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莫甘娜利用,并最终变成魔物的男人,他肯定很爱他的妻子吧,右手里的灵魂如今仍在不断地悲鸣着。

  不幸的是,男人的妻子也已变成了魔物。“就是那两个魔法师杀了你的丈夫,”听到这些,错乱的妻子化身为魔物。“让你变成孤零零一个人的就是他们,为你的丈夫雪恨吧。”

  寄宿在我们右手的灵魂呼喊着,请救救我的妻子。我的内心开始纠葛,这不就变成了相爱的两人自相残杀了吗?“别忘了我们的目的和作为魔法师的使命,”梅林说“不葬送掉魔物,我们无法前进。”

  男人妻子化身成为的魔物也并不强,和那个男人一样,很快的她就恢复了人形。我没能下手给予魔物最后一击,梅林却突然开口了:“连我的份一起,幸福地活下去吧。”这是她丈夫的心声吧。妻子闻声哭倒在地。

  最后,她对着梅林的右手,说了声“…谢谢。”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补偿了。

  莫甘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溜走了。

  我们的行为,说到底无非只是在自我满足罢了。对于生者,我们能做的事情也没有多少。我们所背负着的罪恶只会越来越重。自尼缪艾逝去的那天起,这种悲痛就一直伴随着我。

  然而,即便知道这是自我满足,即便知道这是浪费时间,但我仍在考虑着,考虑着如何能让逝者安息。因为,能够这样考虑的,只有活着的人。

  “莫甘娜今后会继续让我们头疼的吧,我实在难以接受。”说着我望向搭档。梅林像要吐了一样,说:“现在可不是妄想大妈的时候。”……大妈?他刚才说了大妈吗?

  “莫甘娜不就是个难看的老太婆吗?”梅林补充说。

  这难道只有我吗?只有我能看得出她与尼缪艾长得像吗?而且为什么偏偏会是尼缪艾?

  或许只是我自己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变得奇怪了。

  距世界终结还有6天。

  不知道为什么,我再次回忆起和梅林相遇的时候。

  在遇到梅林之前,我就听说过他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那在魔法师中也是赫赫有名的。“总算让我找到了。”在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之前,梅林就突然出现在我眼前,对我宣告说:“你总有一天会变成凶恶的魔物,并最终将世界引向毁灭。”他要防止这个惨剧的发生。既然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那么拯救世界也就简单了。

  “当然,之前我也曾打算杀掉你。但是,我改主意了。我从未有过心意相通的伙伴,所以,我一直在想,如果大家都是特殊的人类的话,说不定就能够相互理解了,比如说像你这样的人……”

  Q酷匠}网☆W唯一t正版c$,!其他…$都是盗-{版*

  就这样,我被梅林邀请,成为了他的伙伴。就因为“我们都很异常。”这种理由。“如果你变成魔物,就由我来杀掉,你的性命就由我来保管,我就是你的搭档。”

  即使知道了我那被鲜血涂满的命运,梅林仍邀请我成为搭档,我果然是被他看透了呢。他看得出,我快要被那份罪恶感压垮了,那份对于“牺牲了的搭档”的罪恶感。

  “无论什么魔法都不能治愈孤独,所以……”梅林说。自从尼缪艾被献祭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怀有这种心情。也许,我内心的某处在期盼着被原谅。我伸出手与梅林握手。

  在与他那让人感到不适的右手相握的瞬间,那令人怀念的感觉复苏了。那是与尼缪艾死别以来,已经忘掉的感觉。搭档,紧系着灵魂的羁绊。如果是这个人,我愿与他共同前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