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多说什么,“尽管开战吧”,这是我最后说的一句话,眨眼间快两年过去了,就走了五个人,跟我一起同生共死的这么多骨干,只剩下一半了。

  “我们的战争,随着建良的毁灭而结束!”

  “我们不是善人,而是屠夫!”这是我跟金阳的弟兄们说过最多的话。

  我将两位的尸体埋在了王宇麟旁边,希望他们能够安息,我总感觉不是特别安心,总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或许是错觉吧。

  冷凌诺还在医院里,又是产假,又是生病,然而她几乎跟我同时知道了孙极钰的死讯,她可能是情绪过于激动,直至口吐鲜血,随后就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值得庆幸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保住了。

  我得找个性格开朗的人去陪她。“缪悫,你最近多去陪陪冷嫂子,一定得让她开心”缪悫当然是不二之选咯,除了梦雪,她应该是第二活泼的妹子了。

  说到梦雪,她还是了无音讯,我也是欲哭无泪,或许我们真的没缘分吧,我总抱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想法,至少得好好安葬她。除了我急,极光不知为什么也急的厉害,一天早上就看到他红着眼睛在用电脑,我一问他,原来他是在找梦雪。

  “我谢谢你了,保重身体”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

  “应该的,罗梦雪嫂子就像是我亲妹妹一样”极光轻声说道,接着继续搞搜索去了。

  又阵亡了两个得力干将,我不得不担心自家的保卫问题。我们现在根本没能力跟建良的刺客们对抗,建良刺客可以在我们睡觉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宰掉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所以我适当加强了防卫。七个巡逻班被我加派成十四个,口令一晚换三次,在金阳四周设立暗堡、金阳KTV继续营业、在员工宿舍旁埋设阔剑地雷。我将整个布防图发给了所有骨干,我也懒得去一个个点,直接点了全部选中,连可乐他的邮箱我都发了,让他们在地底下也看看我们的布防。

  “叮咚……”屋子里同时响了邮件声,不用说,一份是极光的一份是我发给我自己的。

  我认为这个布防简直是无解,没有布防图,想进来都难。不过,自从那件事发生了之后,我彻底的服了。

  星期天早上,我躺在床上玩手机,少了个梦雪给我当抱枕,感觉很不习惯,总感觉手痒痒的,当我正苦恼怎么找梦雪时,门被撞开了,跑进来一个满脸是血的人!我以为遇到鬼了,吓得我直接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枪,刚上膛,我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了,是极光!

  “嘿,你咋了?没事吧?”我看着他,他指了指喉咙,我仔细一看,吓了一跳,他喉咙上有一条刀痕。

  “极光你超神了,被划到喉咙还没死?”我一边调侃着他,一边扶着他就往楼下冲。

  “喂……威哥,给我备车,极光受伤了,快死了!快!!”给威哥打完电话,我又给庄廉文打去了电话,我需要他资金资源。

  “老庄,极光受伤了,快死了,赶紧到市医院去,我们那里见,带上足够的钞票!”

  刚跑到金阳门口,我当时就笑了,威哥弄了个直升机来。威哥把脑袋从直升机里探了出来,喊道:“快上来,这个快!”

  我把极光放到后座上后,便爬到了副驾驶上。极光用左手按着自己的喉咙,还好他还可以发出嗬嗬嗬的喘气声,他还能呼吸,但是说不来话!

  到了医院,我们走了绿色通道,极光被抬上了担架,送走了。

  “老庄,我们上去看看冷凌诺。”我拉着老庄去了二楼。重症监护室里的冷凌诺身体上插满了管子,看到我们进来了,冷凌诺把头转了过来。

  ‘酷匠网正版?}首X发yc

  “呀……你们来了……”缪悫一看到我们就从椅子上蹦达起来了。

  “我老公呢?”她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了看老庄。

  “哦……朱凯杰啊……他没来”我替老庄答道,“我们来是因为极光今天早上被刺了,不过刺客没干掉极光,你看……我都还穿着睡袍呢”我看着自己的打扮,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庄,这两天极光就拜托你了,他没死算是牛b了,估计杀极光的人一刀砍到气管上了”我说。

  我们又回到了急救室门口,刚好,原来亮着的急救灯暗了。门打开了,极光脖子上包满了纱布。

  “他咋样了?”庄廉文问主治医生。

  “患者现在因为失血过多而很虚弱,他运气不错,那刀刚好划到了他的气管,并没有砍到动脉,只不过他最近一个星期不能说话,只可以自由活动双手双脚,你们跟着这个护士去,去303病房”主治医生说到。

  极光一到病房直接坐了起来,“唔……唔……”极光只能发出这种声音了,我递给他纸和笔。极光写下:把我外衣左口袋的所有东西拿出来。我从衣架上拿下极光的外衣,从他的口袋里,我摸出了一把蝴蝶刀!带血的蝴蝶刀!

  这是!好熟悉的武器,“这是幻蝶的蝴蝶刀,上面的雕文是一只蝴蝶,还有建良的标志!”我说到,“这是你从凶手手上夺下来的?”极光点了点头。

  好家伙,建良开场直接一个下马威,直接进来刺杀我方高级人员。“那么问题来了,没有布防图的人,怎么进的宿舍楼?”

  这是个未知的问题,或许是运气,或许幻蝶就是有这么牛b。

  极光给我还原了事情经过,在他睡觉的时候,从窗户外面翻进来一个身影,极光从枕头下摸出军刺准备干掉她,谁知他刚刚用军刺打掉了她一只手上的刀子,另一把就划过了他的脖子,幻蝶看到极光受伤后就跑了。

  “别想了,专心养伤吧,我去把杨沧峰他们几个叫过来,给你轮流当岗哨!”我说着,离开了医院。

  “喂……沧峰?”我拨打了沧峰的电话。

  “什么事?”沧峰问我。

  “你赶紧把金阳里胖子他们都调来医院,极光受伤了,我们得把精力放在保护极光上!”我说到。

  “遵命,马上就来”他轻声说到。

  极光遇袭,意味着一个问题。建良的刺客已经厉害到无视我们的地雷阵和安保系统,可以直接刺杀我们最精英的战士。我不免有些担心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