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那小子追上来了,咋办?”其中的一个摩托车上的男子回头看到云飞开着的马自达正慢慢的离自己越来预近,一脸恐惧的对旁边的一辆车说道。

  “你们两辆车挡住他,我回去跟老大要人,回头再来帮你们。”另外一个男子回答道,看他的语气应该是这其中的头。

  “尼玛,这不是叫我们坐替死鬼吗?”其他的两辆车上的人听到这个回答,都在心里很不满的暗骂道。

  v酷匠n~网K唯一6)正5版$,0其/他都!☆是/.盗W版}"

  虽然心里很不甘心,但是作为小弟,必须要有为老大挡子弹的准备。

  “死就死吧!”两辆摩托车同时停了下来,只剩下其中一辆还在继续全速行驶着,毫无疑问那辆摩托车上的人是他们其中的头头。

  他们把两辆摩托车停的不是很近,为的引云飞撞一辆,然后另外一辆的人马上跳上云飞开的马自达上去,不这样根本就拦不住眼前这个发疯的男子“拦我?自不量力。”云飞看到前面的两辆停下来不走的摩托车,轻蔑道。

  只见云飞闭着眼睛,系好安全带油门一脚踩到底,用手打着手里的方向盘。

  此时要是有人看到这情景,肯定会知道云飞现在开车的手法是多年来都没有人会的S型急速狂飙法。

  S型开车手法,利用速度跟方向的结合跑出一个很流畅的S型轨迹,水平越高,则轨迹越流畅。这样的跑法很适合在那种弯曲的跑道上运用。

  不过现在云飞所在的是一条笔直的公路,为什么他会这样开呢?两辆停在马路中间的摩托车上的人,此时也傻眼了。

  “这尼玛是飙车之王吗?故意秀车技?”几个人都很是纳闷的看着那走着S型路线的马自达,像是见了鬼一样。

  云飞神秘的笑了笑,手中的方向盘转动的速度加快,马自达扭动的趋势也越来越大,那S轨迹瞬间覆盖小半条公路。

  终于停在马路中间的人反应了过来,这疯子是要一箭双雕。

  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嘭嘭,两声剧烈的金属撞击声,宣告他们拦路计划的失败,同时因为他们自己也被同时被马自达撞飞。一时间整条公路血肉横飞。

  云飞走下车,看到其中一个男子好像还没有被自己撞死,慢慢的走到男子面前。

  “谁派你来的,说!”云飞眼睛盯着那男子问道。

  “靠,老子就不说怎么了?”那男子满身血迹,想爬起来跟云飞正面对话,但是无奈实在伤的太重,试了半天都没成功。本来就被云飞给撞成这样,何况云飞的运气盛气凌人,男子竟然没看清形式,不合时宜的顶了一句。

  “是条汉子,我就不信你会不说。”云飞抬起脚慢慢的踩到那男子的手上。

  “我再问你一遍,说是不说?”云飞的脚开始用力。

  十指连心这话一点不假,男子疼的直冒汗,汗水跟鲜血混杂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到底是什么。

  随着云飞越来越用力,男子的手掌响起骨碎的声音。

  “我说,我说!”终于受不了这种撕心裂肺的痛,男子妥协了。

  ”早说不就好了,就不用这么痛苦了。”云飞收起脚,不屑的看着这个没有骨气的男子道。

  “是猛虎帮黄彪派我们来的。”男子既然妥协了,干脆也不隐瞒。

  “猛虎帮?有意思有意思!”云飞拍了拍手,一抹阴狠转瞬即逝。

  “求你不要杀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儿子,还有一个瘫痪的妻子都等着我养活,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躺在地上的男子看见云飞眼中流露出的阴狠哀求道,也不知道他说的这些是不是编出来的。

  “谁说要杀你了,等着交警来送你去医院吧。不过你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云飞说话间便准备离开。

  正当云飞准备开着那辆已经快要报废的马自达离开的时候,马自达上的司机已经发动车迅速的开走了。

  “我靠,太没义气了。”对着那马自达开走的方向,云飞竖起中指骂道。

  要是那司机听到云飞的话,肯定要气的吐血,还TMD义气来,命都快没了,还要义气何用,况且那司机根本就不认识云飞,何来义气之说。

  “看来自己得赶紧想个办法离开这里,交警肯定马上就要来了。”云飞暗暗琢磨着。

  华夏警察都是马后炮,就刚才的事情来看,肯定是有人打过招呼了,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久高速上才一辆车经过呢,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云飞还真猜对了,就算是刚才的那辆马自达也是因为停在附近的路上休息,才误打误撞碰到了云飞这个衰货。

