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总在无聊中度过,周末的时光很快就过完了,唐馨又开始上班族朝九晚五的生活了,云飞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少了唐馨斗嘴也感觉没多大意思,于是便独自一个出去转转,顺便打听下那个啥猛虎帮的最近有啥动作?

  云飞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行走着,到江林市这么久了他也没能静下心来好好的欣赏下这座号称华夏最发达城市之一的江林市。

  街上繁华依旧,云飞逛了半天也没发现这座城市有什么独特之处,除了绿化好点,人口密集点,跟别的城市也是差不多的样子。

  临近中午,云飞走到了一个小巷子里面,至于巷子的名称他也不知道,他就是随意走着,走到哪里是哪里,对于在部队生活过的云飞来说,就算自己在怎么乱走,也不能会丢掉的,他的方向感那是好的的没话说。

  云飞看到一家小饭店貌似生意很不错的样子,名字叫做天来客,取的倒是挺有诗意的,云飞想想自己也还没吃午饭,抬脚便进去了。

  “客官,您要吃点什么?”小店里古色古香的装饰,老板说话也跟古代人一个腔调,让人听着很是舒服。

  “炒两个店里的招牌菜吧,再给我整瓶二锅头。”云飞一个人总是喜欢喝点小酒,可能是有时候心里的苦闷需要用酒来浇灭吧!

  在云飞看来,二锅头的味道远比那些洋酒好的多,性子刚烈才够劲,那些个洋酒喝个几瓶都没有反应,还撑肚子,云飞一般只要不是特别正式的场合还是喜欢喝华夏人自己的二锅头。

  “客官,你稍等,马上就好。”小店生意很不错,老板说马上那肯定是假的,客套话倒是真的,云飞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也不戳破老板的话,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等着。

  “老张啊,这个月的保护费该交交了吧?”门口进来几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一把坐在一个空的位置上,大声的叫嚣道,神色很是嚣张。

  云飞看到这一幕,也不是很在意。比较在华夏这个国家这种想象是普遍存在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云飞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小店的老板见那几个青年来了,赶忙停下手中的伙计,一路小跑来到青年的面前。

  “大飞哥,你看这个月的保护费能不能缓缓,我刚给我女儿交了补课费,而且你也知道我老婆一直生病住院,钱花进去不少,您看能不能体谅一下。”那个被青年叫做老张的老板用恳请的语气说道。

  “什么,缓缓?缓你麻辣隔壁,你缓缓那哥几个不就要饿死了?”其中的一个青年站了起来,指着老张的鼻子骂道,看样子青年便是老张口中所叫的大飞哥。

  “大飞哥,求求你了,我现在真的是没有啊,再给我十天,十天之后我一定会交上的……”老张就差没跪在那个叫大飞的面前,两眼通红的哀求着。

  “十天?操,等十天我们兄弟都饿死了,你去交给啊,别跟老子唧唧歪歪的,今天你要是不交,你这小店就别想开下去了。”叫大飞的男子一拍桌子,威胁道。

  “大飞哥,求您给条活路吧!我女儿还在读书,老婆的病我也不能不治啊……”噗通,老张跪在大飞的面前,抱着大飞的腿苦苦哀求道。

  “老东西,给脸不要脸,既然你不交钱,那这店我看也别开了。”大飞一脚把抱着自己腿的老张给踹开,看也不看老张一眼,给其他的人使了个颜色,便准备砸店。

  “别砸啊,求你们别砸啊!……”老张被叫大飞的男子一脚踹到摔到在地下,见他们要砸店,瞬间老泪纵横。

  叫大飞的男子眼珠子一转,突然心生一计。

  “兄弟们,先别砸了。老张这日子也过的挺不容易的,我们也不能狠心断了人家财路不是。”叫大飞的男子突然停下了收,对跟他一起的几个青年说道。

  Wn更j新最快上8酷F;匠‘A网

  老张看到大飞他们停了下来,心里直呼,老天开眼,让这帮畜生终于有了一点良心发现。

  “老张你过来,我跟你商量个事。”大飞一脸阴险的对老张招了招手。

  老张哪敢怠慢,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毕恭毕敬的走到大飞面前。

  “老张你看你没钱我也认了,店我们也不砸了,但是你也知道我们猛虎帮办事的规矩,虽说少了你一家的保护费确实是饿不死我们,可要是别的家知道了会怎么想,谁家还能没个特殊情况呢?”大飞口若悬河的说道。

