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林市,华夏为数不多的沿海都市之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得这个城市异常繁华。此时的江林已是凌晨了,白天的喧闹过的城市似乎累了,在路上除了一些开夜车的司机,就再也见不到行人的踪影。夜幕笼罩下的江林显得非常安静,甚至安静的有些让人害怕。

  "酷匠网正M版首!,发

  其实对于比较正常的人而言,黑夜便是一天的结束,他们这个时间要不就是在家看看电视,或者上上网,要不就是早就已经做起了美美的梦。可是对于有些人而言,黑夜确是一天的开始,夜总会,酒吧,红灯区,还有些不为人知的私人会所里面的人们都是如此。

  海天酒吧,江林市小有名气的酒吧之一。凌晨时分是是这个地方最热闹的时段,繁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淫靡的气息充斥着整个酒吧,也几乎渲染到酒吧的每一个人。

  而此时在酒吧的角落里,却坐着一个似乎与外界格格不入的男人。在酒吧霓虹灯的闪烁下,偶尔能稍微看到这个男子的容颜,约摸着二十四五的年纪,并不魁梧的身板,却看起来非常有爆发力,忧郁的眼神里,仿佛有道不尽的心事与哀愁,一张不算帅气却又非常刚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古井无波,用这四个字形容他此时的状态最是适合。

  “服务员,酒。”男子并不想多说话,瓶子里的酒有没了,数数桌子上的空酒瓶,已经有二十几瓶之多,喝了这么多酒的男子,却感觉不出来他有任何醉意。

  “先生,您要的酒。”一旁听到男子呼唤的服务员马上又拿来了五瓶酒,很有默契般的。男子都不需要说数量,服务员就知道是五瓶。这倒不是服务员能掐会算,只是这个男子已经连续在这个酒吧整整喝了七天酒了,每次喝完了都是再叫五瓶,服务员已经成习惯性的一拿就是五瓶。

  说来却也奇怪,这个男子每天都是晚上十二点钟准时出现在这个酒吧,而且每次都是坐在同一个位置,一坐下来便是几个时辰,直到酒吧打烊他才起身离开,自始至终他除了问服务员要酒,就再也没跟任何人有交流。

  看着自己要的酒来了,男子也不看服务员,拿着已经开了的啤酒就大口大口的往下灌,正当服务员要离开时,男子破天荒的开口了。

  “服务员,这酒味道不大对劲啊,好像是假的吧?”男子抿抿嘴,看似疑问却又是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

  “假酒?怎么可能?”服务员转身,眼神里透着鄙夷,酒吧假酒不少是不错,可那都是高档酒,谁吃饱了没事做,会弄些假的啤酒来卖,没有高利润的事情这些个酒吧才不愿意折腾。此时的男子已经被服务员定位成一个装逼的傻子。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服务员的职责就是照顾好客人,服务员听到男子的话语,转过身,也不废话,直接就拿起刚才男子喝过的那瓶啤酒,喝了一口。

  “先生,恐怕你弄错了,这绝对不可能是假酒。您是不是有点喝多了?”凭借多年在酒吧工作的经验,服务员对自己的判断还是十分有自信的。虽然心里非常鄙夷男子装逼,但他还是很客气的说道。

  “嘭!”只见男子并不言语,直接拿着啤酒瓶往桌子上一拍,啤酒瓶瞬间破碎的只剩下半截啤酒瓶,只见男子把半截酒瓶握在手中,直接就抵在了服务员的喉咙上,此时的男子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我说假的就是假的,你说了没用,找你老板来跟我解释。”男子此时的语气突变,很是霸道的对服务员吼道,被碎酒瓶抵着喉咙的服务员,已经被男子的举动吓得说不出话来,再被男子这么一吼,两腿间已经流出了黄黄的液体。

  “什么事?”男子的吼声顿时引来了酒吧保安的注意,一个保安听到动静后马上走了过来,由于酒吧的灯光比较暗淡,保安并看不清这边发生了什么,只是大概的听到了酒瓶砸碎的声响。

  “跟你没关系,闪一边去!”男子微微皱眉,语气很不耐烦的对着走过来的保安说道,在男子眼中,似乎这小小的保安根本没有资格跟他对话。

  听到男子的回答,迎面走来的保安微微一愣,随后表现的非常愤怒,虽然还没有看清对方的摸样,但是能感觉到对方很拽,而在这一带混的好点的人,自己基本也都认识,听到一个陌生人的声音,敢这样对自己说话他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艹,哪来的野小子,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竟然敢这里撒野?当心爷爷收拾了你!”走过来的保安不是别人,正是海天酒吧的保安队长猛子。说起孟子这个人,也算是海天酒吧的一号人物了,他在海天混了六年了,不管是小混混还是那些大佬级别的人物他都算是混的比较熟的了,仗着这层人脉,他倒也算是小有威风。一般人还真不敢在他面前闹事,所以他说话的底气很足。

  “你再敢自称一句爷爷试试?”男子并不是很想跟猛子纠缠,但猛子的话好像触动了他的逆鳞。

  “一句算什么,爷爷再说千百句你又拿我奈何。”此时猛子已经看到了男子的举动,也稍微的打量了跟他说话的男子,见男子疯狂的用碎酒瓶抵在服务员的脖子上,看到男子的尊容,猛子可以肯定这绝对是自己没有见过的一个人,难道是过江猛龙不成,想到此猛子也有点心悸了,但为了面子他还是下意识的回了对方一句。

  好久都没有人敢触碰自己的逆鳞了,今天在这一个小小的酒吧竟然有人敢自称自己的爷爷,男子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猛子激起,只见他一把推开手中那已经吓瘫的服务员。瞬间便走到了猛子身旁。

  “今天我不想杀人,你自称我两句爷爷,那你今天便留下两条腿吧!”男子在猛子前面站着,风轻云淡的说道,似乎在他眼中,今天这个保安的两条腿已经是残的了。

  “哈哈,兄弟们都过来看看,这小子要我两条腿?你说他是不是傻逼?”猛子也被男子的话彻底给激怒了,这么多年了只有自己打断别人四肢的份,现在竟然有人敢说要打断自己的双腿,这要不是再开国际玩笑,要不就是说这话的人就是一傻逼,但是感受到男子身上那厮若有若无的杀气,猛子还是没有把爷爷两个字再次从口里说出来,只是那笑声却是极大。

  此时酒吧一曲刚毕,音乐声也停了下来。猛子的一阵大笑,顿时引来众人纷纷侧目。

  众人看到猛子跟男子站在那里,也没发现什么反常,便也觉得不奇怪,毕竟猛子这个人一向是大大咧咧的,大笑几句很正常。

  酒吧音乐再次响起,众人再次疯狂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