  就当云飞苦思冥想想不出个办法离开的时候,一脸保时捷跑车向他开了过来。

  “天无绝人之路啊!”云飞大喜。

  “咦,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打量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保时捷跑车,云飞纳闷道。

  “管它谁呢,先叫他停下来再说!”云飞一副无赖想,站在马路中间,张开双手的拦在那里。

  那开保时捷的司机倒是很上道,竟然缓缓的停在了云飞的前面。

  “是她?谢雨烟!”云飞终于看清了来人摸样,怪不得这车这么眼熟呢?

  “上车吧,看什么看!”谢雨烟打开车门,对云飞说道。

  云飞也不说话,一屁股直接做了上去,他还为刚才谢雨烟把自己仍在高速上的事生着气呢!

  谢雨烟看到云飞一身脏兮兮的,好像还有血迹,很是好奇。

  “啊……那是什么?”谢雨烟目光离开云飞,正准备开车的时候,看到了前面躺着的几具不知死活的尸体恐惧的叫道。

  “别害怕,那是我刚刚打死的几个蟑螂而已。”云飞知道瞒不过谢雨烟,干脆随便扯了一个根本不是借口的借口道。

  “好恶心的蟑螂,我们还是绕道走吧,我这最怕蟑螂了。”谢雨烟听到云飞的回答竟然安静了下来,难不成真的相信了云飞的话。

  “嗯,那就听你的绕道走。”云飞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一时间竟然看不懂了,难道她真的没看清,是近视眼?还是装的?

  云飞纠结了半天也没纠结出个头绪来,也也不去想了,管她呢,看起来这美女应该不是坏人。

  谢雨烟自始至终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一门心思的开着车,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座位后面有吃的,你自己拿吧。”谢雨烟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好人啊!”云飞一听到有吃的,两眼放光马上转过头找了起来。

  两个小盒子摆在很显眼的摆在那里,云飞很轻易的就拿到了。

  云飞打开盒子,是一盒红烧肉,另一个盒子里装着满满的饭。

  “谢谢。”谢雨烟竟然还记着自己没吃饭,云飞有些感动的说道。

  “不用谢,快吃吧,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谢雨烟依旧是没有回头,语气也很是冷淡。

  云飞偷偷的瞄了谢雨烟一眼,突然发现,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么的不近人情。

  云飞实在是饿的不行了,加上刚才跟那帮摩托党纠缠了好久,云飞此时顾不上什么绅士形象直接吧大口大口的吃起来,边吃边说道:“好吃,太好吃了,这是哪家店的,回头我一定要去光顾。”

  谢雨烟笑了笑,心想都饿成这样了,就算是给你一个馒头,你也会把它当成山珍海味的。

  一盒饭两分钟就被云飞风卷残云的消灭了,云飞意犹未尽的舔了舔那还有点油的餐盒,摸样说有多龌蹉就有多龌蹉。

  谢雨烟在后视镜来,看到云飞的吃相,心里怀疑道,这该是多少年没过饭?

  女人的肚子永远都是不饿的,她怎么能理解云飞此时的窘态。

  “去哪?”谢雨烟见云飞吃完了问道。

  去哪?云飞想了想,还是回自己住的地方吧。麻利的把地址告诉了谢雨烟。谢雨烟也不是很清楚云飞说的那个地址是哪里,干脆直接开启了导航。

  一路风光无限,但是两人却是一句话都没有再说过。

  云飞也乐得清闲,毕竟刚才体力消耗的有些大,需要好好休息一会。

  “到了,下车吧。”谢雨烟面无表情的停下车,就差没跟开的士的司机一样说,到了付钱吧!

  云飞见一路上谢雨烟脸上不善,也不敢去招惹她。都说女人的脸,夏天的天,他怕一不小心又惹怒了谢雨烟,那就完蛋了。他拉开车门,说了声谢谢,便径直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竟然连声谢谢都不会说,太没礼貌了。”谢雨烟见云飞走远,暗自抱怨了一声,但是却不见她有任何不满的表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