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小丫头,受了伤还敢来哥哥们的地盘,既然来了,就陪哥哥们玩会儿。”

  “大哥哥,我只想和你一个人……你让他们出去好不好。”一个虚弱确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响起。

  “大哥,这小丫头是七屠山庄的,现下七屠山庄内乱,他们发布海上通缉令抓这个小丫头,刚才给大哥你看过啊,赏金三千两黄金呢!”一个男人道。

  “咱么在这海上漂久了不近女色,老子早就忍不住了。今日送上个这么俊的小娘们,先快活快活再送她回去也不迟嘛!你们先在外头候着,完事了再喊你们。”紧接着是一个男人极度猥琐淫荡的笑声,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众人走远了,也不似刚才那么吵闹了。

  “大哥哥,那有人,你看!”好像往我这方向指来,我顿时心下一凛。

  “哦?是吗?老子去看看。”

  然后,然后就是一声杀猪似得惨叫,那叫一个惨,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脚下滚了一个东西,不看不知道,一看---血肉模糊的人头!

  “我受了伤,不想和他们多纠缠,你帮我杀了他们,谢咯!”还是那个声音,原来,人家早觉察到我的存在了。

  “救命啊!救命啊!你们的大哥被人杀了,那个人还要杀我!哥哥们,救命啊!”她凄厉恐怖又混杂呜咽之声的声音在洞内响起,好像一听是挺惨的,像一个受了惊吓的无辜的弱女子,谁知道竟是如此心狠手辣,心思灵巧的小妖女。果然,脚步渐渐的进了,仓促,焦急……她成功了,那么接下来,我就要应战了……

  一盏茶的功夫,已有六个彪形大汉站在我的面前。

  “你杀了大哥……就别想活着走出去!”话音刚落,他们便挥刀向我砍来,我一招莫寻剑法,三人被我的剑从后贯穿心口当场丧命。洞内碎石颇多,我趁着这当口弯腰随手抓了一把碎石往他们膝上弹去,他们应声倒地,我又学着傀尸婆婆那样用一招落叶归空,用雨花剑凭八分功力向洞顶的岩石刺去,我忙往外跑,轰隆一声,洞塌了……

  碎石从顶上不停的下落,落下的尘土挡住了前方的路途,只是头被砸的嗡嗡的、热热的,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不及细想,因为稍慢一步便会被砂砾埋起来,便一直的跑。路崎岖不平,我努力平衡自己,不让自己跌倒,好在塌陷的范围较小,跌跌撞撞了一会,便逃离生境了。

  “哎哟,我的妈啊!”脚下一软,便如离弦的利箭风一般的朝前栽去,有向前的力使劲拽我,像极了人体的骨肉分离。摔了一个眼冒星光,脑袋闷响,浑身上下酸痛不堪。也不知过了多久,家里的一幕幕,渔村的一刻刻像放幻灯片似的浮现在眼前。本来已结痂的创伤又被撕破放出汩汩鲜血,是晚霞的颜色,艳成这样的血,一切都仿佛走上了尽头,是啊……我有的只是愧疚,就像置身于无底洞,没有曙光,没有尽头,我酿成了无辜人的悲剧,我的身份是这高人一等的耻辱!我将永远摆脱不了这一切---我,是魔界的少尊,是烙印的无法逃脱。以后行善,也会生活在别人的有色眼镜下,是我人格的枷锁。崇尚荏苒剑的威力,各界不择手段,人人死对,权力至上,这个世界,这个被淡绯色与尘土色混杂的动荡年岁……

  大悲无泪,可惜我并不能改变些什么。

  感觉好些了,起身检查了些伤口,胳膊和脚上被锋利的石屑刮伤,血也止住了,倒是脑袋,被砸破了,血是无法止住的。没有伤药,看来只有叫婆婆了。

  “唉,我以为你很厉害呢,没想到……”熟悉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是她!

  果不其然,一个瘦削娇小的身影进入视野,黑暗中是看不清面容的,只是她如此清瘦,定是肌肤黄蜡;她又如此狠毒,应是三角凶眼,薄唇含怒。对这种刻薄狠毒的妖女,我本来就不甚喜欢。我喜欢我们班的一个女孩子,有甜美的酒窝,清澈的眸子,温暖的笑容……不过,这妖女的声音当真好听,如空谷幽兰,银铃轻响。

  “你……还算有良心……”这一瞬,我竟不知说些什么。

  “嘻嘻,你真是个自大的家伙,你怎知我来是担心你呢?我来看你笑话行不行?”笑意盈盈的温语下,是刻薄冷漠的尸骸。

  “你……好吧,笑话看了,请回吧,我见不得……”我厌恶道,这种人,我不想有过多交涉。

  “见不得什么?你竟敢……告诉你,本小姐可不是吃素的!”她终于怒了。

  “请便,就当我是个傻子吧,被你算计救了你,还要被你侮辱,随你怎样,我要疗伤了。”我不想再和她浪费唇舌,索性头也懒怠抬了。

  “你……你个烂人……凭什么指责本小姐!让……让你尝一下青眉的滋味!”

  说时迟那时快,还未待我反应过来,一滑溜溜,凉飕飕的东西爬上了我的身上,嘶嘶的吐着信子,不会,是蛇吧!我已怒极,想要用法术跟着妖女来个鱼死网破,好男不跟女斗的法则对这妖女来说行不通。

  “唉!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我的所有爱宠中,就属青眉的脾气最暴躁了,你若让它感受到了杀气,她会立马要你性命!嘻嘻嘻!”

  V“酷匠网◎永¤久b$免C费;Y看小说

  “你到底想干什么?”亏她提醒,我立马收手,还好那蛇没觉察到,只是在我身上乱爬,触到伤口,粘腻滑湿,极为难受。

  “也没什么,就是你给本小姐下个跪,说你错了,本小姐就收手,还给你疗伤好不好?”她的语气满是得意。

  “我呸!你是什么东西,让我堂堂七尺男儿给你下跪?士可杀不可辱,动手吧!”我怒道。

  “你……,你……”她竟哽住了。

  我闭上眼,等待毒蛇地撕咬,没想到还没回魔界,竟栽在了一个妖女手上,真是悲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