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时左右,一行人骑着租来的公共自行车出发了,即使我们的车烂的实在是无语,骑起来发出的吱嘎响实在是令人无语,还好杨沧峰时不时讲一串接一串的笑话来给我们解闷。

  我这辆是双座的自行车,我在前面哼哧哼哧骑得很费劲,负责看风景当然是梦雪咯!

  “江魂,今天天气不错呐~蓝天很蓝!大地很绿,额……”她说着说着就没词了。

  酷J匠@:网O正?版L首(发n$

  “嗯,风景不错。还有梦雪你能不能不要乱动,我很累的”我看了看后座的她,随后她停止了疯狂的转身。

  不知骑了多少路,可能有近五公里了吧。这里的山路都是一条跟一条一样的,总感觉自己在绕圈,绕不出去!

  这时候,梦雪说让我们停下来,她要给我们全体拍照片,留个纪念。

  “来!停下!”我挥了挥手。

  “好吧……”我抬头看了看天,太阳都落到西山下了,只剩下漫天的晚霞了。“梦雪,这天都成这样子了,还能拍照?”

  梦雪表示她有闪光灯,然后我就看到她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外接闪光灯,这个足足有她头这么大。

  见此状,我便叫大家排成两排,她则把照相机定在地上,准备好拍摄。

  “3……2……1……”随着倒数结束,梦雪按下了快门,照相机发出了滴滴两声,梦雪赶紧跑到了我们旁边,然后就听照相机发出了咔嚓声。

  这闪光灯,实在是有点醉了,真的是亮瞎眼……

  “好了……我看看拍的咋样……”梦雪像只小鹿一样蹦蹦跳跳到了照相机旁边,从底下抽出来一张已经拍好的照片。

  “来,你们来看看拍的咋样子……”她喊道。

  我们围到了她身边,“嗯……拍的不错……”胖子称赞到,“嫂子以后就给咱们兄弟几个拍照吧,我不介意的”

  “这白点是什么?”眼睛最亮的威哥指了指我们后面山上的亮点。

  大鸟盯着照片看了看,他认为这是猫头鹰。众人当即对他露出鄙视的目光,傍晚有猫头鹰?

  “这个是照相机曝光问题吧?”我四周盯着那座山看了看,也没什么异常啊,“再来拍一张吧……”

  偏偏这时候刮起了大风,刮得全山树叶满天飞,我们几个在风中又重新拍了一张,大家的头发都是到处飘的,这张看起来更加逗逼而已。

  拿到照片,这张倒没有两个亮点了,我仔细比较了下两张照片,刚看一眼,直接给我吓尿了,现在这张照片的那个地方,有根黑黑的枪管!

  我还是不相信自己的判断,我打开手电,朝山上晃了晃,果然出现了一个亮点。我关掉手电筒,那几个亮点消失了……

  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直觉告诉我一件事,“这有狙击手!!”

  我把车一甩,赶紧趴在了地上,接着我立马听到一声脆响,是子弹打在自行车上的声音!

  威哥大喊着,接着就趴在了地上,见状,大家伙都手忙脚乱地趴到了地上。梦雪和缪悫两个人抱在一起又开始哭了,女人的眼泪怎么这么多?

  我们8个人以各种姿势躲在不同的掩体后面,十几米开外的山上就是位置不明、来路不明的狙击手。

  “怎么办,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老孙喊道。

  “继续躲着,让我想想办法!”我喊到,“都不要说话,保证体力!”

  天边的霞光消失了,我看着月亮越升越高,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咱都出不去了,那边我都不知道有几个狙击手,不过我想应该就一个!这样吧,我和沧峰吸引狙击手注意力,你们赶紧跑”

  “不行,怎么能把你丢下,你们俩死了,我们怎么办?”老孙说到。

  “我有办法!”一向不说话的吴禄冒泡了。

  “什么办法?”几乎所有的目光同时投向了他。

  他让我把手电筒聚焦到最远,用强光来暂时致盲那个狙击手几秒,此时我们则需要跑到我们身后的路基下面,这个计划听起来挺有科学道理的,试试看吧。

  我从裤袋里掏出手电筒,调到了最远的模式,“三……二……一……快跑!”我大吼着,立刻打开了手电,一直照着那边的山,随后我们几个人都没命的往后奔去,一边跑,我还不忘回头用手电筒去照下山。

  砰!砰!砰的枪声响过,数枚子弹已经从我头上划过。我双手护住了要害部位,紧随着一声枪响过后,下一发子弹就擦过了我的脖子,脖子上直接被划出了一道血痕,我也不敢疼不疼了,一只手捂着脖子,一只手护住脑袋。

  “上帝保佑,别被打中了……”我没命的跑着,离路基不远了!

  我纵身跳下了路基,胖子在下面就接住了我。接肘而来的几发子弹都是打在了路基上。

  我又听到了咔啦一声,随后就是听到一个人的呻吟声!这声音是!

  “我中弹了!”这个声音是庄廉文!

  我赶紧一跃而起,把他从路基上拉了下来。“老庄你怎么样?”我一边问,一边惊慌失措地在他身上乱摸,“哪受伤了?”我问他。

  他指了指大腿,我用小刀割开了他的裤子,这枪入肉了,子弹直接打穿了他的腿肚子,血在汨汨地往外流。

  “没事,没事,只是让子弹咬了一口”老庄很艰难的说出一句话,“以后我终于知道被子弹打中有多疼了,呼~真疼”

  我喊到:“沧峰!把老庄给我抬上,咱们走!”

  我把上衣一脱,脖子这伤的也有点厉害,子弹直接划出了一道宽一厘米的口子,还挺深,我也忍不住呻吟了几声,这下被梦雪听到了,她在一旁朝我脖子上吹气,一边问我:“唔,你没事吧?”

  还真别说,被她吹过的伤口,真的没这么疼了。

  回去的路上,我们对今天事情还是心有余悸,“江魂,你看今天是谁来打算干我们呢?”老郑问道“只能是徐晨的人咯!”我说到:“老郑,看来下周开始得跟好好修理修理徐晨他们的人了,咱们得主动出击!”

  此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