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天下当真有不怕死的人......你倒是和我之前见到的这么多男孩子不一样。”她幽幽道,听不清话语里的情绪。

  我已闭紧了眼睛,准备等候那死亡的啮咬,可......听她如此说,我真不知心里是何种滋味。酸酸的,苍凉的,又是有温情的,像往嘴里塞了一把茶叶,她是打算放过我吗?

  “本小姐可以不杀你,不过你要帮本小姐做一件事。”

  “我有自己的事去忙,而且,我不知你耍何种花样。”我冷冷道。这妖女确是心思奇巧,我真的无法揣度她的心意。我此时反而在想,若激怒了她,逼她杀了我,我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

  “信不信由你,反正你的命在我手里。不过,我答应你,本小姐不耍花样。”她亦是巧笑倩兮。

  “好,就信你一回,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我顿时放心了。我也不想死,一切都是天意,那......既来之则安之吧。

  “你说,做什么事?”

  “你这伤再不止血就费事了,听我的,先治伤再说。”她的语气顿时温柔了好多。

  “恩。”确实疼得受不了了。

  她吹了吹哨子,我身上那滑腻腻的东西终于溜走了......我吁了一口气。

  “先吃了这粒“灵蟾七行丹”止血。”说罢喂我吃了一粒冰凉凉的药丸,咀嚼之下,说不出的清凉舒爽,感觉浑身的疼痛都消失不见了。就像一个瘾君子吸食了毒品一样,深入骨髓的销魂,灵与肉的超脱,也不过如此了。

  “你盘腿坐着,注意力集中,我来为你疗伤。”

  我照她说的做了,冰冰的真气融入我的体内,那火辣辣的灼热消退了,神清气爽。那真气是香的,对,我没有闻错!是薄荷与金菊混杂在一起的清香气。心驰埭荡之际,完全忘了眼下所经历的一切,自己就像个雪人,身体逐渐消融,身体的灵没入云端,俯瞰山河万里。

  “好了,起来走走。”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梦方醒。还在静静地回味,臀部吃痛,原来是妖女在我那猛下了一脚。我立刻跳了起来,道:“你下手这么重,快要踢出新伤了。”

  “少废话,我可不想呆在这黑黢黢的山洞,有什么心事,什么话也等出去了再说。”她不耐烦道。

  “好,”我也着实受够了黑暗,回想刚才的......我好想看看她长什么样。

  “对了,你叫什么,总不能老是唉啊喂啊地叫着吧。”

  “柳重。”

  “柳叶上的虫子?嘻嘻,以后本小姐就叫你小虫子吧!”

  “你怎么随便给人取绰号?我是重阳节的“重”字。”我抗议道,毕竟这名字像个太监,我可是堂堂少年郎。

  “古人有重阳诗云:“冷清清暮秋时候,衰柳寒蝉一片愁,”你是重阳之虫,是寒秋之虫,不正是蝉?倒还应了十分之光景。谐音误读,倒也有另一番的趣味,不是吗?这名非但好听,可还是有典故的,如此说来,还真这名不过。”

  听她字字珠玑,不由得倾服她的伶牙俐齿,聪明灵动。看来,她还是个知书达理的才女,不是那种空会武功的野蛮丫头,这又让我多了一丝好奇---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

  “你说话字字在理,这名儿我也认了,你呢?”

  “苓羽,茯苓的苓,羽毛的羽。”

  “可有什么出处?”

  “石桥峰上栖玄鹤,碧阙岩边荫羽人;徒使茯苓成琥珀,不为松老化龙鳞。”

  “高,人栖于鹤的羽毛之下,独立山隘,上有古松,下埋茯苓,岁月荏苒,松老后茯苓却变成琥珀,真是超凡脱俗。想你爹娘希望你淡泊世间,酝酿内涵罢了。那......叫你羽姑娘可好?”我不由对她的佩服更深了一层,才情如此,配上这般好名字?可见她挺喜欢多管闲事的,难道真被道中了?

  “随你,不过我娘也是这么说的,真有你的。”她轻轻说道。

  只是毕竟是喜悦的吧,轻柔的语气却又甜蜜的滋味,我甚至能在黑暗中见到那勾起的淡淡一抹笑容......往前走的路就越来越窄了,肌肤是紧贴着石壁的,不,是快要嵌入了这石壁,做里面的一块小石头,陷入这死寂与黑暗的惶恐。寂静中只能听到我和苓羽的喘息声,走这窄道也真是累极,深呼吸了也不知几个岁月。一两个时辰的艰苦摸到了一个极为开阔的地方,这地方是一个圆拱形洞穴,四周的石壁摸上去倒是光滑了许多,应该有人刻意的布置过了。这里比刚才可亮堂了几分,我和苓羽都累了这半天了,忙不迭寻着一块还比较干燥的石头坐了上去,呼呼的喘着气。手上、脸上痛痒难赖,许是被洞里的毒虫叮咬了。

  “羽姑娘,没路了,难不成这有机关?”我疑惑道。

  “小虫子还挺聪明的,没错,这里确有机关通往海边渡口,刚才那几个海盗就是这么上来的。他们的大哥选了这里当藏宝地,布了机关,大多数人根本进不来。那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最*C新章s节上@酷z匠Y#网

  “在另一头的山壁上有一个洞口,我从那儿进来的。”

  “小虫子,看不出来啊,你的轻功还挺不错的。竟能从山崖上凿的洞口进来。”

  “哪有,不过我们先出了这里再说吧,一些细节等会儿再跟你解释。”

  “好,卖什么关子?我随他们来时看到了那个机关以及它的开启方法。”她一边说一边起了身子,朝后走去。

  “那出了山洞,通往哪里啊?

  “金银滩,那有个渡口,我们用海盗的船去......你说去哪?”

  “去,去福州城吧。”我思索了片刻道。再怎么说先去大城市整顿整顿再说吧,反正有的是钱。还有......如果有机会,我想回一趟渔村。我知道现在有很多人抓我和婆婆,可我想再看看他们,给他们捎点东西,磕几个头,尽点......忏悔我的罪过,我知是无颜回去,可那企盼像万千蚂蚁在我的心上啃啮,我想跟他们道歉,乞求原谅。惟愿良心好过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