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放学,我和杨沧峰带着梦雪直奔门口,在门口我看见了庄廉文!看来是请客意已定!

  等了他们几分钟,该到的都到了,不该到的也没到。

  “魂哥!你叫来这么多人要把我吃穷啊……”庄廉文看到我们这么多人,表示无语。

  大家心里都明白,咱们这里就庄廉文一个土豪!

  一路上,这次我们这伙人走的出奇的快,要知道,以前我们一排人走1公里都要走十五分钟,这次居然5分钟走完了。

  还是去上次那个酒吧,我对那个酒吧还是有点阴影,当时是在他们酒吧里跟陈同贵的人干架,就怕他们酒吧内部人员来找事,不过我们毕竟人不少--,也就不怕了。

  庄廉文出去说了几句话,告诉我们:“我们有包厢了!”

  没错,土豪就是这么任性!其实是他叔叔在这里工作。

  我们刚坐下,进来好几个服务员,每人手上拿着三四扎啤酒,我们几个直接傻眼了,这么多啤酒,要喝的我们撑死?

  “怕什么,反正明天周末,大不了待会找个旅馆一住不就哦了?”他说到我想想差不多,也就没在意这个问题。

  我举起那边的酒杯,差点给我吓尿,这倒满起码有500毫升每杯!但是我想想这是啤酒,可乐说过,啤酒约等于水,也就随意喝!

  刚喝多少没感觉,喝到后面,酒劲突突突就上来了,杨沧峰先开始发酒疯了,他把衣服一脱,大吼道:“看老子来秀肌肉,你们来不来!”

  赵利雄一听不服了,“来来来……我来跟你比,就你这肌肉还出来秀?”

  威哥也表示不服,这下可好,威哥腾出来了大号的麒麟臂,这下威哥和赵利雄又开始无尽地装逼。

  胖子唰一下站起来,也把衣服一脱,露出了不少五花肉,“你们两个别秀了,来和我比肥肉!”

  杨沧峰摇了摇手中的啤酒,一口干光了,说到“看,老子酒量多好!号称千杯——千杯不倒!”

  紧接着,杨沧峰挤了挤眉毛,然后就冲出去吐了……

  庄廉文说到:“你看看,这不倒下了!来来来,杨沧峰OUT,咱们继续!”

  我举起满满一杯啤酒,“再来!”。我又是一口气干了一杯,他们见我干了,都干了!

  我摸了摸手边的酒匣子,没了!

  “嚯,喝光了,同志们,走!找个旅馆咱睡觉!”我啪的站起来,紧接着双腿一软,我又坐到了椅子上。然后眼前晃来晃去,身子像是歪了一样。

  我一把拉过梦雪,她脸上泛着红晕,我顿时手痒痒了,好想捏捏她的脸,手感一定比平时好~。我一手搂着梦雪,一手拉起刚刚躺在地上的杨沧峰,还拉不动!

  杨沧峰用手摸了摸鼻子,接着就开始说胡话了“魂哥别碰我,这里睡着舒服”

  “那个……那个……赵兄,你来把他给我背走!”我说到。

  我们一行人摇摇晃晃,衣冠不整的走出了酒吧。我在最前头走着,因为得照顾梦雪。这下赵利雄可忙了,背上背了一个杨沧峰,左手拉住威哥,右手扶着胖子,其实他自己也喝了不少!

  看4h正$版章=&节0上酷匠l:网Q

  “赵兄,我来扶着缪悫吧,你太累了!”朱凯杰说到十五分钟后,我们到了一个旅馆,我又看到老庄摇着摇着走到了前台,以极慢的语速说到:“老板,给我六间房……”

  我当时真是笑了,给我六间房是什么节奏?老板开了6间房,我们把缪悫和杨沧峰扔进了第一间,然后我和梦雪去第二间了。

  刚进房间,梦雪就趴在我肩膀上,“江……魂……送我进厕所,我肚子难受”。我立刻把她拉进厕所里,她刚到马桶边上就吐了出来,不过马桶里倒没多少,她衣服上、裤子上、都是!

  “额……”我只好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下梦雪清醒了点,我只好帮她把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全脱完了之后我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今天她穿什么睡觉?

  我把我的衣服给她披上,扶她上了床。接着我又抱起她的脏衣服去了厕所,今天做回洗衣机吧!

  她的外衣上面沾满了呕吐物,还好我没洁癖,三下五除二洗掉秽物后,我把它挂到了一旁的架子上。随后我又从一堆衣服里抽出一件,刚准备洗,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是罩罩~“嘿嘿嘿~”我邪笑着,上下翻看着罩罩,好像没啥特殊的地方嘛……除了一股淡淡的奶香~我把所有衣服裤子都洗了一边,全给晾到了架子上。

  这晚上睡的很好,怎么睡着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是睡觉前我特别注意看了看床,这次我没上错床!

  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很迟了,洗漱完毕后,杨沧峰他们已经在大堂里等我们好久了。今天天气是不错,是去野外骑行的好天气。

  老庄居然带我们来到了上次胖子请客的那个烧烤摊去吃早饭。

  果然,杨沧峰是被上次吃牛肉面吓到了。“我考,我不要吃这玩意,吃了我又要吐的你们满身都是了!”

  “放心,你少吃点不会死的!”胖子说我们选了4章桌子坐下,老庄点了十碗面,就怕我们昨晚吐光了(没错,的确吐光了)。

  这时候进来一个妹子,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我看了看她,就萌发出一种搭讪的感觉。

  “hi,妹子,你哪班的?咋还穿着校服?”我问她那妹子看了我一眼:“你看着好眼熟呢~你叫什么?”

  “那个,我叫许江魂,你好~”我说完,伸出手。

  “你是许江魂!天哪,上周五放学的时候我来你班级找你过!”她说到“额,同学,怎么了,你找我要干嘛……”我想了想,好像当时班长童沫云说过,有个人来找我,我没放在心上,就跟老庄他们走了。

  “我叫冷凌诺,我是你隔壁班的!”她笑了笑,握了握我的手。

  这时候,后面有人狠狠地拧了下我的屁股,我转过头去,梦雪戳了戳我的肚子,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叫我不要跟这个女的搞来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