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刚飞起来,童沫云就哭的稀里哗啦,“让她哭吧……这样好受点”我朝直升机上的众人说着。

  我们得先去接沧峰他们,刚飞到那个车站上面,这里硝烟遮住了天空,我都看不清地面上是什么……

  “许江魂呼叫沧峰,是否还存在与这个次元?”我调侃到。

  “是的我们都还在,不过我们都被萌娘化了……”沧峰那边信号不大好,声音都变细了。

  “少废话,我们来接你们了……让兄弟们有序撤退,沧峰待会你来直升机上,注意点头上,我们放云梯……”

  一会后,沧峰屁颠屁颠从云梯上爬上来了,他一眼就看到了蒋总的遗体,“这……”沧峰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我。

  “不要多说了,回去我跟你讲……”我说到,“极光,回去吧……”

  回到金阳,我跟沧峰从头到尾讲了后面的故事。“真是悲剧……你还是多关照下童沫云吧……她也不容易……”沧峰说了这句话,出去了……

  至于埋葬蒋总的事,我前面已经说过了,这里就不多废话了。

  不知不觉中,可乐走了,又是不知不觉中,蒋总走了。蒋总走了的日子里,每天我心情都是闷的,生活总感觉少了一个人,真的!我们花了许多时间从悲痛中缓出来,少了一个骨干,讲话的时候都只能调侃剩下的人了。

  那场作战,我们阵亡了36个人,还剩下300多个作战单位。武器装备损坏基本没有,除了丢弃的装备之外……

  酷¤◎匠"@网_永.x久m免P费看P小ZE说v!

  大鸟养了一个月伤,伤好后就从医院里爬出来了。

  这过去的将近一个月很奇怪,我们这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都不太淡定!

  先是城里先后好几次戒严,晚上全是巡逻兵在搜查。每天都有飞机划过天空,极光辨认过,全是战斗机和轰炸机。报纸多次宣告让大家以后减少上街的次数。还有次,威哥去买车,看到城里的几个主要进城通道上,全是坦克装甲车,而且进行了严密部署。这不是要出击的节奏,是在防御!

  极光也跟我说过,ZF这种样子,也是第一次见到,他进入社会后从未有过,史无前例!

  两天后的早上,我刚和极光、梦雪在吃早饭,沧峰就风风火火进来了,“沧峰,什么节奏,屎吃多了?”梦雪也不解。

  “你们看看这个!”沧峰气喘吁吁的递给我一张报纸。上面大大的写着,“红色警戒”!

  下面写着,让居民迅速往内陆撤退,远离近海城市,具体原因不知……下面就是ZF开始大量的收民兵。

  “你们怎么看,待会打到我们这个地方来了,我们可走不掉了……”沧峰很急的说到。

  极光倒是无所谓,“不用怕,就算我们不走,我们这三百多个人也能干敌国一票子!”

  “我觉得极光说的可以行得通……”我说到,直接去看我腰间的枪了。

  梦雪的意见当然和我一样。

  “还有啊,这个说不定是ZF闹着玩呢……我们暂时可以放下心来继续发展我们的事业!”极光说到。

  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我们也没放在心上。

  “沧峰,我们去看看沫云~”我说到。

  这时候,梦雪瞪了我一眼,我明白其中的意思,意思是让我注意分寸!废话……我当然知道要注意分寸……

  沫云这几天总是神情恍惚,因为蒋总的逝去,给了她太大的打击……

  “沫云,早~”我说到“唔,早……”她有气无力的嘀咕了一句“没事吧……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但总得去面对吧……”我说到,“别哭了昂……让沧峰狗狗~给你讲几个笑话”

  至于沧峰什么时候变成狗狗了,这个以后再说,这个与内容主线没有丝毫关联。

  “没事了,你们出去吧,我一个人静静就好了……”童沫云嘀咕道我拍了拍沧峰的肩膀,我们俩出去了。这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极光打来的。

  “极光,就在金阳里,你干嘛打电话,话费太多了?”我问道“不是,许江魂,你赶紧看窗外,好多的伞兵!!”极光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什么玩意……伞兵?这是要造放空炮的节奏……?

  我和沧峰直接进了卫生间,打开窗户,果然,漫天飞舞着伞兵机,还有密密麻麻的伞兵!

  不祥的预感,这代表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