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时间似乎停滞了,我盯着黑洞洞的枪口,我即将被自己的手枪杀死,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这时候,曙光的左肩胛骨上冒出了一朵血花,他捂着背转了过去,背后的是既然是蒋总!

  蒋总的一只手明显断了,搭在另一只手臂上,他的左腿上插着一条钢筋,应该是掉下来的时候插进去的。

  或许因为剧痛,蒋总没有一枪将曙光爆头,蒋总拿着枪,步步逼近。曙光则蹲在地上。这时候,曙光猛地举起枪,直接顶住了蒋总的胸口,然后我看到他扣动了扳机,打出了最后一颗子弹!

  或许这是上天设计好的,蒋总在我的视线里,捂着胸口,慢慢的倒下。这个动作像慢镜头一样,在我眼前反复。

  我该怎么办?我的手现在被刀钉在地上,动弹不得。如果这时,我连我的兄弟都保护不了,我怎么来当大哥?

  不!蒋总不能白死,我是应该来搏一把了,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我用左手握住了插在我右手上的刀柄,用力将刀子往外拔,鲜血开始加速的从伤口流出,这是个很痛苦的过程,眼前的一切都由红变白了。“不能倒下!!”我心里坚持着这个意念。

  蒋总在地上挣扎着,曙光从腰间掏出刀,直接朝蒋总刺去。

  “**!”随着我的一声怒吼,刀已经拿在了我的手上,拔出刀的同时还带出了一大串鲜血,我扶着一旁的树站了起来。“曙光,来啊!!冲我来!”我从来没发出这样充满杀意的怒吼!

  我一个箭步上前,直接刀插入了他的后颈,他右手上的刀,插入了我的小腿,痛感袭来,“我不能倒下!”我嘀咕道。眼前的蒋总,他直愣愣的看着我,看到我的动作,他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是在鼓舞我。我仿佛得到了无限的力量,我用力一挥刀,曙光的原来紧绷的手耷拉了下来,那是因为我砍下了他的头颅!

  我放下曙光的尸体,摇摇晃晃走了过去扶起了蒋总,“蒋总!”我一边喊着,一边摇晃着蒋总的身体。蒋总很艰难的睁开了眼睛,“我没事,我不疼”蒋总的声音已经极其细弱。

  “你会没事的!”我说到,然后尝试着把蒋总抱起来。但是双手根本使不上力气。

  “江魂……你可不能像我这样仁慈,其实我是可以杀掉曙光的,但是我想把他拉回去当作人质,才没有……没有开枪”

  “你为什么要这样,面对敌人为什么要这样!?少一个敌人就少一份威胁!!”我喊到。

  “江魂……我、我有话要跟你说”蒋总用手摸了摸我的肩头,“今天我是得挂在这里了,我这辈子——能认识你,很值了。还有啊……我拜托你一件事……帮我……帮我……照顾好,沫云!我很爱她,谢……谢……你”说完,蒋总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他的眼睛失去了血色。

  酷Y*匠Y+网首U,发W

  “为什么!”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蒋总,一个可敬的领导,离开了我们!

  想起跟蒋总的点点滴滴,我眼睛不禁湿润了,战争到底是为了什么?既然要打,我们为什么要做一个弱者?蒋总这一死,该给童沫云多大的打击啊……

  “江魂!你们在哪里?”这是极光的声音!

  “这里!这里!!”我喊到极光走了过来,他伤的不算严重,“这……怎么回事?”极光看到眼前的一切,也不敢相信。

  “蒋总走了……”我说到,“我太失败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来背他的遗体,绝夜的直升机已经来接我们了!”极光说到,把我拉了起来,“跟我来!”

  我跟在极光后面,前方传来隆隆的引擎声,我刚走到直升机旁边,机门嚯的被拉开了,从上面跳下来一个人,是童沫云……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她看到了眼前这一切,木然了。

  “对不起,沫云,我没保护好蒋总……”我低声说到,“愿他安息……”

  沫云没多说什么,捂着脸回到座舱里去了……

  八天后,我们将蒋总的灵柩,埋在了我们的主会场旁边,我特地亲手挖了坑,亲手将他的灵柩放了进去,当然,他的坟头就在可乐旁边!

  “大家要记住!”我喊到,“这里埋着我们的两大领导!一个叫做可乐!一个叫做蒋烈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