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头,但愿你不是七屠山庄派来的奸细。你若是,魔界决不饶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傀尸婆婆冷笑一声,一双鹰般锐利的眸子直勾勾地逼视着苓羽。

  苓羽也不甘示弱,笑意盈盈的回了过去,漆黑的眸子静若深潭,像要吸了人进去,让其沉沦。她整张脸最有魅力的也是这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了,时而玲珑剔透、时而狡黠乖戾、时而秋水含情、时而深若太古。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婆婆收了目光,温柔地看着我道:“少尊,有了这小丫头的赌约,您早晚会明白的。”

  我侧了下头,望着深蓝的海面,并没理她,因为------我是对的。

  过去的终将过去,该来的总该到来。人的一生就是这样,充满着变数,而你却要努力地适应这些变化。“木秀于林而易于折”,太过刚强也终挡不过时代的风浪。万物皆有定规,不要逃避。就像这黑夜总会过去,黎明总会灿烂。墨漆的天已露出鱼肚白的希望,新的一天又到来。朝阳未现,已泼出金黄的颜料,渲染万里河山的模样。我欣喜地看着阳光洒在辽阔的海面上,金花碎散,播撒希望的种子,淡去腥臭的血雾,掩盖过去的伤痛,余下的只有这深秋的暖阳,熨平崎岖的伤疤。我、婆婆和苓羽,相对不言,只默默看着旭日初升时骄傲的神采。

  “咕咕咕咕,”肚子又闹腾了,我红了红脸,用手捂了捂,空空的。一天没有吃饭了......“咦?小虫子,你饿了?”苓羽试探到。

  “小虫子?”婆婆惊诧道。我猜定是因为觉得这么称呼我太不礼貌了些。

  “婆婆,没关系,羽姑娘叫我着,已经习惯了。”我忙解释道。

  “少尊,您是魔,怎么能让低贱的人类随便......”

  “唉,婆婆,你们一定是饿了吧。不知船上有没有什么食材,我去给你们做好吃的。”苓羽笑嘻嘻地问道,轻轻地一问,倒把不愉快的话题岔开了,闭了无休止的争论。我转过头望向婆婆,婆婆若有所思;再看向苓羽,她也正笑嘻嘻的看向我,还给了婆婆一对白眼。

  “二楼最里面的一间冰室好像有些吃食,是不久前买的,你去看看。厨房嘛,在地下舱室中,用品也齐全。”婆婆慢慢道。

  “对了,小丫头,你做菜好吃吗?不好吃就让老婆子我去,没白的污了少尊的舌头。”婆婆严肃道。

  “我做完了您就知道了?”苓羽高傲地昂着头,笑嘻嘻地跳着跑开了。

  “这臭丫头,少尊,您可千万不能看上她,这丫头邪得很又是低贱的人类,跟您是千万个不配的。”婆婆紧锁着眉头,一脸沉重地看着我。

  “婆婆,你想哪里去了......”我别过了头,盯着宁静的海面出神。苓羽,羽姑娘......那个冰雪聪明、八面玲珑的乖张娇娃;那个如天仙下凡,娇媚无双的奇女子......她的音容相貌又一次的浮现,不知为何,脸上总感觉热热的发烫,许是吹了一夜海风的缘故吧。

  “少尊,现下老身有正经事给您说了。”

  “呃?”我一听说是正经事,忙转过了头,难不成是十二灵魄的下落?

  “是十二灵魄下落之事,还是等羽姑娘来了再一起商讨吧。”婆婆道。

  看来我所猜没错,可我倒觉得应先查探海盗猖獗的真正原因,我总觉得幕后黑手一定有一个惊天阴谋,福州城是离金银滩最近的一个大城,应该会有很多线索吧。

  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食物鲜美的味道突然钻进我鼻中,太好了,苓羽做完吃的了,我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婆婆在船尾的花圃那里支了一张小八仙桌,苓羽正在端菜,她笑道:“时间仓促,只炒了几个小菜,大家凑合着吃点吧。”

  “第一道菜---白银盘里一青螺。”洁白如玉的盘中堆叠了许许多多银白的糯米圆子,外层淋了一层热腾腾的芝麻油,香气浓郁。我挑了一筷子尝,只一入口,葱蒜蔬菜的鲜香混杂着热汤灌入我的喉咙,当真鲜美无匹。

  “来咯---蚂蚁上树。”浓烈的肉香立马扑了过来。只见煎的色泽金黄的脆皮鸭被切成树的模样,上面密布黑白二色芝麻,不知用什么技巧让芝麻不落。再仔细地看,原来是白糖和红糖熬成的膏稠糖浆。

  “开胃小菜---酸浸白胖子。”就是切得比纸还薄的萝卜绕盘摆一圈,淋上奶白色的酸味高汤,酸甜开胃,色泽盈润。

  “好咧,菜齐了,配上竹甑子蒸的白米饭,请验收。”苓羽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这......哪是凑合?酒楼的大餐也不过如此了。太......好吃了。”我什么都不想说了,连婆婆这么严肃的人都在加紧地吃,不一会儿,几盘菜已被搜罗的干干净净。

  “小丫头,看不出来啊,有两下子。菜好,菜名也好。”婆婆笑着对她说,这笑容在她脸上看到是极难得了。

  “婆婆劝动小虫子收留我,当然要做几样好菜孝敬您老人家了。如今时间仓促,改日后,做真正的大餐给您饱饱口福。”苓羽笑眯眯的望着婆婆,莹白的脸上涌了一抹绯红。

  “苓羽这几年流落在外,除了些旁门左道的法术,只有这做吃的是最正经了,我和许多大厨请教过,学起来又轻松。做菜就得用心,要独具匠心、又要熟能生巧。佐料和食材的选择,以及火候和刀工,是断不肯马虎的。”苓羽笑道。

  看来她的确有两下子,这一会儿时间,婆婆已经对她有了好感了,我暗笑道。

  “饭也吃完了,现下要商量一件大事了。荏苒剑的事,小丫头应当听说过吧。”

  苓羽的脸上先是一阵错愕,接着眼珠子滴溜一转,忙道:“只是听我娘说过,荏苒剑有毁天灭地之能。现下就是为这把剑,六界大乱。”

  “那你知道为什么夙霞门的人要追杀我们吧?”婆婆问道。

  zz看a正z版章)节|上酷^b匠z网Y$

  “不会......荏苒剑就在你们这吧?”苓羽惊诧道。

  “没错,那晚渔村出事,剑光涌动,我想不只夙霞门,肯定有很多人都注意到了。眼下不知敌友,咱们行事须格外谨慎,莫让此剑落入他人之手。”婆婆凝重着脸色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