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甘娜面带笑容地出现了。果然,在我看来她的脸很像尼缪艾。“因为看起来要发生什么了呢。哼哼哼…”她说明了跟在我们后面的理由。随着她的话语,我的心中开始产生疑惑。

  据莫甘娜说,过去,她曾经在这条街上生活过。这些话越听越让我心慌,这就跟我记忆中母亲说过的事情一模一样。

  如果回忆一下……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母亲的样子。看来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叫做莫甘娜的人了。目前为止,她充其量不过是自居“梅林前搭档”的程度。但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而是更重要的其他什么……

  莫甘娜告诉我们在街道由于瘟疫和侵略而废弃掉之前,她曾经在这里居住过。

  拥有魔力的缘故,不知从何时开始,她被居民所畏惧,最终被赶出了街道。于是,莫甘娜离开街道,紧接着城市就因为疾病和男人毁掉了。这已经不可能当作偶然了,因为这与我幼时从母亲那听来的完全一样。母亲的容貌现在依旧模糊不清,想不起来。

  “难道说……”一种令人不快的思绪在我体内扩散。远方的某处传来了魔物的嗥叫。难道你就是母亲吗?还没等我向她抛出这个决定性的问题,莫甘娜微笑着离开了。

  距世界终结还有5天。

  再次,我们与三头怪碰面了。于是乎梅林开口了:“那魔物一定记恨着你,不会错的。”那当然是了,毕竟他制造的幻境就是由我一手破坏的。接着,梅林又说了奇怪的话:“我真想让它的憎恨来到我心中。”为什么他会想要这种东西呢?

  Km看Ss正版}R章节Lj上C:酷匠网

  “这样就可以不用感到痛心了,即使对你投以杀意。”三头怪魔物恨着我,如果使用献祭的话,这种负面情绪就可以得到继承。看来,搭档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这只魔物会留下有关圣杯的记忆吗?怀着一丝的希望,战斗开始了。

  魔物之前已经受了重伤,我们没费多大劲就打败了三头怪。献祭了魔物,这回也是一样,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指向圣杯的线索。

  这样,我距离变成毁灭这个世界的存在又接近一步了。“我所能原谅的人世上只有你一个,即使如此……我在初次相会的时候就已下定了决心,到了要葬送掉你的时刻,我也不会带有有半点犹豫的。”我很明白梅林在说出这话是心里是何等的纠结。

  嘴上说着“不带半点犹豫。”而心里却正相反地说着“或许会犹豫。”人是无法简单地舍弃感情的。而现在,他将不得不亲手杀掉他的伙伴,一个相处时间比家人还长的伙伴。

  我能断言,等待着他的是无法想象的罪恶感。现在,仅是背负着尼缪艾性命的我,内心都要支离破碎了。如果跨过了宝贵的同伴的尸体,你就会永远对那面影感到痛苦。

  面对将来等待着我们的死别,我们的内心真的能够承受得了吗?就算舍弃了同伴意识,我们所共处的时间也太长了,要相互之间了无牵挂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无论被代偿侵蚀到什么程度,我们依旧是有着感情的人类。

  距世界终结还有5天。

  圣杯的线索被意料不到的形式阻挡了。在我眼前的,是一个陌生的魔法师。似乎我将要变成魔物的事情也传到别人的耳朵里了。这数日里,与清醒的时间相比,我处于暴走状态的时间更长。

  陌生魔法师的目的是要除掉我。看来,我自己已经是和魔物等同的猎杀对象了。站在被狩猎的立场上时,我明白了一件事,即使是被狩猎的一方,他们也会对自己落到这个地步而感到不满吧。

  那个陌生的魔法师对我展开了攻击,我不得已的迎了上去。梅林似乎不太情愿和我一起战斗。那个魔法师绝对不是我们两个人的对手,很快的败下阵来。

  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魔法师,脑中被恐怖的黑暗话语所填满。

  “住手,没有杀掉的必要吧。”梅林用冷冷地目光在看着我。

  那无疑是注视着怪物的眼神,如果我化身为魔物,我们彼此的关系也将迎来终结吧。彼此皆拥有特异的体质,对普通身体的强烈诉求,然而我们却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实现它。要杀就杀吧,在老早以前我就放弃圣杯了。

  距世界终结还有3天。

  “早点杀掉好了,就跟约定好的一样。”直接而清晰,他说“恐怕快要没时间了,和你的旅程也就到此为止了。”一如既往的,那种看着怪物一样的目光。

  “真恶心,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也清楚的回应道。

  直言不讳地与搭档对骂这也是是第一次,这样我们就变成了敌对关系,也许这也是大家都盼望的结果,再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战斗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梅林的身体开始出现老化的征兆。

  “哈哈哈哈~,这是何等令人愉悦的光景啊。”听到这笑声,右手开始狂躁起来。莫甘娜出现了。

  应该是尾随着我们来的吧。她在窃笑,一副对现在的情况兴奋不已的样子。

  与先前预想的一样,如果我们开始闹矛盾,她就会表现出兴趣。莫甘娜,你被我们的演技欺骗了……

  距世界终结还有3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