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压90毫摩每升,一切正常”某人的声音传来。这是在哪里?我只记得我躺在了ZF大楼前面的空地上,然后晕了过去。

  此时我感到我的头被固定在床上,双脚上满是纱布,周围是木色的屏风。“我在医院里?”我想到,至少眼前的样子让我相信了我的判断。

  那么问题来了,沧峰他们到底是死是活?他们葬身在了废墟之下,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出来吗?难道梦雪也成了战争的受难者?或者说,他们还活着?这不是我现在该想的,我现在要做的,是立马养好伤出去!

  0b酷r匠网Z永P/久U免q费看◇%小os说j

  屏风被移开了,进来了一个护士,长的很清秀,让我想起了童沫云。“第33号病人,许江魂,该量体温了……”她说着,掏出了个体温计塞进了我腋窝下。

  我的双腿绑着纱布,双手也是,看来是在废墟中压伤了。可能我还有内伤,否则不可能在我胸口上放了这么多线。

  就这样,每天不吃饭,靠营养液来养活我。每天量三次体温,换三次吊瓶。过去了大概一周吧,我身上长长短短的线被拿掉了,嘴巴里的呼吸机也给拿走了,也就是说,我可以说话了!刚刚获得说话的权利,总想一直说话,太久不用嘴巴,连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我的主任医生是个胖子,像个西方人,满脸胡子渣,乍一看以为是来打拳击的。他告诉我了我是怎样被救到医院里来的。

  那个战略导弹爆炸后,医院和军民出动大量人手,来寻找幸存者,那场爆炸中,大多数建筑物都受损了,他们在找到政府大楼的时候,找到了受伤倒地不起的我。

  “那么,你们医院里有没有收留这样一个病人,跟我差不多高,戴着眼镜。还有个,是个女孩子,比我矮个头,长得很萌的。额……喏……这是他们俩的照片”我一边说着,一边从裤袋里摸出了手机,把杨沧峰和罗梦雪的照片调了出来。

  那个医生看了说到,点了点头“这个男的我有印象,他是从一辆废弃的客车后备箱里拉出来的,也是神志不清,嘴巴里一直说着什么魂什么魂”

  什么魂那肯定就是在说我咯!“他现在人在哪里?”我激动地一把抓住了医生的肩膀。

  “喏,你的楼上就是他,你要去看看他吗?你已经腿已经好的利索了,需要走走……”医生总算说了句我爱听的的话。

  我从床上弹了起来,穿上鞋子,双脚好久不动了,走路都不稳。上楼梯更是费尽,我一摇一晃,来到了楼上的408病房。

  我推门而入,床上坐着一个人,他听见了动静,抬起头看我,我们俩目光交汇的一瞬间,仿佛凝滞了,没错,是杨沧峰!!!

  他眼睛瞪得老大,“许江魂!你还活着!”沧峰叫的特别大声,窗户玻璃都哗哗响。

  “不错……你没大碍,看来以前极光教你的防身术还是很好的!”我说到,“你知道极光还有胖子他们去哪里了吗?”

  他跟我说起了那会的情况,爆炸一瞬间,其实我们车是被掀翻了,车就埋在了一大块沙土底下。沧峰一开始还跟他们在一起找我,后来,敌方部队像疯了一样,见到平民就干掉,极光他们被一大波敌人围困,他就带领人进行抵抗,在抵抗的过程中,沧峰他腹部中枪了,一会后极光他们子弹也打光了,极光把最后一个弹夹给了沧峰,然后他带着胖子他们从右边撤退,引开了敌人。临走前,他让沧峰活着出来后,一定不要放弃找我的下落。

  “极光没跟你说,去哪里找他?”我问道。他回答我,“或许你可以试试打他的手机,说不定能打得通!”

  这个方法值得一试。我迅速拨打了极光的电话号码,是忙音,他的手机一定不在他身边。

  “或许,还有个办法!”沧峰说到,“那就是找到一家最大的媒体,让他们发布寻人启事!”

  “好主意!不过哪来的钱呢?”我问道,在这种地方,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沧峰诡异的一笑,从地上的外衣里掏出两张银行卡,“金阳的资产,我怎么会丢呢?”

  干得漂亮!沧峰这两张银行卡要帮上大忙了,只要使我们金阳大军重新集合,我们就有能力与这个无恶不作的敌国军队对抗,将他们赶出我们的疆域!然后打回我们的故土,重启金阳的历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