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我问她,她听了后一直在摇头,只说了句,“先出去吧,等出去了我告诉你真相”

  自己心爱的人原来是自己的敌人,这换做谁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想到庄廉文的死,我似乎并不想爱眼前这个女孩子了。

  韵韵表示听的云里雾里,“江魂你怎么会认识敌人的女孩子?难道说你的关系已经搞到人家内部去了?”

  “这是我女票,至于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说着,伸手去拉她。

  她一把推开了我的手,“别碰我,我身上有雷管!!”她说着,把衣服掀了起来。

  她的小腹上缠了一卷很大的雷管,上面有一个真正飞快倒数的数字,“哦,…”我已经无语至极了,怎么建良的人会对自己的部下下如此狠手?

  突然门被推开了,我转身过身去,眼前的还好是杨沧峰和赵利雄,“你们终于找到路了?”我似调侃着说着,赶紧把门关上了。

  杨沧峰背上还背着一个人,是极光,他告诉我们,极光哥刚刚被一块石料砸中头了,好像是昏过去了,过会应该可以醒过来。

  他们两个的目光同时看到了梦雪身上,“你是幻蝶?”杨沧峰看着她腰间的两把蝴蝶刀,也猜出来了。

  “那个,幻蝶,哦不……嫂子……”赵利雄清了清嗓子,“咱们赶紧走吧,建良的人已经来找我们了,我们得抓紧了……”

  “你们谁会拆雷管?”我目光扫过眼前这三个家伙,除了极光,好像没人会这个技术。

  “我来试试吧,以前看过这类的书籍……”韵韵姐说着,把枪递给了我,伸手就在雷管上面摸索了起来。

  “哎哎哎,别给我弄炸了……”我提醒着,抬头看了看头顶,居然有把梯子直通上面!

  罗梦雪注意到了我这个举动,告诉我上面那个伸缩梯子就是紧急出口,但是现在梯子不够长,还有一段梯子被汽水拿走了!

  “这好办,赵利雄,我人梯垫你上去,你上去搞根结实点的绳子下来”我说着,示意赵利雄爬到我肩上来。

  他双手一拉我的肩头,顺势就把脚搁上来了,随后他腹部一挺,双手向前一拉,不愧是打篮球的,他已经爬到梯子上了。

  “你快点!”韵韵喊道,“这玩意还有五分钟就炸了,你赶紧的!”

  “他们在这里!大家过来!!”我听见门外有人吼着,估计外头建良的人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踪迹,正准备围剿我们。

  “韵韵姐,雷管你拆着,我们先出去跟他们聊聊”我说着,从口袋里抽出一个弹夹丢给杨沧峰,“走,咱们出去挡住!”

  我一把门拉开,杨沧峰一颗闪光弹就扔出去了,待外头一声脆响后,我跑到了门外的掩体后面,他们的人不少,但是我们两个这里易守难攻,还可以撑住。

  杨沧峰从门口大摇大摆出来了,端着枪就朝对面人猛扫,“你给我省点子弹!你真以为你的军刺可以撂倒他们三十来个?”

  他一个侧扑到了我旁边,“别急嘛……慢慢来,给她争取时间!”

  我右手伸到了榴弹发射器扳机上,我还没用过这玩意呢……我把枪举到掩体外面,随意开了一炮……随着嘣的一声,榴弹飞了出去,伴随着划过空气的嗖嗖声,榴弹落地后瞬间爆炸,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坑……

  “我拆不掉这个!!”韵韵姐大喊着,在雷管的读秒器上用拳头砸着,不过没有用……“只剩俩分钟了!!”她喊着。

  “你冷静一点!!再想想有什么比较冷门的漏洞!”我喊着,但是敌人的枪响远远盖过了我的声音。

  “只有三十秒了!!”杨沧峰也提醒道。

  就在这时,韵韵姐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一只手抓住了雷管,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了军刀,伸手开始割腰间的绝缘胶带,胶带被她三下五除二割断了,她丢开刀子,把梦雪整个人从雷管围成的环之间抱了出来!

  “十秒!!!快出来!!”杨沧峰喊着,却无能为力了。

  韵韵姐没有丝毫的紧张,她仔细地砍掉了每一丝缠着梦雪的胶带,右手用力把梦雪推了出来!

  我和杨沧峰顿时急了,我一步上前抱住了梦雪,杨沧峰正准备去解救韵韵的时候,就听见雷管发出了嘀嘀嘀的声音,只有三秒了。

  韵韵双手捧住了雷管圈,猛地往头上的安全通道丢了上去,就在这时,一个闪光过后,巨响传来,紧接着气浪如排山倒海般涌来,我右手紧紧抱着梦雪,自己却撞到了墙上。

  四周安静了下来,我把梦雪轻轻放在地上,站起身来,杨沧峰这家伙就倒在我面前,我摇了摇他,他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我,便蹭蹭蹭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朝韵韵的方向跑去。

  我也跟了过去,只见韵韵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也没有什么受伤的痕迹,这时候,头上掉下啦两股绳子,是赵利雄!!

  B!酷!*匠网X{首R发l¤

  “快上来,我们该走了!”赵利雄说到。

  我回去把梦雪背了过来,杨沧峰也背起了韵韵姐,待我两拉住绳子后,赵利雄却不见了,我正奇怪他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呢,只听见一声发动机响,我们竟然在缓缓上升!

  到了上头我才知道,赵利雄搞了台车来把我们拖上了了。我们随即上了车,直奔医院,韵韵的脉搏已经细若游丝,但是梦雪还能大口喘着气,所以我更担心韵韵,她可不能出什么事啊……

  我直接在抢救室门口睡着了,鬼知道我睡了多久,好像睡了整整几个小时吧,我醒了过来,我发现急救室的灯已经灭了,我循着病房找去,终于,我在病床上找到了安然无恙了的王思韵。

  两天后,韵韵姐醒来了,但是……她表示已经不记得我们是谁了!她失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