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虫子,怎么换个衣服这么半天,比女人还磨叽。”门外传来了苓羽暴躁的声音。下船后,婆婆径自飞去了阳山镇先借阴气引槐月出剑,我们约定半个月后去找她。而苓羽觉得为了避人耳目得从头到脚焕然一新,于是我把海盗洞中拿的钱乖乖上交了,凡共六千两银票外加三斤的珠宝,结果可想而知,待我们二人梳洗干净后,就把我推到了全城最贵的成衣店看衣裳了。

  衣服穿好后,我不耐烦的推开门道:“行了行了,大小姐。”

  谁知我一出去,她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我,嘴角扬起一抹奸邪的笑容,弄得我还以为自己脸上有脏东西呢。往镜中看,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眉目俊朗分明,唇红齿白,生一身古铜色的性感肌肤。一头墨漆的发挽一缕球髻,以银边紫底的嵌二珠七龙冠结束;内穿酱紫的撒花镶金绣神兽的绸质长衫和玉白弹墨的绸裤;腰系一条手掌般宽度的皮革镂花嵌翡翠的腰带,垂下金银二色的穗子和上好的羊脂玉坠子;外套灰白的丝绸长袍,紫绸边掐牙工艺,上以银线绣各种纹样,看上去富丽堂皇;下则登粉底羊皮小靴。这样一打扮,我倒真成玉树临风、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儿了。

  “啧啧,小虫子,真俊!真是人靠衣装,一下子从渔家郎变贵公子了?”她笑嘻嘻的说道。说完后她也拿一套衣服进去了,我便在外面等她。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苓羽出来了,这一出来可不得了---竟出来了一位公子。这公子肌肤胜雪,双眸时而顾盼尤怜,时而神采奕奕,被那雪白的衫子和书生冠一衬,愈发显得他眉如墨画,眼如山黛,肌肤雪白胜无的透明剔透,那人若不是苓羽,定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书生。

  看,正*版y●章节上酷匠4(网

  “羽弟真是风姿出众,翩翩少年啊。”我先开始时以为她会换一身千金小姐穿的襦裙华裳,没想到......不过,她穿着男装还挺俊的,比女儿装更增几分味道。我不禁打趣道。

  “柳兄亦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啊!”她故意把声音放粗,顺着我的话道。时不时睁着那双如水般清澈的大眸子瞥我一眼,然后低下头,嘴角浮现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她明澈的脸颊也被樱桃红晕出了雪白的真色。我不由地便看呆了,谁知她也送了目光过来,四目相对,我就好像跌入了那春日的湖水,借春光烂醉,我的脸也发烫了起来。

  “二位可都看好了?”一个谄媚的声音过来,立刻把我拉回了岸上,我们两个登的一怔。还是苓羽反应比较快,粗着声音道:“额......看好了,把我刚才看的那几件,都......都拿了。”

  “好嘞,二位贵客,刚才算了一下,一共二十两。”老板笑道。

  “什么?羽姑......羽弟啊,你买了几件衣服?”买衣服就要二十两,宰人的吧。

  “你三件,我三件,咱们总要有衣裳换洗吧,你带的那几件太丑了。”她用眸子天真无邪的看着我,故作可怜道。果然,购物是女人的天性,即便在这么奸猾的妖女身上也同样适用。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看两边的碧瓦飞甍,雕梁画栋,听奇装异服的外国商人用叽里呱啦的语言对话。福州城果然不愧为东南沿海的第一大城。苓羽捧了一碗芋泥津津有味地吃着,我则在想到底哪里有线索。

  “小虫子,你是不是嫌那老婆子碍手碍脚才把她支开啊?这样也好,咱们就没有这么多拘束了。”她笑嘻嘻的望着我,嘴巴上糊了一层紫色的东西。

  “你......真是......”她一下道中我的心事,真的一瞬间不知所措。

  “嘻嘻,小虫子,你真的挺矛盾的。”她故意压低了声音,在我耳畔轻轻道:“你说你是魔界少尊,尊贵无匹,一方面口口声声伸张正义,相信真情;却又帮魔界寻十二灵魄,助成霸业;你说我和你道不同不相为谋,却又故意支开了婆婆和我相处,而且我能感受到,你不讨厌我。你到底想要什么,只怕你自己心里都不知道吧。”

  果然,我的一举一动都被她看在眼里,什么都瞒不了她。你可知我帮魔界只是为了借荏苒剑回去;你可知我伸张正义只是不想无辜人受害,想做点好事弥补我的罪过;你又可知我相信真情是因为真情的可贵;你可知我支开婆婆是因为......我把你留在身边是因为......我,难道......我看向了她,她的那双眸子仿佛可以洞察世事。我在她面前好像藏不住秘密,而且我也能经常猜到她的想法。这好像我们在临水照花,镜子和镜影就是我们不停地参照。我的头上生了一层汗,喉头有什么东西,我想马上就倾吐出来,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小虫子,你骗别人,总是骗不过自己的心。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做事总难两全,而且同时做这么矛盾的事,自己也就变矛盾了。我希望你甩掉包袱,不要活得这么累.......你......你能明白吗?”她幽幽的望着我道,忧伤与关切逐渐溢了出来。我不由心中一暖,朝她郑重的点了个头。我知道,顺从自己的内心做事才可以快乐,可我必须得借荏苒剑回到以前,我的苦衷你又能明白吗?

  也许从今天起,我和苓羽的关系又近了一层,酒逢千杯知己少,哦,原来我们都在这里。茫茫人海,千山万水,我们在这里相遇......“喂,老兄,你看城门的公告栏上又贴了一张捉鬼征人启事,这一次赏金提高到了五十两黄金呢。难不成熙王府请的那个王道士又......”一个粗布衣裳的胖男人正在和一个蓝袍的男子说道。

  那个蓝袍男人道:“老兄你才知道吗,那个王道士又在熙王府失踪了。熙王府闹鬼闹得更凶了。听说熙王曾带人去姑射山求姑射真人出马平鬼,谁知根本连进山的入口都找不到;想找道士做法,却没有一个道行高的,一个二个都着了道。”

  “这也是熙王作孽啊,该的。谁让他鱼肉百姓,苛捐杂税的。我还听说前不久福州城郊靠海的渔村,全村的人都死绝了。该不会是他们来索命了吧。”胖子故意压低声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