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休息了一晚上,刚出发不久我们就被魔物袭击了。

  她是在说谎吗?在一切即将结束之前,她这样说道,“我有自己的目的,为此我并不介意把你杀掉。”也正因此,我对方才发生的事情更加疑惑了。她竟然为我挡下了魔物的攻击,我本不是应该代替她死掉的吗,刚才如果没有她的保护,我就会被魔物杀掉了。她的言行完全不一致。可是,如果就这样让她死去了,我一定不会开心。魔物渐渐逼近,我把她轻放在了背后的石头旁,面对着魔物。

  一定不能输!我想等她醒了问明白,所以千万不能在眼前倒下。我冲向了袭击我们的那群魔物。

  “为什么要保护我?”击退了魔物,我试着问了醒来的尼缪艾。“烦死了!”尼缪艾毫不客气地回答道。接着,在她坐起身子的时候,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被你拍背的时候,感觉被拯救了…”难道这就是她保护我的理由吗?仅仅是因为那天安慰了她?虽然我继续追问原因,但得到的也只有“烦死了!”,“闭嘴!”,“想死吗?”这样的回答,丝毫不能接近她的本意。

  “快抑制不住了…”尼缪艾身上寄宿的杀意表现了出来。“其实我也讨厌血。”尼缪艾抱怨,“你肯定不相信吧。”她继续自嘲道。“并不是那样的。”我回答。“谢谢”尼缪艾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酷/匠、#网^正版首"A发~

  迎面传来响亮的咆哮,我们发现了试炼的杀害目标。刚刚开始要理解对方,试炼就接近了终点。从一开始就明白,这只是刹那间的脆弱的关系,我们之中必定有一个人要死。

  与强敌交战,我们活了下来,然而两人都不能从心里为此感到高兴。魔法师试炼,参加者半数以上会死亡,并且绝对不会少于一半。我并不想迎合这种不合常理的惯例,然而…

  现在,我已经把尼缪艾当做伙伴,我本不应该抱有这样的感情。作为一个独挡一面的魔法师,他的觉悟一定会被测试,而测试方法只有一个。在试炼的高潮阶段,某件东西需要别献出,而那件东西,就是一路相伴的同伴的性命。

  开始刻意回避“伙伴”这个词,而就是在这么做的瞬间,它却变得更加宝贵。我无法忘记这一路上的骂声与鼓励,如果没有这些记忆的话,我就不用在此这般纠结,我就不会感到这穿心一般的疼痛。与尼缪艾的目光恰好对上了,她肯定也怀着跟我一样的心情。横竖这样,不如狠心干脆地…就当做是对共同经历了残酷旅程的同伴的一点同情吧。

  “我要杀了你。”尼缪艾向我袭来。我本能的闪开,似乎看到了她不忍和绝望的眼神,不过攻击并没有就此停止。我和她开始了一场并不愿意的战斗,尽管如此,双方都使出全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疲惫感终于要把我压垮。不过在此之前,尼缪艾躺在了我前方不远。我赢了。“杀了我!”她向我吼来。

  既然选择了成为魔法师,早就知道避免不了这次死斗。本想着轻松的把“同伴”抛弃就可以的,可是这时候更多的是不舍。尽管这样,我还是把右手放在了尼缪艾的身上,她的灵魂慢慢的流进我的右手,伴随着她的感情和记忆源源不断的涌来。最后,恐怖的黑色意识也蜂拥而至。这就是献祭的代价吗…有种像是别人寄宿在那的错觉。尼缪艾的杀戮冲动也一同摄入了。自己的意识和肉体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完全想象不出来。

  通过右手,我感觉到尼缪艾的存在,她曾经所怀着的憎恨、悲伤或者还有少许的希望掺一起。这种确实的感觉缓和了失去同伴的心情。数日后,我被亚法隆正式认可,这是个承办魔物清除工作的组织。

  右臂寄宿着尼缪艾的灵魂,虽然模糊但也能隐约听到声音。即使那仅仅是片段也好,那也是很好的证明,名为尼缪艾的魔法师曾经在这世上存在过的证明。

  “我那时候一定是疯了,在得知自己‘出生的秘密’的那个瞬间。不正常的我憎恨着,嫉妒着,厌恶着这个不正常的世界。我是个过分的女人,自私让我在憎恶这个世界的最后,连自己也开始讨厌了。我的心中,一直饲养着名为杀意的怪物,面对作为同伴的你,最初我也是怀着恨意的,不管怎么看都跟我不一样,不正常。也许正因为一直这样,我才会那么孤独吧。伙伴什么的,在与你相遇之前,我完全没有想过。那天,虽然只是被抚背而已,但我已经感到被深深地治愈了,那时我真的很开心,想着如果我们要是能以其他的形式相遇…这一点都不像我,竟然会想这些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不恨你。这是一段染着憎恨的人生,然而在最后的最后还是体验到了作为人类的感觉。谢谢,还有……对不起。我的杀意被你的右手吸收了,那是在我心中饲养的丑陋的怪物,希望它不要破坏我最初也是最后拥有的这份友谊,直到生命逝尽的最后一瞬间,我仍这么祈祷着。”我的伙伴告诉我,在我的右手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