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看官且看。

  冰冷的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这匕首削铁如泥,我要一不小心就会被割断喉。这把匕首类似于蒙古弯刀,且比弯刀短一些,浑身泛着清冷的玉辉。手把是由青蟒蛇皮制的,嵌一色黑珍珠,垂月白的穗子。黑珍珠像极了大蟒的眼,正凌厉的盯着猎物,下一秒好像就要出手似的。手把上握着一只小手,蔷薇花般大小,雪花般晃眼,真是肤若凝脂,通透胜无,手的主人是苓羽无疑。天色已杳暗开,晚霞极尽绚烂,大把泼鲜血晕烂整个世界,好像一个人的伤口,永远不让它愈合,只有大把大把的血涌出,直到流干,直到死去。这天艳成这样,仿佛一切都要尽了......已经知道了苓羽的计划,我便按她说的做。我倒觉得自己还不如死在夙霞门,起码死的干脆些,若是这小妖女,还不定怎么整死我,那时求生不得,求死亦不能。我是魔界少尊,姑射真人作为仙界中人是不会留我这个心腹大患的;而苓羽,我是她所讨厌的,以她脾性,又怎会放过我?看来自己的下场便像这晚霞一样------毁灭成就绚烂,我不禁自嘲道。我已经死了不止一回了,心静倒也开阔了很多,人生生死,也就那么点意思。老天许是怜悯我的悲催,死前让我看这么美丽的落日余晖。

  一道紫色的烟雾腾空而起,发出巨大的声响,苓羽放了七屠山庄的独门暗号---夕嶼烟。

  嗖嗖,夙霞门弟子很快觉察到了我们,刷刷拔出剑,严阵以待。

  “你们是七屠山庄的?”一个弟子大声问道。

  “对啊,怎么?还不让开。”苓羽怒道。

  只见说话的那个人拿出一面镜子,这镜子由青铜制成,通体浑圆,青光猎猎,上面刻了许多符咒,他冷笑道:“姑娘没事拿刀抵在他脖子上作甚?”

  “这个登徒子色胆包天,趁本小姐疗伤之际意图不轨,本小姐擒了他,准备回山庄再整治他。”苓羽恶狠狠地说道,同时又带了几分委屈,这情感她拿捏得恰到好处,真是天生戏子。可是待我仔细看,她的手在轻微颤抖;幽微的茉莉馨香飘了过来,她的胸脯紧贴着我,体温一下明显上升,让我不禁浑身发烫,六神无主。

  “我们不管你们山庄,今天我们要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那人据真人描述与这少年很像,我用这镜子照照,若不是,就放你们过去。”那夙霞门弟子笑道。

  酷*匠o网C唯!E一A◇正版{F,其|他都-是盗版F

  苓羽万没想到这些人会来这么一招,正在思索办法,我已被镜子照了。镜子登时发出浓绿的光,我脖子上的万念之链也发出浓烈的紫气,魔气正在被引出,我的身份也藏不住了。浑身开始滚烫,血管又再次爆裂,我惊得大叫傀尸婆婆的名字,婆婆也再次现身,见了我忙道:“属下参见少尊,少尊怎么了?”

  她转过了头,见了夙霞门的弟子,又看见那块诡异的铜镜,她的眸子登时变为了血红色,凌厉而凶狠,像是要把所有东西都吞了进去。

  “澄魔鉴,好啊,姑射那老东西不在,婆婆我今天就大开杀戒!”

  “他们果然是魔界的,布天罡七星阵,莫让他们逃了!”那夙霞弟子慌道。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婆婆出手,七个夙霞弟子扔出了手中的剑,但随即七把剑摆成北斗七星的位置,悬停在空中。原是那些人以气御剑,摆出剑阵。

  “少尊,用浮悦咒稳定心神,待老身前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一道黑影闪过,傀尸婆婆已冲进了天罡七星阵中。

  我坐下念起了浮悦咒,真气顿时融通了起来,那股蛮热也散了。苓羽拿起一块麻布想来遮盖镜子,可却根本无法近身。

  “羽姑娘,趁现在快走吧,别管我了,等会七屠山庄的人来你就走不了了。”话刚说完,气流又重新暴动,我便不再分心,全神贯注于和澄魔鉴的对抗中。

  “这澄魔鉴是姑射老儿的镇门之宝,让魔族人蓄引魔气,爆体而亡。看来,他是要置你于死地了......你是魔,对吗?小虫子?”

  苓羽正对着我,她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欲言又止,我们就这么静静地相对着。

  “这天罡七星阵威力无比,我是深深地领教过它的威力。夙霞门弟子以剑气御剑,七把剑呈北斗七星形,来者进阵,七星互换,剑气充盈,稍不留神便会被剑气所伤......唯一的破解之法便是------找到剑眼,即七星互换时有一个空隙,突破空隙,便能破阵。可剑影变化极快,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再这样下去,老婆婆怕是......”苓羽幽幽道,随即叹了一口气。

  浮悦咒果然威力惊人,我很快便压制了体内的魔气,可是这铜镜还在,我不能掉以轻心。听了苓羽的话,我笑道:“羽姑娘这么说,就一定有办法。”

  “没错,七屠山庄便是最好的武器,我要借刀杀人,加深两个门派的矛盾,届时夙霞门便会帮我实现我的目的,大仇可报。”她阴冷冷的说道。

  哨音响起,地上立马现出了数以万计的毒虫毒蛇,向前方爬去。

  “我就用七屠山庄的独门绝学------万毒杀,来了结这一切。”

  那七个夙霞门弟子全神贯注于天罡七星阵,无暇分身,很快被毒物啃食得只剩骨头,阵法即破,傀尸婆婆得以脱身。其余夙霞门弟子都在全力以赴对抗毒物,但仍然死伤惨重。中毒者面色发绿,口目暴突,七孔流血。肉体残破,露出森森白骨,甚为骇人。

  天色已暗,海面上出现了光亮,先是一点,接着便是十几点。我心下惊道,这应该便是七屠山庄的船了。

  “时间刚好,”苓羽冷冷笑道。随即哨音一响,毒物尽数消失不见,只余地上残破的尸骸。

  其余弟子见状,忙御空离去,许是去告诉姑射真人去了。姑射真人定不会善罢甘休,误以为七屠山庄和魔界勾结,待七屠山庄船只一来,少不了又一通厮杀。这羽姑娘心计过人,可我已厌倦了杀戮,可是......难道世上真无感化之法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吗?

  但还有一点极为奇怪,羽姑娘是七屠山庄的人,这么做不就等于背叛师门吗?

  体内的魔气被我用浮悦咒完全压制住了,澄魔鉴落到了地上,我得以脱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