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在脸上显露出来,我笑着点点头:“你累什么呀,这可是美差!油水多,干活少,钞票大大的有!”

  挤眉弄眼的拍拍我的肩膀,亮子顿时坏笑了起来:“兄弟你算说着了,没点好处谁干这破活呀!以后你放心,咱哥俩搭伙,有我的就有你的,咱哥们绝不能亏待你!”

  就在我们两个说话的工夫,外面有个小子突然叫了起来:“亮哥,今个能不能给加点菜,一天三顿都是白菜炖土豆,人都吃傻了!”这个人话音落下,其他人也跟着叫喊了起来。

  我看着亮子尴尬的表情,心说这孙子也是个黑心的家伙!怕我看了笑话,亮子推门走了出去,骂道:“都叫唤什么,老子又没求你们过来!一个个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吗?摘取肾脏那可是大事,饮食得严格管理,要是到时候检查你不合格,你可就赔钱白玩了!”

  随着亮子的骂声落下,屋里的人并没有安静下来,我一看势头越闹越凶,便起身走了出去,看了我一眼,亮子冷笑着说道:“都喊啥!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咱们的医生,你们哪个想退出的,跟他说,只要他说你不行,你把伙食费和住宿费交了,就可以滚蛋了,磨磨唧唧的,老子还不愿意伺候你们呢!”

  一听我是医生,屋里人瞬间沉默了下来,我瞧瞧亮子一脸得意的样子,心说这家伙是想拿我吓唬他们,于是我说道:“亮哥的话你们听见了,有什么想法可以和我聊,器官摘除不是闹着玩的,让你们吃白菜土豆就算不错了,趁早说,说了赶紧滚!”

  我这话的本意不是帮亮子,而是想激怒这群傻子,让他们赶紧离开这里。摘除器官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他们只是一时被金钱迷住了而已,我相信用不了几年,这屋子里所有的人就会为今天的决定感到后悔,而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讲,我是不希望看到任何悲剧的!

  我说完这句后,本以为会有人站出来与我叫板,结果没想到,这群人不是一般的怂,在我的注视下,竟是没有一个人敢出声,甚至有几个胆小的家伙,还把头低了下去!

  恼怒眯缝起眼睛,我心说真是一群无可救药的猪啊!眼瞅着我瞬间压住了局势,亮子得意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等我们再次返回屋里后,他笑道:“行啊兄弟,一出场就威震四方,有气势!”

  苦笑着摇摇头,我心说有气势个屁!怒瞪了窗外那些人一眼,我心里一合计,说道:“你小子也太狠了,今个我来了,多少给加点肉吧。”

  “得嘞,兄弟你说话我就照办!中午给他们喂饱了,我请你吃大餐!”

  亮子示意我在屋里休息,他转身走了出去,我也没有心情去看他做饭,便躺在床上想要睡一会。

  可是我心里有事,一闭眼就是外面那群人的脸,虽说他们是自愿来卖肾的,但让我在一旁引导他们,这多少触及了我的底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心说不能干缺德事呀,得想法救这些人才行!

  可即使我想救他们,又该怎么做呢?一旦事情暴露,我又会是个什么下场?我此行的目的,又怎么完成呢?

  思前想后,我始终也没能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到了中午,亮子也敲着大铁盆返了回来。

  “开饭了,开饭了!拿好自己的碗筷,上院里吃去!”

  我听他喊人出去吃饭,下意识的爬了起来,等到了院里一看,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只见这群供体人手一个塑料盆,正像乞丐似的蹲在地上,再看那盆里的饭菜,清汤清水的,简直都淡出渣了!

  姥姥的,就吃这个呀?我看着这群家伙狼吞虎咽的样儿,心说人活到这份上有什么意思呢!

  正想着呢,亮子也兑现了答应我的事情,只见他抱着个破纸壳箱,给每个人加了点“荤菜”……人手一根几毛钱的火腿肠!

  看见得到火腿肠就高兴没法的众人,我心里感觉有些不是滋味,说不出是好气还是好笑,等亮子忙完后,他这才看向了我,没有说话,对我使了个眼色。

  心领神会的点点头,我跟着亮子来带到了北侧的厨房。刚一推门进屋,我就被眼前的景象闹的一愣,只见厨房外屋摆放了一张大圆桌子,上面鸡、肉、鱼、虾,是应有尽有!和外面的“猪食”比起来,简直就是皇帝的待遇!

  看着眼前这一桌的美食,我心里不由的冒起了火气,心说这个胖子,真够黑的!让外面那些人吃糠咽菜,自己却天天山珍海味,这人做的,也太不厚道了!

  没有发现我脸色不对,亮子笑嘻嘻的推了我一把:“瞅啥呢,坐呀!”

  压着满腔的火气,我强装笑脸的坐在了椅子上,等亮子打开啤酒给我倒满后,我这才说道:“来亮哥,我敬你一个,今个这顿饭挺到位呀!”

  听出了我话里另有含义,亮子笑着与我碰了一下杯,“兄弟你不懂,这可不是我黑外面那群猪的伙食费,而是所有的人都这么干的!”

  亮子这话我倒是能听明白,就目前国内的卖肾车间来说,一般都是全流程运作的,从招揽供体,一直到体检、配型、手术、发货,甚至是术后护理,都会有专门的人员全程陪同,这期间每一个环节都是卡钱的好地方。

  等我们一饮而尽后,亮子吐了一口酒气,得意的看看我,对着厨房里屋喊道:“苗儿,螃蟹好了没有,赶紧端出来!”

  没想到厨房里还有人,我诧异的转头看了过去,随着亮子的喊声落下,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干瘦少年,端着一口小蒸锅走了出来。

  看见出来的是个孩子,我当时诧异的看向了亮子,心说这家伙过得够滋润的,怎么把孩子都带过来了呢?

  发现我表情有些不对,亮子笑着摆了摆手没有对我解释,而是接过了小孩手里的锅,把螃蟹一个个的捞了出来。

  等弄好后,亮子又拿起了一个大碗,夹了几样菜递给那个小孩,说道:“去后面吃。”

  接过饭碗,小孩乖乖的走了出去,我一直看他走出房门后,这才对着亮子说道:“你小子可以啊,挣钱养娃两不误,怎么把儿子都带过来了?”

  听我误会了他们两个的关系,亮子摇头笑了起来,又给我倒了一杯酒后,他说道:“我才三十三,哪来的这么大个儿子?这小子……是我救下来的!”

  最,新!}章C~节上酷匠√N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