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被献祭。搭档在中途就放弃了。他一言不发的就扬长而去,只留下我自己一人。然后,就如决堤了一般,世界开始变得奇怪了。

  搭档的体内有两种力量在相互竞争着,这是一个人的体内无法容纳的。也就是说,和预言的一样,被诅咒的魔法师毁灭了世界。

  我无法放任这些事不管。阻止世界的终结,即使形式改变了,那仍是我们两人的目的,那仍是我们之间互相的约定,我绝不会忘记。

  回顾往事,我们之间有许多的苦乐。尽管由于右腕的代偿,我越来越接近魔物,搭档还是来到了我的身旁。

  只有他在的时候,失去尼缪艾的丧失感才会忘记。没有和他相遇的话,现在的我早已失去人心了吧。因为他,我到底被拯救了多少呢?

  酷2)匠r"网)f永久免费看"r小{}说s

  现在轮到我了,我不能让搭档孤独。

  最后,我总算走到了,走到了连一点点面影都没有留下来的,搭档的身边。世界就算终结了也要想尽办法。

  那不是曾经的搭档。

  那是……有着不老不死的力量的“魔物”。对着他崩坏的身影,我的胸口好痛。看来已经无法回到从前了,我知道他在痛苦着,至少给予其人类一样的死亡,这是我的义务。我会安葬了他然后自己死去,不能让他孤独,死的时候,我们也要一起。

  这是作为梅林搭档的我心中的愿望,莫甘娜也是这样的心情吧。缅怀着用这双手葬送的女魔法师的想法,我自己感到了一种奇妙的因果关联。

  让一切都在这里结束吧,这里就是我们旅行的终点。对手是不死的怪物,即便如此我还是与之对抗。

  对方的实力是压倒性的,自己的肉体到达了极限。手被撕下,腿给抛走,最后我只剩下了上半身。即使这样我仍顽强的动着。不久,那份执念也用尽了。曾经是搭档的怪物俯视着已变成肉块一样的我。

  稍稍残留的意识映出了怪物的行动,他向着我注入了自己的血液,那是不老不死的血液,那个怪物有着这样的意识吗?多亏那血液,我得救了。

  为什么他会有感情?从眼前的怪物身上,我感觉不到曾经存在的搭档。拜托了,不要让我看见那样的东西,我站了起来向怪物袭去。

  结果完全没有变化,我被一如既往地四分五裂,接着注入血液。因为那个血的原因,我最后也变成了不能死的身体了。为什么?这是要永远持续下去的意思吗?

  被杀掉,然后被复活,一次又一次。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杀意”和“感情”交互进行着,一日又一日。

  一日又一日,一日又一日…….

  每当矛盾的思维交错时,内心就像被绞裂一般,一年又一年。

  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

  我们自己要重复到什么时候?那个怪物难道还有着把我当做搭档的思想吗?那就更要同归于尽了。那是对重要的同伴至少的体贴。那是对被孤独埋葬的同伴至少的报恩。

  世界虽然结束了,但我仍然活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