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下车,下车,流氓变态色情狂。”一连串的骂声就谢雨烟嘴里冒了出来。运气中还带着哽咽。

  “我去,我又被冤枉了,为什么每次受伤的总是我呢?”云飞此刻心里只觉自己逼窦娥还要冤,上次救了她被冤枉,这次帮了她忙还又被冤枉,这世上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谢雨烟抓狂,见云飞还不下车,猛地回到了正驾驶上,踢开云飞的脚,狠狠的一踩刹车,把车停在了高速上。

  这女人不要命了啊,看着车轮留下的痕迹,云飞心里暗道:“孔子果真没有说错,古人诚不欺我!”

  “流氓变态色情狂,给我下车。”谢雨烟别过脸说道,她现在没有勇气再面对眼前的这个男子,想想刚才那羞人的事情,她脸都是烫的。

  “好吧,我下就是。”云飞一脸无辜,走下了车。

  马达声轰鸣,见云飞下了车,谢雨烟赶紧逃命似把车的速度猛提,转眼间就是一百四十码了。

  “我去,这还是刚才那个女人嘛,这速度!”想想刚才慢腾腾的开着六十码速度跑着的谢雨烟,再看看此时那超过一百四十码的车速,云飞只感觉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这女人生起气来,竟然命都不要了。

  罢了,云飞叹了叹气,也不想跟谢雨烟计较什么,毕竟刚才自己也做的不对,要是自己下面不起反应,人家也不会抓那里。谢雨烟毕竟是个女人,而且是那种特别矜持的女人,遇到这种尴尬的事情,她发飙那也是无可厚非的,云飞甚至猜测谢雨烟生气是故意装出来的,她是怕面对自己,所以找了一个借口跑了。

  “尼玛,这是高速啊,拦车也拦不到啊,自己难不成要走回去。”云飞看了看渺无人烟的高速公路上,竟然一辆车都没有,暗道倒霉。

  ……无奈的云飞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往高速出口走去,他祈祷着希望不要太远。

  “张叔,你要我找的那个人我找到了。”阿大恭敬的站在张洞面前,一脸兴奋的对张洞说道。

  “呵呵,速度挺快的。你小子办事还是那么速度,我喜欢!”张洞笑呵呵的拍了拍阿大的肩膀,一脸欣赏的对阿大说道。

  “小子希望你不要这麽轻易就死了。”张洞自言自语道,一旁的阿大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张洞为什么这么说。

  “张叔,你为什么不希望那小子死?”阿大想了半天实在是没想通,便直接问道。

  “过江龙跟地头蛇,结局总是难以预料的。”张洞没有正面回答阿大的问题,而是意味深长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只是张洞根本没有想到,在未来的某一天过江龙竟然把自己这条地头蛇也给踩了下去,当然那是后话我们暂且不提。

  唐彪正在努力的耕耘着身下的美女,臃肿的身躯在美女的身上耸动着,形成了一副很不和谐的画面。

  刚舒服完唐彪的电话响起,唐彪心满意足的看了看怀里的小美人,心情很不错的接起了电话。

  “你要我找的人找到了,小子就是XX高速上。”张洞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唐彪放松的神情马上变得紧张起来。

  “谢谢洞爷,我知道了……”唐彪真准备好好的恭维一下张洞,电话里却传来嘟嘟的声音,张洞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

  ns酷匠《《网唯fo一正a版D√,其?他都/+是K盗3#版》》

  “这老东西,越来越看不起自己了。”唐彪心里很不爽的骂道。

  不爽归不爽,但是唐彪也不忘正事,自己要找的那小子终于找到了,唐彪心里开始慢慢盘算着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

  ……

  云飞一个人在高速上走着,时不时的身边便穿过一辆车,现在这年头开车的都不要命,云飞看看了那那绝尘而去的汽车心里感叹道。

  两个小时过去,云飞脚都磨起泡来了,高速出口却是连影子都没看到。

  云飞也试图想拦一辆顺风车,但是高速上谁傻逼的会乱停车给他坐啊,要是被交警抓到了,那还得了。

  有一个好心的司机倒是有点意愿停下车载他一程,看当看清云飞的装束时,那司机立马加大马力把车开走了。

  “尼玛,老子有这么吓人嘛?”云飞对着那开车的司机暗骂了一句,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诺基亚手机,识货的人一看到云飞那手机肯定会惊呼。不是因为云飞的手机多高档,而是云飞手里的这款诺基亚最起码是十年前的产品了,个大的跟砖头似得,除了能打电话跟发短信别的什么都做不了,这该是有多穷才会用这么古老的手机啊?

  云飞拿出那古董似得诺基亚,暗道读者没眼力。这手机谁说只能打电话发短信?云飞拿着手机,然后对着自己脸照了照。好似在讽刺那些没有眼力的人道,这手机还能当镜子用好不?

  真可谓是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云飞看着那诺基亚屏幕上出现的画面,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刚才那司机见了自己跟见了鬼似的跑了。

  布满灰尘的衣服,干涩的嘴唇,还有被汽车尾气熏黑的脸庞,活脱脱的乞丐形象,人家见了能不跑嘛?

  云飞撇撇嘴,为自己的形象默哀了一分钟,然后又继续踏上这看似没有目标的行程。

  “轰隆隆,轰隆隆……”好像是跑车的声音,云飞赶紧走到公路的旁边,生怕又再次被这些个破车给污染了。

  “不对,越听越不像跑车,倒像摩托的声音。”云飞感叹道,现在这年头的交警都不尽责,摩托车都可以上高速了。

  云飞回头一看,好家伙,这架势还不小,足足有五辆铃木太子想前开来。交警难道睡着了?云飞再次感叹。

  云飞可不想管这破事,摩托车上高速就上高速吧,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虽然他一直自诩是正义的化身,但这档子事跟正义是不可混为一谈的,他为自己开脱道。

  有些人往往是不尽人意的,云飞想不管就能不管吗?答案是否定的。

  只见那五辆摩托车全部都来了个华丽的漂移,全部挡在了云飞的面前。

  云飞皱了皱眉头,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摩托车,心道来着不善!

  每辆摩托车上都坐着两个人,由于带着头盔,云飞根本无法看清他们的表情。

  云飞心里暗暗叫苦,要是换在平时,自己打不过还可以跑。但对于一天没进食而且又徒步跋涉了两个小时的自己来说,想跑都跑不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