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那天,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也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我的心情非常不好。

  来接我的是王辉,我只在阜新卫视看过他,我知道他很有钱,他在奥迪A6上下来。

  “小泽,叔叔来接你出狱,我现在带你去洗尘”。

  “我爸妈呢。”王辉的脸色变了一下,我捕捉到了这个细微的细节。“我爸妈呢”。我又问了一遍。

  “因为承受不了你杀人的打击,全都跳楼了”。说完王辉脸上浮现出歉意。我或许眼泪已经流干了,出奇的我没有哭,可是胸口似乎压了一大块石头,压得我喘不过气。

  他带我来到大世界饭店,据说这是阜新最豪华的饭店。饭桌上,我狼吞虎咽吃了许多饭菜,或许这是减压吧,爸妈的死对我打击很大,我平时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吃东西,现在也一样,吃着美味的饭菜,既然觉得有些苦涩。

  “小泽,别哭了,以后你就跟我一起生活,你才15有什么打算吗,就在你进监狱这两天你已经被学校开除,而且学校也已经放假了”。我才明白那苦涩的味道是眼泪,不知不觉我竟然流泪了。

  “我想继续上学,我还小,至于和你一起生活就算了,我自己能照顾自己”。“哎,都听你的吧,我明天帮你办入学手续”。“谢谢你王叔叔,我现在要回家了,我很累。“小博,送小泽回去”。

  这个小博是王辉的二媳妇的儿子,大概有180斤,开起来年纪比我还小。“真是富人家的孩子早败家,才这么大,连车什么的都有了。”

  我讽刺的说。我至少对王辉的大儿子做的事很憎恨。王辉什么也没有说。摆了摆手,我上了王渊博的车。丰田凯美瑞。“雨泽哥,我哥的事情,请你不要在憎恨了,我想爸爸会好好补偿你的”。我没说话,父母的死,和我在少管所受的欺负都不是不能白挨的。

  如果让我抓住王辉的大儿子,王海,我一定要废了他。

  酷匠$5网。(首发p

  “左转,好了到了,谢谢你,我拉开车门准备下车。“雨泽哥,你在监狱的事我都听说了,我今年14明年也是初中学生了,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带着我混。

  我没回答他。“有烟么。”王渊博错愕了一下,接着拿出一盒中华。“雨泽哥你还抽烟。”“监狱里学会的。”“王渊博走下车,从后备箱拿出一条部队才有的中南海香烟,扔到我手上,我爸给我搞的,给你吧雨泽哥,我接着烟苦笑了一声,接着我就下车了,王渊博跟这我进了屋,我看到熟悉的家具,熟悉的房间,熟悉的照片,可是爸妈早已不在了,物是人非了,我闭上眼睛防止泪水再次流出。

  “有事么,跟着我回来干嘛”。

  “雨泽哥,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可是我希望你能走出来,既然你在少管所都那么猛,就带着我混吧。”

  “你走吧,我还要补习功课,混不混的事我会考虑的。”王渊博还想说话,我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他摇了摇头,出去了。

  我躺在床上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没有了爸妈以后要怎么做,突然敲门声响起,我趴在门镜上看了看,心情有些开朗起来。我打开了门,这小子直接抱住了我。

  “雨泽,雨泽,你没事太好了”。来的是我的发小,光着屁股长大的,叫王海宇,瘦瘦小小的和我身材差不多,文弱书生那股子气质,在我俩身上显露无疑。

  “你怎么知道我出来了。”“刚才我听到你家开门声,我以为来小偷了,我趴在门镜上看,原来是你回来了,可是看到和你回来的还有个人,我就没敢叫你,看他走了,我就立马来了。”

  “海宇,初中你去哪?”“三中阿,家离得近。”“刚才那个人叫王渊博,是王辉的儿子。”“王辉,那不是五龙矿,矿主吗。”你怎么和他的儿子有联系。我跟他讲了我怎么进的监狱,又如何的出来,讲到我父母死去那阵,他脸上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显然他早都知道这事,怕我伤心而一直没提。

  “雨泽,我觉得王渊博的提议不错,既然有了这个经历你混一下试试也不是不可以。”

  “等开学在说吧,去买点酒,我想喝点”。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王辉给我的钱,大概3万多,我随手扔在了桌子上,我对钱看的不是很重。

  海宇没看过这么多钱,但是想到了王辉也随即释然了,他也没跟我客气,拿这一万块就去买酒了,难道他去买82年的拉菲?那一万块貌似是不够。

  不一会他就回来了,提着一大堆熟食,肩膀扛着一箱啤酒,我看到啤酒箱里,有两瓶三沟五年。我没说什么,拿起白酒,往墙上一撞,撞出一个口子就往嘴里倒。

  我抽着烟,想着以后怎么生活,虽然有王辉的帮助我不用愁钱,可是毕竟自己要努力,现在我最想的就是废了王海,同时我也有些向往当大哥的那种感觉。

  王海宇在一个小时之前就醉倒了,他喝了三瓶啤酒,一杯白酒。就像个泥鳅似的钻到了桌子底下。

  我自己在这独饮到别有一番风味,以前我想都不敢想,左手抓着烟,右手拿着酒。

  想着想着,我接着往嘴里倒酒。我算了算,自己在三个小时干掉了16瓶啤酒将近两瓶白酒,我还是没有醉意,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悲伤过度,抽了口王渊博给我的中南海,味道不错。

  在接下来的学校假期,几乎是天天王海宇都会来陪我喝,他的酒量也逐渐见长。

  “雨泽,既然你也决定混了,我也就跟你干了,但是说好了,抢小孩钱,偷铁这事我可不干”。

  “你跟我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做过那样的事。”说话间我俩已经一人干掉了一瓶白酒,红星二锅头。

  时间总是最无情的,不知不觉过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