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回家之后我就没好果子吃……,被老爸狂揍一顿。一是因为我让他当众出丑了,而是因为他被我一起拉下水了,那个叫斯御剑的家伙开除了老爸。

  我安慰道:“爸,钱可以再赚!但结婚一生就一次!”

  不多说,第二天我还是鼻青脸肿的到学校了,梦雪以为我又出去打架了,就一脸愤怒看着我。

  “怎么了?辣椒吃多了?脸这么红?”我好奇的问道,右手已经忍不住捏在了她脸上。

  “你!是不是又出去打架了”她一脸愤怒,把我手拉了下来。说实话,她很讨厌我出去打架。

  我把嘴巴贴到她耳朵旁边,轻轻的说:“昨天我回去之后,我跟我爸干了一架,我当然打不过他咯……”

  “哦……你最近当心点哦”梦雪笑我太笨,这点事情都搞不定。

  但是,往往有人耳朵很灵,比如说杨沧峰同学。他一听打架这词,就来劲了!

  “诶诶诶,魂哥,哪个人把你打了?我要去修理一下”他说到。

  “我老子把我修理了一顿”我气不打一处来。

  这下杨沧峰闭嘴了。

  一转眼到了放学,胖子说要请我们喝酒,想想也好,就跟他们一起去了,顺路我还叫上了梦雪。

  胖子带我们去了学校旁边一家酒吧,在路上胖子说:“这个酒吧很知名,各色人都来这里,混混、老板都有。因为我叔叔在这里工作,所以我们可以享受到优惠。”

  刚入座,杨沧峰伸出手打了一记响指,那个服务员就屁颠屁颠过来了,胖子接过酒单子,挥了挥手,招呼那个服务员把耳朵凑过来,胖子跟他耳语了几句,那个服务员便走了,过了会就端了好几扎啤酒来了。

  我们也很好奇他跟服务员说了什么,胖子只跟我们说:“天机不可泄露!”

  杨沧峰又忍不住好久没犯贱的嘴了,“来,弟兄们,为我们魂哥当上老大,干杯!”

  “Hooah……”众人接嘴。

  “我去,你们低调一点,还以为我们要斗殴呢……”我笑着说到,我表示很无语。

  我们一杯一杯干下,喝了多少?早已经忘却。这时候我又看见了,胖子和杨沧峰发酒疯。

  梦雪也喝了不少,“江魂,今天你背我回去嘛……我累了”。

  “放心”我朝她笑了笑,“我会给你当绝对舒服的马,保证安全到家!”

  就在这时候,从左边走过来三个男人,径直就到了我后桌去了,我后桌是一个满脸痘子的小伙子和一个高个子。

  “庄廉文是哪个,给老子站出来”里面有个抽烟男喊道。

  那个满脸痘子的人站了起来,“什么事?”

  “我们陈老大来收你的钱,还不赶紧交出来?”旁边那个家伙说到。

  “不交,怎地?我们还怕你陈同贵?”那个叫庄廉文的拍了拍桌子。

  一听这口气就是要干架了。我晃晃悠悠站起来,“陈同贵,我许江魂在这里,咋不问问我的意见?”

  “呵呵,原来许大哥也在啊,那我们一起算账吧”那家伙挥了挥棍子说,“认识下吧,我叫陈同贵!”

  我突然想起来了之前的事情。这就是之前派人来打梦雪那个老大陈同贵!!

  “哈哈……大名鼎鼎的魂哥!你们就是打我小弟的那帮人吧,来!出来练练”这家伙果然想干架。

  我一看他就三个人,呵呵,这不是找死吗,就凭你们3杆棍子,想干翻我们11个人?

  “走,咱们陪陈大哥练练。”我手一挥,我们11个人跟到酒吧门口一看,我瞬间傻眼了,他带了二十多个人。

  庄廉文和他旁边的那个胖子也傻乎乎过来帮忙了,一口一个魂爷叫的我没脾气,也只好同意他们参战了。

  我把啤酒瓶甩到地上,“兄弟们,看我倒要看看他们能不能把我们干躺。我举起地上的一根棍子,“大家上!!!还有,梦雪!不要过来,这里将会有少儿不宜的镜头!

  “呀!”杨沧峰一声咆哮,随后就像开了无敌一样向领头的陈同贵冲去,然后不出5秒,我就看到那领头的陈同贵捂着裤裆躺地上了。

  “果然是个狠手子”,赵利雄热不热冷不冷来了一句。

  “那必须的”杨沧峰回敬赵利雄一句。

  这边却要对付五六个人,而这里只有我和威哥两个人。值得一提的是,威哥喝的是酩酊大醉,相当于没战斗力呀!

  这时,他们5个人围了过来,烟鬼直接扑了上去,被对面没几下打倒了。

  “这下完了”我看了看那边打的正爽的队友,“嗯,不能丢脸”

  “啊……这么多?”威哥拉了拉裤子,“来!干个痛快!”

  Ay酷X匠、网‘v首发

  随后威哥就甩着麒麟臂上去了,我紧紧地跟在威哥后头,威哥先是一把拉过来一个小平头,我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记冲拳。就在此时,对面的一人已经到了我后头,他对着我肩膀就是一啤酒瓶,啤酒瓶的碎片满地都是,疼得我直接放开了手。

  我转过身来用胳膊肘狠撞他的腹部,待他捂腹的时候,一脚踹在他肩胛骨上,将其干翻,我转过身去,看着那两个人。“你们谁先来?”我问他们两个。他们估计怕了,立马跑走了。

  此时此刻的我感觉不对劲,我这是怎么了?肩膀怎么会这么疼?!我跑到灯光下一看,我去!肩膀上早已经血肉模糊,哪里分得出哪是皮哪是肉!

  梦雪一看到我,就直接扑了过来,“江魂你没事吧?你不要紧吧?”

  “放心,你还活着,我死不了,死了都没脸见可乐!”我笑了笑前面厮杀的战场安静了下来,杨沧峰他们晃晃悠悠跑了过来。

  “陈同贵他们人呢?”我问道,因为我还没打爽,我还想继续打。

  “全跑了”赵利雄拉了拉袖管,“他们太不经打了,看我双臂的肌肉!”然后,赵利雄大哥开始秀肌肉,我们可以暂时无视他一会,让他装。

  杨沧峰看到了我的肩膀,皱了皱眉,“魂哥,不行啊……你该学学怎么格斗了!要去医院不?”

  “不用。”我摇了摇头,走吧。

  半夜的大街十分的安静,没有一点声音。唯一能听的清楚的,就是梦雪一直在说:还疼吗?。

  这时,我感到无比的温暖涌上心,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感到,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个人在关心着我。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