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头刚捡起这颗子弹,极光就从我手上把子弹夺过去了,“难道说,真有人要约你在那里干架?这外国谁还能跟你约架?”极光也表示不解。

  我感觉我们必须得去,如果不去可能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还是去了为好,如果没事的话,那也就算是有人恶作剧好了。

  “我们还是的全副武装去,越是这种时候,越容易疏忽大意,大家准备准备,下午一时咱们出发!”我说着,回房间准备去了。

  这次我没打算带狙击枪去,所以我带了一把步枪,这叫做的斯太尔AUG自从买来之后,就一直放在我床下,这次我打算带出去试试手感,最后我可没忘记带上榴弹发射器,这东西可有用了,比我直接丢手雷好。

  咱们一行人坐着韵韵的车,直奔那个约定的地点,这地方我们几个都不知道,最令我们不解的是,他们为什么要约我们晚上去?

  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了那个旮旯大的地方,原来是个废弃的地下仓库,“哟呵,底下可够黑啊,我带头,各位跟我来!”杨沧峰说着,开了手电就准备往下走。

  “且慢……”极光拦住了他,“万一下面有埋伏呢?别打无准备之仗,我先埋个炸弹”

  极光嘴里叼着军刀,跑到了一根柱子下面,他把C4安在了上面,便跑了回来。他回来后,告诉我们几个,据他的判断,这个是承重用的,防止底下的顶塌掉,待会一旦有什么事,可以把这个炸了,可以引起震荡,但是不会把这里面弄塌。

  我们这下放心进去了,但是底下真的是一片漆黑,啥都看不见,而且静得都能听见滴答滴答的水声,“这地方会有人?”杨沧峰抱怨着,还时不时踹一脚墙壁。

  “你干嘛,想让敌人立刻知道我们在这里?”我一枪托敲在他背上,他立刻就疼地闭嘴了。

  我们穿过了两条漆黑的走廊,终于我们在前面看到了些许亮光,我怕有诈,赶紧叫他们几个人把枪保险关了,这样总算是有了一点安全感。

  我们几个朝着亮光的地方摸过去了,我感到我们现在处于一个空旷的地方,不再是刚刚那个压抑的集装箱里头了,我们几个摸到了那个亮光旁边,居然只是一只手电筒罢了……

  “有人吗?!”杨沧峰火了,大叫了起来,“会有人找我们到这里打架?”

  有人吗……杨沧峰的回声传的很远,他生怕敌人听不见?

  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你觉得呢?”一个声音打破了刚刚安静下来的环境。

  “谁啊?!谁在说话?!站出来!”我喊到,谁知我话音刚落,四周突然灯光大亮,我捂着被强光刺激的眼睛,久久才放开。当我看清周围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们在一个环形走廊的底端空间里,周围二楼和底楼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家伙。

  “看见我们很意外吗?”我面前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海盗哥!

  “本来不应该这样约你们的”海盗哥双手转着左轮手枪说到,“谁知呢,有人太想你们了,为了稳定军心,就把你们约来了呗,但是你们既然来了,那也谁别走了……你们都得为这个人埋葬”

  我为什么要为一个我不认识的人陪葬?我很好奇,这次他们真的能杀掉我们五个?

  “这次你们真的是走不了了,看到那扇门了吗?里头就是那个人,TA会看着你们几个死在我们的枪下的!”海盗哥说到。

  极光歪了歪嘴巴,右手伸进了口袋里,“准备使用B计划……待会炸了之后分头跑”他悄声说到。

  “趴下!!!”极光大喊着,我一听到他的声音,赶紧爬了下去,直接一声巨响响起,周围的墙壁都哗哗哗落了下来,就像地震了一样。

  我随手就拉了一个人,就往一个地方冲了出去,我也不管有没有人在打我了,就是没命地往前跑。

  我转头一看,我带来的居然是韵韵姐……也不管带来谁了,我直接撞开了一扇门,扑了进去。

  我确认她进来后,转身关上了门……周围又变成了寂静,我面前躺着一个人,她背朝着我,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就是那个让我们一起陪葬的人吧……

  “嘿……你怎么了?”我拍了拍她,她扭动了一下,我掏出刀子把她手上的绳子割断了,我帮她把身子翻了过来。

  怎么哪里都是建良的人?眼前的居然是幻蝶……我们为什么要为她陪葬?

  她喘着粗气,双手还被绳子绑着……我很想知道幻蝶到底长啥样子,是不是长得很好看的那种?

  怀着好奇心,我伸手去摘她的面纱,当我摘下她面纱的一霎那,全身直接僵住了……脑子里就像是有一千多个火山要喷发了……

  酷+匠x网“首7+发fD

  我恨我为什么要去摘下她的面纱,我宁可永远不知道这一切!!!

  眼前的是罗梦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