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地上已经没有生命的年轻男子,面具人转过身对着法阵末端,低声说:“烟,这次的委托你去处理吧,委托人消失,但亡灵协议书已契定,该工作了,毕竟他付出了最后三年的生命,是彻底的消失,不会有人再记起他,就像从未出现……”那个叫烟的人点点头转身,推门离开。在门打开的一刹那,气流涌动,一阵风后,不论是死去的年轻男子,还是戴面具的神秘人都消失不见,屋里再无一人,又变成了这里最初的模样,仿佛什么也未曾发生。

  凌晨,一点三十分。

  Fa更新}最A快X上酷X匠%网2

  整个城市陷入梦乡,只有少数的人不眠,微弱的光透过窗口,在灯下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男生,神情淡然,桌上放着一个打开的档案袋,在男生拿起的时候,几页纸从中掉落,上面赫然写着「事件人:林青曼,女,十八岁,身高一米六七………」男生把档案收好,右手无名指上一枚素圈戒指恰好反过一阵光,只是上面精美复杂的符文不仔细很难看到。男生走到窗边看着冷清的街道,低声喃喃道,“林青曼是么,我会给你一个变强的契机。”夜色更深,男生躺在一把摇椅上,月光撒下一片清冷,照着他的侧脸,显得干练而沉静。不知是不是已经睡着,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安稳。

  早,六点十七分。

  晨光穿过树梢,投下细碎的光影,鸟声叽叽喳喳迎接全新的一天。此时一阵电话响起打破了清晨的宁静。男生睁开惺忪的睡眼,呆呆望着天花板也不着急接电话,直到那边有些不耐烦打算挂断,男生起身拿起手机,电话那边是一个沉稳的中年男人:“洛同学,校长特别安排了你的转学事宜,你所在的新班级是十五班,没有甚么问题的话你今天就来报道。”

  早,六点四十分。

  夏日的暖风吹过,浮起男生衣襟。洛伏烟穿着深紫色的衬衣,整了整吹乱的头发,仰头看着不远处的校园,像是一个绝世大高手。十分钟后……,看着眼前的校园指路牌,男生嘴角微微抽动。这根本就不是这个学校的路。转了好几圈,尽是树林子。连个人都没看到。不过转念一想:学校是去年翻新的,听说之前这个学校一直是荒废的,应该是以前的路牌了。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瞅着了一个人。于是向不远处那个戴帽子的男生走去:“你好,教学楼往那走?”帽子男生转过头,洛伏烟一呆然后笑了:这货眼睛长得太着急了,简直就是条缝啊。戴帽子的男生很健谈:“哥们,你是新来的吧,教学楼么,应该往内边,不不,可能是那边。嗯差不多吧。”“我来报道的,你到底知道咋走不?”戴帽子的男生听了后乐开了“诶嘿呦,太好了,你真是新来的啊,我也是新来的。今天报名。咱俩一块找能快一点。对了,你几班?”洛伏烟头也不回说“我十五班。”“唉,同学你等等我,我也十五班,你叫啥……”说着追了上去。五十分钟后,终于看见了教学楼,那个戴帽子的男生叫夏悬,此刻正像死狗一样躺在草地上“洛伏烟,可以走直路你不走,非要绕,说观察地形,有毛好观察的,除了树就是草,除了草就是山。简直太没学校的样了”。洛伏烟点了点头“学校有蹊跷,走吧去班里。”

  “你说啥?诶,你等等我,卧槽,你别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