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睁大眼看着由绿色渲染出的环境。这是一个空间极为开阔的地方,螺旋梯一圈圈的向下长着,不时地变换方位,就好比一块块木块,时而聚拢,时而分开。许是洞内潮气大了的缘故,下面的梯子都被湿雾退了,被绿色的冥火染成地狱的模样。我跟苓羽站在同一个动块上先是不动的,许是绿火引起了那群海盗的警觉,想把我们快点弄死。我们好像站在一个混沌时空,四周无限伸展,没有尽头。

  “小虫子,我来教你轻功,快点!可没有时间了......”她惊呼道,恍若银铃一震,响彻天际。

  “该死,我们一定不会有事的!”我抓紧了栏杆恨恨道。

  木梯变换得越来越快,我的手心也越来越湿润,我和苓羽也不稳了起来,只有互相拉着手来稳住对方。

  她的手小小的,柔柔的,就像抓着摘过的棉桃。

  “先平定心绪......再......再将真气凝聚于脚踝,无知无觉,外物......外物皆空......然后释放真气,自然上升,莫用气力。你......你要落地时再次用力向下坠真气即可。”

  “知道了。”我平定心气,准备蓄力上行。

  “等会儿,这只是皮毛,轻......轻功是要靠不停地练,不停地悟才会有所进益的。......古传内家轻功,以跌坐......炼气,或早或晚行功,能将气自由提起与沉着,数年之后能起数丈之高,身轻如羽,墙壁可走,水面可行。心空则境空,你要不停找感觉才能......练好。我传授于你的“飞云弄燕”只是短期的,不能维持很久,所以要速战速决!”她赶忙道。

  “嗯,咱们一起上去了结他们!”我怒道。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对人温文尔雅,从不害人,在那个社会没有故意残害他人的理由也不容许杀人;可是这个时代,血雨腥风,动荡不堪,当对方威胁到自己的生命时,一个人竟可变得如此残暴与迫不及待,因为不是他死就实己亡,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古时候便得到了充分展现。我现在倒是理解了几分傀尸婆婆的话---一个人只有强大,才不会被侵犯,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和物。

  我闭上了双眼,倒也没觉得害怕了,只感觉黑暗的旋转,身体的释空,感觉像要掉下去却又浮在了空中。

  “可惜下面......深不见底又起了雾,什么都看不见,不然直......接跳下去!省得跟那群人多纠缠。”苓羽抱怨道。

  真气释放的一刻,感觉自己再也不受万有引力的控制了,向上做离心运动。身体轻飘飘的,如宿云端。睁了眼睛,促使自己不看下面,而是找借力物,每当快不行了,趁机倚栏杆借机蓄力,就这样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我便到了入口处,还是那个大山穴,三个强盗果然在里面,他们在石壁上果然在倒腾机关,只是身上伤痕累累。苓羽紧随其后。

  “小虫子,这地狱裂魂术要不停地用鲜血做引子,我恐怕撑不了多久,快......快了结他们,咱们就可借冥火下去了。”

  “他们都伤成这样了,把他们打昏,将图抢来就行了。”我心下到底还是不忍的。

  “可怜他们,谁来可怜咱们?为了......永绝后患,非杀不可!”她轻铃般的语气不再,而是沉郁的怒吼,不可违拗,像寺庙中的古钟。

  “羽姑娘,就别造杀孽了。”我道。

  “小虫子,这时你还妇人之仁?”

  那群海盗已经吓傻了,见我拼命做保,忙不迭跪下磕头道:“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二位,求饶小的一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我正待说些什么,苓羽幽幽道:“嘻嘻,原以为你们是条好汉,谁知是这怂样?你们要是硬到底......本小姐还可以让你们死得舒服......色厉内荏的人,虚伪狡诈,没什么值得同情的!......本小姐就让你们粉身碎骨,永无超脱......”她受了伤,说话有气无力,可是语气就如一汪深潭,不容置喙。冰到彻骨的杀意与愤恨......话音刚落,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用内力将三个彪形大汉扔了下去。一片哭爹喊娘的惨叫此起彼伏。还不待我反应过来,苓羽忙抓紧我的手跳了下去。她用轻功踏在海盗们的身上借力,原来她是要以这群海盗当肉盾,这样我们就安全了......我现在已没了选择,只有牺牲他们了,说不清心中什么滋味,只是觉得自己---不过如此。

  那群海盗不吭声了,估计已经昏死过去了,也好,阎罗王早收了去,就不用受那疼痛和看自己粉骨碎身的惨样了。

  一盏茶的功夫,只觉脚触到了实物,闷哼一响,之后便是骨头碎裂的声音,绿光幽幽,地上躺着三具已血肉模糊的尸体,不,是堆着的三块肉,已不成人形了。头盖骨摔了个粉碎,鲜红的血还是脑浆和绿火混成了混沌恶心的黑紫色,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和潮气,又有着诡异的绿火映衬,第一次看这么血腥的场面,喉头一酸,吐了出来,好像吐出了自己所有的内脏。我倒希望这样,在这么杀下去,我会发疯!

  $最Q☆新☆章节%上:~酷匠网

  “小虫子,你真傻,不杀他们你以为他们会放过我们?”苓羽缓缓道。

  我害怕地看向她,冥火已经回去了,她正在运功疗伤。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他这样一个小女孩见了这么恐怖的场面竟不为所动,太可怕了。

  “打晕不就行了?为什么这么狠毒杀死他们?”我几乎歇斯底里地冲她狂叫,那种恐惧和自责就如千斤坠狠命的压我的心,渔村、海盗,一幕幕又浮现在我眼前。我真是没有勇气面对一切了。每当有了希望,为何又让我承受心理上这么多压抑?我没杀过人,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你给我闭嘴。本小姐杀人不需要理由,一群人渣,杀了有什么可惜的。你想想我们在旋梯上命悬一线,他们在干什么?在欢呼雀跃吧。他们巴不得我们死!如果我不这么做,躺在地上的就会是我们,他们又会干什么?会不会用脚践踏我们?会不会用大刀将我们剁成肉泥?你给本小姐好好想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