  “嗯,大飞哥说的是,这个我能理解。”老张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表示很认同大飞的说法。

  “要不这样吧,据说你女儿长得不错,保护费我就不要了,你让你女儿来陪我一晚就行了,老张你看这样行不?”大飞继续说道。

  老张老来得子,将近四十岁才生了一个女儿。这么多年来,老张一直把自己的女人视为掌上明珠,夫妻两也因为女儿的来世每天笑的合不拢嘴。

  还别说老张跟他老婆都是相貌平平之辈,他女儿倒是出落的很是标志,附近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老张有个漂亮的女儿。

  可能是造化吧,老张的女人不光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也特别的好。这不今年就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江林市最好的高中,江林一中。

  自从女人上了高中后老张两口子整天都是乐不拢嘴,逢人便说自己的闺女如何漂亮如何聪明。

  可是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当老张老口子打听到江林一中的学费的时候,两人的高兴劲一下就没了。

  开学就要五千的学费对于一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压力无疑是非常大的。老张两口子都是农村人,别说五千就是五百他们都有时候拿不出来。再加上今年天灾,地里的收成非常不好,让靠天吃饭的老张顿时便陷入了困境。

  书还是要读的,老张两口一直都觉得读书才是摆脱贫穷的唯一方法,既然自己的女人有本事,那自己老两口无论如何也要供她。

  老张两口子于是东借西借的,把所有能借钱的人都借光了终于凑齐了五千块钱。但借钱终归不是办法,借的终究是要还的,而且闺女读书还需要生活费,指望着地里的那点收入肯定是不靠谱的。

  老张老两口合计了一番,觉得还是出去做点生意比较靠谱,老张当年在村里的食堂干过,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他炒菜的功夫很不错,老张觉得自己可以去开个小饭馆或许能挣点钱,说干便干,张罗了一番终于是把这小饭馆开了起来,由于两口子没啥文化,小饭馆的名字还是叫自己闺女取得,每次有人问起老张咋为饭店取了这么有意境的名字,老张总是笑呵呵的告诉别人,这是他闺女去的,那骄傲劲就甭提了。

  “畜生啊,我就那么一个好闺女,你们也要打主意,你们还是人吗?”老张终于爆发了,站起来指着那个叫大飞的男子骂起来,自己的闺女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染指的,兰老两口这辈子的希望就寄托在那闺女上了。

  “老家伙,大飞哥看的起你闺女,是你的造化,你TMD还给脸不要脸。今天哥们就把话撂在这了,要么交钱要么把你闺女乖乖的送上门来,还有我劝诫你一句,报警的想法你最好不要有,你也知道我们猛虎帮跟警察局的关系。”未等大飞哥开口,另外一个男子便占了起来嚣张的说道。

  “你们砸吧,砸吧,钱我的确是没有,闺女我不能让你们动的,你们这伙禽兽不如的家伙,有一天终究是会遭天谴的!”老张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嘴里喃喃道。

  “操,兄弟们给我砸,我还就不信了,这老家伙这么倔。”大飞见老张如此不上道,拿起手中的茶杯就往地上扔去。

  其余跟大飞一起的几人,见大飞发了话,也挽起袖子准备开砸。

  “兄弟,脾气不要这么暴躁吗?欺负一个老人算啥本事?”大飞正准备拿起手中的茶壶网地上砸去,身边一人却抓住了他的手,让他动弹不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