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贾良飞这一套熟练的动作,我心里顿时轰隆一声,暗道一声来着了,我心说不用问,那包裹里装的,必然是毒品!

  没想到贾良飞竟然想了这么一个法子运毒,这让我不由的感觉有些大开眼界。瞧瞧身旁的亮子,发现他也是满脸的呆傻后,我对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千万别发出半点的声音,不然的话,我们两个恐怕会和那尸体一样,落个被埋在坑里的下场!

  愣愣的眨了眨眼睛,亮子直接把整张脸都趴在了地上,我看着他惊慌的样子,自己的心跳也加快了起来,就在我们两个紧张愣神的时候,贾良飞又在棺材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个长方形的油布纸包,等他把油布拆开,我再上眼一看,只见那竟然是一把崭新的M16半自动步枪!

  这又是毒又是枪,看来贾良飞的发展路线,可不只是买卖器官这么简单!

  眼见瞧的差不多了,我和亮子倒爬着退了回去,等感觉安全后,亮子这才倒腾了几口气,“吓死我了,这点也太背了,如今那帮人在下面,咱……咱们可怎么办?”

  瞧见这胖子有点乱来阵脚,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怕什么,他们干这活不可能待的时间太久,等一下他们走后,你们就赶紧离开!”

  “你说的轻巧!”听了我的话,亮子摇起了脑袋,“如今被咱们撞见了,我看逃跑的事情得暂时往后拖拖了,你想啊,他们今晚取货,我们今晚逃跑,这不明摆着告诉人家咱们看见了吗?以贾良飞的性子,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

  亮子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假,这件事情太要命了,如果贾良飞疑心亮子等人看见了提货过程,那不管他们跑到哪里,贾良飞也势必会派人追杀他们!

  心里担忧的合计了起来,我突然发现自己被自己蠢哭了!心说贾良飞等人能不能发现亮子带人逃跑,这事还不全在我身上吗?只要我晚说几天,岔开这两者之间的时间,贾良飞就算怀疑亮子他们看见了,那也没地方找去了!

  听了我的想法,亮子心里的担忧多少减退了一些,怕出来的时间久了,山上那些人出乱子,我便让亮子先回去安抚众人,自己则留下继续观察了起来!

  看着亮子消失在夜色中,我转头继续盯紧了贾良飞等人,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后,贾良飞的手下也清点出了棺材里的东西,等他们将空棺材埋进坑里后,贾良飞也带着手下人向山脚下撤了出去。

  我一直看着他们离开,这才小心的退回了林子里,重新爬上先前的那棵松树,直等到山脚下的车灯缓缓消失不见,我才返回了山顶。

  亮子等人见我迟迟未归,早就有些着急了起来,见我回来后,亮子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问我情况怎么样了,我与他大概说了一下后,看看周围一张张担忧的面孔,故作淡定的笑了笑:“怕什么,他们已经走了,我看着他们一路开车向南去了,估计是绕回了林场的正门,现在逃跑正是好机会!”

  在我和亮子的鼓舞下,众人重新振作精神下了山,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特意绕开了贾良飞他们提货的地点,走了一大圈的弯路后,我们也终于平安的到达了山脚下,看着身前欣喜莫名的众人,我感觉今晚的一切都值得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未来的生活会怎么样,但毕竟我今天救了他们!

  和亮子拱手告别,我和哥俩不舍的拥抱了一下,临行之际亮子告诉了我他老家的地址,他和我说,如果他能带着苗一找到奶奶和姐姐,他很可能将他们接回老家,到时候等我这边忙完了,一定要过去看他们。

  /最f新●s章节‘q上k。酷●匠s-网“

  点头答应了一声,我也将电话号码留给了他,心里多少长了个心眼,我没有急着告诉他银行卡的密码,而是嘱咐他平安脱险后,一定要给我发短信报个平安。

  看着亮子带人又钻进了林子里,我顿感空虚的也返了回去,此时回去是一个人,可以说穿越坟场的时候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就没下去过,等连滚带爬的回到厂房,我一头钻进了厨房里,拿出啤酒就大喝特喝了起来。

  此时诺大的院中就我一个人了,那种孤单的感觉确实有些可怕,我重新返回厂房里,随便拽了几条褥子躺在了地上,无聊的打开电视机,我一边看着里面的录像,一边盘算着要不要给杨书平打个电话告诉他今晚的事情,但是想了想,我决定还是不要给他打电话了,毕竟这老家伙坑过我一次,要是他发现我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还指不定会怎么对付我呢!

  这件事情想完,我又开始想着要拖延几天时间亮子才能够用,一想到要去贾良飞那里演苦肉计,我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因为贾良飞太精明了,要是被他看出一点不对,恐怕我就走不出清水林场了!

  心里合计着这事,我脑子里又不受控制的想起了今晚看到的场面,拿出手机看了看模糊不清的录像后,我一琢磨,直接按下了删除键,因为这东西录的太不清晰了,根本就不能当证据拿出来,与其留着添危险,还不如删了呢!

  这事那事的,我心里烦躁,脑子里一直也停不下来,直到酒劲上来后,我这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我看看手机,发现仍没有亮子的短信后,不由的为他们担忧了起来。

  走出厂房在厨房里胡乱弄了点吃的,直到下午三点的时候,亮子才给我发来了信息:已在车上,兄弟保重!

  看着短短的八个字,我笑的非常开心,将银行密码发给他后,我毫不犹豫的删除了信息。

  一连为亮子等人拖延了两天时间,万幸的是此间没有任何人来查看过,想着再拖下去有人上山就不好办了,我便在当天晚上,决定下山去会一会贾良飞!

  为了做足样子,我先在地上滚了几圈,弄得满身满脸都是土后,我又用麻绳在手腕和脖子上勒出了几道血痕,对着镜子照照,发现还差点意思,我又猛抽了自己一通大嘴巴,直打的鼻口窜血后,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想着贾良飞很可能会上山查看,我又把厂房打砸了一通,等布置好了现场,我低头一合计,干脆直接放了一把火,烧了这个害人的鬼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