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真是半夜出殡啊!

  看到此处,我和亮子互相对视一眼,发现他也是满眼的惊诧后,我心说这是什么习俗啊,我活了二十七年,可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地方的风俗是晚上下葬的,就更别说是两口棺材一起下葬了!

  就在我们心中大感惊奇的时候,山下的鼓乐声也突然加大了起来,我看着那几个红衣人影越转越快,心里一合计,暗道这也算是奇遇了,我就想和亮子商量能不能走近些观看,结果我刚把头转过去还没等说话呢,我就看见亮子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

  不知道这家伙又想到了什么,我止住了到嘴边的声音,瞧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儿,亮子疑惑的说道:“哎我说,你听这鼓乐的声音咋这么喜庆呢?这哪里像是下藏啊,倒像是我们村里娶媳妇!”

  他要不说这话我还没有发现这一点,仔细的听了片刻后,那声音还真就是响亮中带着喜庆的味道,虽然我不是农村长大的,但在电视里也曾看见过,抗战电影里娶媳妇可都吹的这个调子!

  深更半夜,两口棺材,敲的是结婚的鼓,吹的是结婚的曲,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儿呢?

  脑中冒起这几个问题的同时,我感觉有三个字出现在了脑海里,心中一动,我看着亮子小声的说道:“我靠,该不会是……结阴亲吧!”

  结阴亲,顾名思义是死人结婚的仪式,这种习俗的具体由来我不知道,但是大概的过程我在书上倒是见过,据说结阴亲,需要一男一女两个死人,也可以是一个活人一个死人,两个人生前有一方结过婚,或者都没结婚,双方亲人为了让死者在阴间不孤独寂寞,希望彼此有个伴儿,才有了结阴亲这种诡异的说法。

  与传统的婚礼不同,结阴亲的双方亲人不许见面,一切过场都是由媒婆联络的,这里的媒婆也不同,指的是说阴媒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的规矩,媒人上门只能在晚上,手里还必须举着一根红蜡烛,等谈完事情要走的时候,主人家除了要给媒人赏钱之外,还要送一根白蜡烛和花纸伞,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说不出来,不过我却知道这死人办婚礼是不许围观的,而选的时辰,也是和活人相反的!

  s`最v新-章1节qm上酷》A匠网

  当然,以上说的这些都是过去的老规矩,现在有没有人照规矩办事儿,已经是不知道了。

  见我提到了结阴亲这个词,亮子瞬间瞪大了眼睛,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说道:“这就是结阴亲啊?奶奶的,差点把我吓尿,我还以为咱哥俩也遇上怪事儿了呢!”

  看了他一眼,我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些人挡住了去路,咱们想绕过他们也不容易,我看咱们干脆等等好了,毕竟冲了人家的‘喜气’也不是什么好事。”

  同意的点点头,亮子眼睛一转,竟说出了我想说的话,“既然要等,那咱哥俩去看看热闹得了呗?我长这么大,光听过有结阴亲这回事儿,可还没亲眼见过呢!”

  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话算是说到我心里去了,只不过让我好奇的是,亮子的胆子并不是很大,此时怎么又来了兴趣呢?

  没有多余的废话,我们两人下了松树,又向山下跑了几十米,等来到近处,能看清整个场中的情况后,我们就悄悄的趴在地上,静静的看起了热闹。

  一翻观瞧,我发现这结阴亲并没有我想像中的好看,那些穿红衣彩裤的人只是敷衍的吹吹打打,不停的围着棺材转圈而已,而旁边有几个穿黑衣的人,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蹲在一起抽烟闲聊,等看了片刻索然无味后,我就想拽亮子回去,结果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看出了兴头,小声的和我说要看下葬的仪式。

  心中颇感无奈,我只好陪他看了起来,过了十几分钟鼓乐吹完后,那些黑衣人也走了过来,开始给这些打鼓吹唢呐的人发赏钱,等打发了这些人下山后,我本以为下面就是开馆并骨的仪式了,结果没想到送走了那些穿红衣服的人,这些黑衣人竟是一点开馆下葬的意思都没有!

  心下顿感好奇,我也是来了兴趣,心说这帮人搞什么鬼呀,婚礼也办完了,怎么不给“新人”并骨下藏呢?

  趴在草里我和亮子谁也没敢出声,又等了十来分钟,见那些穿红衣服的人走远后,一个黑衣人拿出了手电对着山里晃了几下,随后我们就看见有两个人影,在花椒树丛里猫腰走了出来!

  不看这两个人还好,看清这两个人的一瞬间,我当时就把眼睛瞪了起来,因为这两个人我们都认识,正是贾良飞和韩东!

  真越来越奇怪了,这两个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难道说所谓的结阴亲,是他们两个搞出来把戏不成?

  与亮子对视了一眼,我心说这里有内容啊,忙在怀里拿出手机,我就调到了录像模式,借着下方火光把屏幕放大数倍,我也看清了贾良飞那张冷笑的脸!

  由于距离太远,我们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只见贾良飞摆了摆手后,那些黑衣人便手脚麻利的撬开了棺材,将两口棺材中的男尸女尸丢进了挖好的坑里,随后贾良飞和韩东走到了棺材边上,好像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不知道这两个家伙为什么大笑,我又将屏幕放大了一点,可惜这手机毕竟不如摄像机好用,屏幕花突突的,根本就录不清楚。

  无奈的皱了皱眉头,我又探头向着下方看了过去,只见贾良飞和韩东说了些什么,随后就把手伸进了棺材里,等他再把手拿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他的手里多出了一个方块形的黄色包裹,韩东上前递给他一把刀,贾良飞用刀子捅了一下包裹,再然后,贾良飞就把刀尖放在鼻子底下闻了起来!

  看着贾良飞这一套熟练的动作,我心里顿时轰隆一声,暗道一声来着了,我心说不用问,那包裹里装的,必然是毒品!

  没想到贾良飞竟然想了这么一个法子运毒,这让我不由的感觉有些大开眼界。瞧瞧身旁的亮子,发现他也是满脸的呆傻后,我对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千万别发出半点的声音,不然的话,我们两个恐怕会和那尸体一样,落个被埋在坑里的下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