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杀了魔物?葬送魔物,守护治安是魔法使的使命之类的,我自小就是被这样的教育。我到底能有多无情呢。我渴望着嗜血而梅林渴望着献祭。

  在梅林预知的场所里,目标的魔物出现了。无论如何想杀掉那魔物,杀戮冲动里,意识被染黑了。如今,要有多无情我都能做到。

  献祭了那个魔物。梅林憔悴的脸正慢慢变回年轻了。“没错。”在刚刚献祭的魔物的记忆里,把村子毁灭的记忆还残留着。“杀死我儿子的就是这个人。”事先我们仔细地调查了那个废村,根据留下的痕迹,我们认定了袭击村子的“犯人”就是刚刚献祭的那只魔物。肃清罪孽深重魔物是我作为魔法师的使命。无论何种手段……即使做了这个程度的补偿,那份来自祭品的怨恨和不舍也不会减轻。那种事我也知道,不过……人心不会那么单纯,对牺牲者的灵魂祈祷是没用的。

  失去感情是何等地幸运呢。但是,如果真的变成那个样子,我和魔物还有什么区别。一直以来,我都被右手的杀戮冲动所劫持,变得跟魔物一样。虽然不想相信,但有着预知能力的搭档的话不会有错,时间只剩下9天,至少在那天到来之前,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也想活得“像个人”,即使这会被叫做伪善……

  距世界终结还有9天。

  数日后,梅林仍然宝贝般地珍视着那个在废墟中捡到的人偶。珍贵的记忆总是能连接人的心,即便是别人的记忆,也绝不会褪色。

  在我与梅林初次相会时,他这么对我说:“不把你杀掉可不行。”某个被诅咒的魔法师会变成凶暴的魔物,并夺去多条性命,这就是梅林的预言。此刻,梅林正在四处奔走,追寻这个在他预知中登场的人。

  而他最终找到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在一开始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确实没有什么实感。然而……至今为止,梅林的预知从来没出错过。

  右手的杀意,其存在感不断增加,有逐渐驾驭我的意识的趋势。感觉眼前的魔物似乎很美味,就像自己要被款待了一样。

  消灭完魔物,我对自己的欲望感到恶心。尼缪艾也是一直这样过来的吗?

  “真是具麻烦的身体啊。”梅林抱怨道。其实,身体方面大家都彼此彼此。我可不想听到这个加速老化的人对我说:“我想变成普通的身体。”毕竟在这点上,我也一样是这样想的。

  f酷U匠☆《网l正版K首{F发_

  梅林常这样对我说:“改变未来是可能的。”剩下的时间里,一定要把尼缪艾的诅咒解除掉。如果我失败的话,就在变成魔物前把我杀掉,我和搭档这么约定好了。

  距世界终结还有8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