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睁开眼已是深夜,苓羽坐在床边,本来若隐若现的小山眉纠缠成了山岚,手里拿着一个小白瓷碗。见我醒了,山岚散了,唇瓣立马就咧开了,哭笑道:“小虫子,你终于醒了......我以为......”

  “羽姑娘,别哭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第一次见她这个样子,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臭虫子,你还说。你练功练得走火入魔,多亏了这位师傅相救。”苓羽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往地上一指。

  我被苓羽扶了起来,只见地上躺着一个和尚。这和尚生的高大威猛,满身的疙瘩肉,胸前挂了一串颗颗汤圆般大小的念珠。这念珠颗颗墨漆似夜、晶莹剔透,还散着幽微的香气,一瞧便知是好东西,只是不知是什么材质的。和尚上穿杏黄的粗布罗汉长袍,下着灰白的粗麻长裤;手腕、脚踝处系着皮革的护腕、绑腿;脚踏麻绳编的漏网鞋。他有着小麦色的皮肤,光如镜面的脑袋;麻绳般的浓眉舒展开,厚实的唇弯着安详的弧度。他倒在地上伸着四肢直打呼噜,让人分不出,他到底是昏迷了还是睡着了。他此时的安逸傻态像极了婴儿,尽管是长着络腮虎须、满身肌肉的金刚男婴。他的不远处躺着一根杯口粗的长棍,这棍黑漆漆的,就两端是用纯金刻花箍套接上的。苓羽好奇地想拿起那根棍子,试了一会儿已是满脸通红,可这棍依旧不动分毫。

  “不知这是什么东西,这和尚神神秘秘的。好了,小虫子,把药喝了,咱们赶快离开。”苓羽将药碗递到了我面前,碗中的棕黑色液体发出令人恶心的腥臭味道。

  “这个药怎么这么难闻?”我此时才幡然醒悟,以后生病吃药都要喝这苦不啦叽的中药了,这中药是我最恨的东西。

  “良药苦口,乖。”苓羽笑嘻嘻地趁我不注意,撬开我的嘴,往里灌药。等反应过来已经灌下一多半了,喉咙里又苦又腥,我恨不得把五脏六腑全吐出来。喝完后我再也忍不住,一个劲儿的朝屋内的富贵竹盆景中干呕。

  “对了,这和......和尚怎么倒了?”好一点了忙向她询问这和尚的来历。

  “没什么,我在他茶盅里下了七屠山庄独门秘制的迷药------蚀魂软筋散,再睡上个两三个时辰都没有问题。”苓羽笑道。

  “我知道了,他一定觉察到了我的身份,你怕他对荏苒剑有企图,就把他迷倒了。”我看向苓羽,苓羽对我点了点头,道:“没错,我怀疑他救你是为了从你口中套出荏苒剑的下落,毕竟我们的行踪多一人知道就多一份的危险,更何况这师傅来自中原修真第一大门派,致庸寺;看样子武功很强,等他醒了我们两连手都未必是他对手,趁现在我们快收拾一下去熙王府。”

  “现在就去啊?”我不知为何苓羽突然这么急了。

  “对,如今看来福州城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应尽早去阳山镇与老婆子汇合。”苓羽说完便拔出了系在腰间的弯刀似的匕首,雪白的光立马喷薄而出。

  “你想杀他?”我不禁失声惊呼。

  “对,等他醒了,杀他就没这么容易了。他的存在对我们有危险,杀了他,一了百了。”苓羽冷笑一声,立马送出了手中的匕首,直刺那和尚的心窝。

  我见状忙折了一根富贵竹,将真气凝聚于手指将其弹出,先只用了一成功力,后蓄满的真气不断地涌出,借富贵竹的冲力打向匕首。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匕首被弹开并插到了地板上,富贵竹亦断成了两截。经过这次修习,我感觉自己的内力浑厚了许多,体内有股莫名的真气流窜。我看向倒在地上的和尚,不知他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

  “你......”苓羽憋红了脸,不可置信地瞪着我。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不准动他。没有他,我早就爆体而亡了,做人总要有良心吧。”我怒道。

  “我懒得和你吵!”苓羽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可眼中分明是那么悲伤、那么绝望,仿佛千言万语都堵在了喉头。仅一刹那她便从窗中跳出,待我看向窗外时,她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酷s匠网G“首,$发/5

  “这小妖女......她......她会去哪里呢?”我不禁有点担心了。外面传来了打更的声音,已经二更了。老汉苍老的声音回荡在死寂的世界,平添萧索和阴森。我也懒待管了,当下拿起包裹并聚了真气,一招“飞云弄燕”从窗中飞了出去,身子轻飘飘地落在了客栈不远处的药铺房顶上。此时大街上已没了人,各家也基本都熄了灯,所以看东西是不真切的。一栋栋的宅邸高楼都死睡在清冽的夜里,我还是真分不清方向。我想苓羽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熙王府了,既然是王府就只有赶最气派的找了。所幸在高处,视野是极为开阔的。第一次在房顶上走还是挺不习惯的,脚下稍不留神就会打滑抑或是弄出很大的声响,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只有提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飘着,到底是个半吊子的轻功,不一会儿我已累个半死。沿路上什么太守府、孙府、南安郡王府、欧阳府、知州府的,唯独不见那神秘的熙王府,难不成熙王为了享乐在近郊深山置了别苑吗?苓羽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唉。累个半死,休息一下再走吧。我当下便躺在了房顶上,静谧的天和浑圆的月便立马夺了我的注意力,圆月像极了羊脂玉做的脸盆,哦不,是冰雕成的,那么冰冷,泛着清冷的光,我的鸡皮疙瘩已起了出来。原本是墨泼洒了夜空,却留着一处挂着月儿,让月光亮了黑暗。不知是不是老天故意的,让世间堕入黑暗,却总留一丝光明,让这黑暗暗不下去,亮又亮不起来。所以古今中外,总有那么一些人牺牲自己成为这微弱的光亮,照着芸芸众生以吸引更多的人加入,硬是要把这黑暗用光亮散开似的,再在旭日东升之时消失于天际。可又有多少人记起昨晚的那一轮冷月、那一地的疏影、那清冷的白光。阳光普照灭了昨日的黑暗,可这黑暗总是存在,只是被蒙蔽了而已。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其实早已是千疮百孔,就像福州城、就像这世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