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梅林的相遇是在数年前,因为有着“异质身体”的共同点,所以自那以来,我们二个人一直在进行着世界旅行,为了共同的“目的”。不认识梅林的人们会认为他很反复无常吧。有一次在路上,他突然任性地说了这样的话,“儿子在等着,我要立刻回家。”因此,我们被迫唐突的改变旅行路线。

  这时候,右腕的“她”对我私语着,那个声音在黑化我的意识,右腕的“杀戮冲动”不快点满足可不行。正好前方出现了魔物,我挥舞着武器冲了上去,这是第几次“杀人”了呢,我也记不清了,为了满足右手的杀戮冲动,我变得疯狂。

  魔物的死亡换来了右腕的平静。尼缪艾遗留的“杀戮冲动”,被这个黑色的“冲动”袭击的间隔与日俱短。看来,离自己变成魔物越来越近了。解决完魔物,搭档走到魔物身边,不献祭魔物则无法活下去,这就是我的搭档。

  “快点出发吧。”梅林显得干劲十足的样子。早一刻也好,他想尽快见到“儿子”的样子。“哎呀,可真是个麻烦的搭档。”我抱怨着。

  很遗憾,不论梅林再怎么期望,他和“儿子”也无法见面。毕竟,从开始那个孩子就不存在的啊。

  距离世界终结的还有11天。

  献祭“他人生命”的时候,遭受到的代价是很特别的,牺牲者的灵魂会流入右腕,甚至连同生前的“记忆和感情”一起。虽然很少见,但也有把牺牲者的记忆和感情与自己的混合起来的先例。“梅林的儿子”并不存在于世界任何地方。那应该只是来自魔物的记忆。起因恐怕是两日前的战斗,考虑到献祭的时候流入的记忆的情况,这应该是“魔物”的对家人爱和强烈的不舍吧。和梅林毫无关系的儿子所在的村庄越来越近了。

  就要接近那个村子的时候,忽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魔物。这种魔物有着坚硬的外壳。这是战场上死去的士兵,他们不愿意相信自己死了,还想要继续战斗。这种意识越来越强烈,把盔甲披在身上,变成了魔物游荡在世间。魔物的体型越来越硕大则说明牺牲在他身体里的灵魂越来越多。

  把魔物消灭了,我和搭档各自满足了需求。来到村子,别说欢迎了,这里连人的气息都没有。从破坏的情况看,应该是刚刚那只魔物干的。某个角落,梅林站住了,他的脚边躺着一个小人偶,持有它的孩子应该已经成为魔物的牺牲品了吧。梅林一直盯着那个人偶。恐怕……从最初就稍微感觉到了吧?那是别人的记忆,那并不是自己儿子。即便如此,那也是也身不由己了吧。就算是别人的记忆,高兴的记忆还是会让心情高涨,悲伤的记忆依旧会使胸口疼痛。梅林摄入的记忆还在那儿残留着吧。在那里有“儿子”的身影,他在玩耍着这具人偶……搭档的脸颊流下一滴泪。

  {(酷D匠网唯a一+正uQ版,",其)他都42是#盗!版u}

  距世界终结还有10日。

  自己和他人的记忆混合起来……那种事情不断重复的话,自己就会变得不是自己了吧。总有一天自己就变成“别人”了,梅林也一定是这个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