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个漏洞,我一直没有意识到,终于一天,我意识到了。

  “极光!我老婆他们那辆车你们见到了吗?”我问极光,此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罗梦雪他们还是了无音讯,“这个真没,我去了好几个出口看了,都没车”极光回答我。。

  这场战争到底是谁与谁的战争?我们双方为什么要开战?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憋了我好久了,我问极光。

  “是他……”极光指着电脑上的一副照片,“他叫布莱恩·约瑟夫,原国防军第十二师外籍军长,就是他调动了我们国家内部分化,并带兵与我们国家对立。技艺过人,他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和指挥能力”

  我从极光那里了解到,在极光和汽水还有交情的时候,他们曾经合力去狙杀布莱恩,结果汽水被布莱恩重伤,汽水以为是极光透露了消息,便与极光画地绝交。也就是说,布莱恩甚至要比汽水和极光还要可怕。

  但是眼下的正事,不应该是查这个叫布莱恩的身世,首当其冲的,应该是先找到梦雪他们在哪里?

  星期日下午,我又在摆弄王宇麟给我的操控台了,我在这个城市里看来看去,想画个这里的布防图,为我以后打出去提供便利。

  “诶,今天有人在筹办婚礼诶。”一旁的大鸟指着一个教堂说到。

  是的,的确有个礼堂在筹办婚礼,可能明后天就有人要在这里办婚礼。接着,我看到了一排排军车开过来,从第一辆军车上下来几个人,因为镜头无法继续放大了,我只知道,这是一个军官明天要办婚礼。

  “江魂,可能就是这个军官呢……”胖子把一张报纸递给我,报纸的头条就是,谢天亦将军明天举行婚礼。这个头条说,明天谢将军的婚礼,每个市民都可以前往,而且可以免费吃他们的晚宴。

  “不错哦~正好省下一天饭钱”我简直是丧心病狂了,“极光,明天一起去咯?”。

  “随你”极光说到。既然我去,沧峰这家伙一定会去的,这家伙已经好久没碰美食了,正好让他去开开胃口。

  说是七点钟的婚礼,我们几个阴差阳错,下午五点钟就在他们礼堂里头了。这时根本没来多少客人,倒是有许多工作人员进进出出。我在外头看到了,许多的武装人员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看来安保工作不赖啊。我们找了个空闲位置坐下,就有服务员过来倒酒了,“这里服务不错,以后我结婚也要来这里”胖子说到,话音刚落,众人投去了鄙视的目光.。我们有命活着就不错了,还结婚?这时那个姓谢的将军和他的未婚妻刚好从大门口走进来。他未婚妻头上罩着头纱,身材很赞~客人渐渐的多了起来,我看了看手表,差不多到七点了,此时那个将军拿着话筒说:“时间快到了,所以请各位客官先吃点小食,我会和我的未婚妻陪你们来聊天,谢谢大家的光临!祝大家愉快!”

  然后那个将军就拉着他的未婚妻来敬酒了,我们反而是离舞台最远的一桌,就看着他们两个一桌桌敬过来,不知还要多久。

  最4新$章%节T上W7酷!匠…网1

  “我草,这要多久才能到我们这桌啊?”沧峰不耐烦了。

  “你急什么,又不是你结婚……”我说到,杨沧峰见状闭嘴了。将近二十分钟之后,他们两个到我们桌前了。

  我拿起倒满酒的杯子,压着嗓子说:“今天谢将军大喜,我们没送礼是我们的过错,日后一定补上,鄙人自罚一杯”随后一口干下这满杯的红酒。

  那个将军一开口我差点没喷出来,是个公鸭嗓子,极其难听有没有?

  “没事,几位能光临我和我对象的婚礼,我们就很开心了,是不?”那个谢将军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他对象的脑袋。

  “能否让我们看看您的未婚妻样子,我们想提前大开眼界。”沧峰这个小子又犯色心了。

  “当然可以,你把头盖揭下来让他们看看吧”谢将军说到。

  那个女孩子伸手去拿头上的盖头,当她拿下盖头的那刹那,我手中的杯子差点没掉到地上!

  站在我眼前的就是罗梦雪!终于让我们找到了。当她看到我时,她的眼中充满的是激动、还挂着几丝泪水。极光他们几个都看呆掉了。

  “我的未婚妻如何?长得还不错吧?”那个谢将军说着,捏了捏她的脸。

  此时我的心在咯噔咯噔响,她的脸是你可以捏的?

  “哼……不错”我说着,伸出手,“妹子,幸会……”

  她点了点头,回了我句幸会,她便和她“未婚夫”走回桌子了。

  “这是要闹哪样?”我见他们走远了,终于爆发了。

  “不知道,或许这个男的也看上嫂子了”沧峰看了看我,“你们怎么看?是干?”

  废话,当然干。

  “极光,你去楼上找个好位子,待会我给你指令,你狙掉那个谢将军”我说着,指了指楼上。极光示意了,拿着包上了员工通道。

  “弟兄们,今天,我们就是在这里挂了,也得把罗梦雪救出来!”我打开包,将手枪插在上衣口袋里,然后在包里给微冲上了膛。

  我的思想久久不能平静,一个男人,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怎么当个男人。梦雪已经受到了心灵上的创伤,我只能用一切,弥补她心灵的创伤。

  我们从最后一桌跑到了里舞台最近的一桌,我往后上方看,极光的手电闪烁着,极光已经解决掉了所有上层守卫。

  我掏出手表,快七点三十了,还有三十秒,决定命运的时候到了。我缓缓的从背包里掏出微冲。就在这时!从我左手边的观众席里,响起了枪声,我还在纳闷发生了什么呢。接着我就看到了一个手持军刺的人从人群中向舞台冲去,定睛一看,那是绝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