这样。

  回到了家中准备洗澡,海一搏却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要谈谈联合的事,本想不去的,但是想想毕竟是第一次合作,我穿上了外套就走了。

  明明爱很清晰却要接受分离我只剩思念的权利难过还来不及就让爱融入空气不存在的存在心底说好要忘记偏偏又想起原来我的心还没有答应放弃了你真的对不起虽然曾经答应了你我却还没答应我自己却又如何真的不爱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