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抵挡下了魔物的袭击,自己似乎昏过去了。身旁的女人不断的骂着“傻瓜”“废物”“白痴”之类的词,不过我们彼此认识,所以我并不在意。她叫尼缪艾“你的腿要是站不起来了的话我就杀你了!”对于与我组队这件事,尼缪艾似乎不太满意。“半数的参加者会死亡”,“魔法师试炼是不是太过残酷了呢?”这样的话经常听到她说。

  怪物被扫清,我看到了尼缪艾洁白的牙齿,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如果我此刻半开玩笑地说“生气的表情更适合你”的话,估计就要冷场了吧。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那将会是我最初也是最后看到她的笑容,并且,在这段生涯终点,这段记忆将会变成痛苦的回忆。

  魔法师试炼,参加者半数以上会死亡,这一切都是因为某个理由,并且绝对不会少于一半。执行着这种残酷的筛选制度的组织名为“亚法隆”通过试炼才能被组织认可,作为一名独挡一面的魔法师进行活动。

  碰巧与我同一期参加试炼的,便是尼缪艾。“跟着我,一个不留!”她完全不理会我在说些什么。不过这样也不错,团队意识这种东西还是没有比较好,为了能够做到毫不犹豫地把她丢弃,现在开始做心理准备也不晚,而这个瞬间一定会来到。

  我们奋力的把眼前的魔物都消灭了。

  尼缪艾不断地攻击已死的魔物,“挡路的话就把你杀了!”本想制止她,却被还以充满杀意的双目。那天夜里,两人坐在篝火边取暖。突然,身边传来了她的呜咽,尼缪艾正在抱着右臂哭泣。代偿--让魔法使用者苦恼的右臂的异常化。看着一旁如此悲痛的她,我渐渐有些尴尬。她的哭声响彻黑夜,我轻抚她颤抖的背脊,似乎感到了她的痛苦。

  “右手疼。”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说真心话,但这就是尼缪艾给出的,她嗜杀成性的理由。魔物与人的区别如此之大,事实上,它们都是错误使用魔法,因而失去原本姿态的人类,作为一名合格的魔法师,他的工作便是与这些“原人类”战斗。

  “别犹豫。”站在魔物跟前的尼缪艾命令道。不用说我也知道,魔法师的使命其实跟杀人没多大区别。

  那是一只长着翅膀的肥胖怪物,似乎是因为心爱之人离去而暴饮暴食。因为各种欲望的极端,人会成为魔物,色欲,食欲,生欲…在两个人的围攻下,很快魔物就败下阵来。渐渐的那只魔物恢复了原来人类时的模样。那是个肥胖的女人。

  我给予了那个“原人类”最后一击,那种将生命切裂的触感,像麻痹了一样在手上残留着。这就是魔法师的工作,这就是杀人。最后的那一瞬间,“救命”,我隐约听到了。魔物必须死,这就是魔法师的规则,作为魔法师必须习惯,连同那份胸中罪恶感的一起。俯视着尸体,尼缪艾说:“我们之中很快就会有人要变成这样。”试炼仍在继续,看来她已看到这个残酷的试炼的结局。

  ?酷匠d2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