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身伤痛的回到家中,我心里的火气简直烧到了脑瓜顶,没有急着处理伤口,我先给杨书平打去了电话。

  就好像故意等我电话似的,杨书平大白天竟然开机了,电话接通后没得我骂出声,杨书平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怎么样唐医生,这顿揍……不轻吧?”

  “王八蛋,你不讲信用!说好的合作呢,你竟然出卖我!”杨书平话音落下,我当场就火大的骂了起来!

  微微轻笑了一声,杨书平说道:“唐医生,消消火气,我要不出卖你,你又怎么能混的进去呢?呵呵呵呵……”

  听着杨书平嘲讽的笑声,我是真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他,平复了一下情绪后,我冷静的说道:“那你为什么不事先通知我?你要玩苦肉计,完全可以告诉我呀!”

  “我要是提前通知了你,那这场戏……你还能演的像吗?”

  心里一抖,我心说杨书平这句话到有几分道理,如果我事先知道这是一场戏,绝不会演的如此投入,以我的心性,恐怕没等挨揍我就先喊疼了,还用得着这么惨吗?

  不过问题也在这里,自古没有反抗的投降,永远都是不真实的!

  无奈的摇摇头,我算是认了这个跟头,点上一根烟后,我便与他讲起了那个眼镜男人话。

  仔细的听我说完,杨书平沉默了片刻,笑道:“那家伙是Y市据点的老大,名叫贾良飞,你别看他斯斯文文的,他可是正八经的黑道出身!”

  贾良飞,现年四十一岁,Y市本地人,三十岁之前拉帮结伙,强买强卖木材石料,后期野心膨胀,组建了飞公帮,欲要垄断Y市的黄赌业,严打期间被警方重点针对,定为了黑恶势力。

  入狱七年,贾良飞在狱中结实了器官交易中间人冯皓,出狱后被拉入网络,自己组织人员,做起了“货源”供应商,短短几年光景,贾良飞就从一个入门级的菜鸟,做到了与杨书平同等级别头目!

  听着杨书平给我介绍贾良飞的过往,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心说那家伙果然是个狠角色,还好我今天没赌他不敢杀我。

  没有理会我此时心里的想法,杨书平接着说道:“贾良飞只是咱们计划里的第一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取得他完全的信任,让他把你介绍给幕后老板,千万记住,贾良飞这个人绝不能小看,你做事情的时候一点要谨慎小心,不要招惹没必要的麻烦!”说完,杨书平就毫无征兆的挂断了电话。

  我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愣了足有两秒钟才反应过来,大骂了一句“这个老王八蛋”后,我便开始琢磨了起来。

  如今虽然目标明确了,但杨书平给我的计划可以说连屁都不是,让我取得贾良飞的信任,就那种行事狠辣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信任人呢?

  头疼的揉揉太阳穴,我进了卫生间清洗了起来,把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后,我开始逐个检查伤口,发现都是皮外伤并无什么大碍,我多少放下了心来。

  一连将养三天,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早早的坐上了出城大巴,赶往了清水林场。

  清水林场,位于Y市城外的一片山区,原是林业局所有,后被贾良飞等人高价买入,作为了主营项目,从外表看来做的是正经木材生意,可实际上,却是为了“供货”打掩护。

  一路寻人打听,我早上九点赶到了清水林场的门口,看着眼前诺大的一片林子,我不由的为贾良飞感到有些悲哀,心说人的贪念真是可怕,守着这么大一个“聚宝盆”,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正看着林场出神的时候,一个伐木工人打扮的家伙在大门后走了出来,看见我探头探脑的观瞧,他打量了我几眼,对着我问道:“看什么呢?买料还是找人?”

  “我找你们老板,约好了的。”见他说了话,我答道。

  一听说我要找贾良飞,这家伙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我看着他那副死了亲爹的嘴脸,心里不由的有些纳闷,正合计这家伙什么毛病的时候,他却突然嘴角一动,冷冷的笑道:“你就是肖邦吧,挺准时呀!”

  我看着他怪腔怪调的样子,心说这是等着我的,心里想着别找麻烦,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见我没敢搭茬,这家伙玩味的瞪了我一眼,随后打开大门,就将我放进了院中。

  没有理会他,我在他身边走了过去,可就在这么个时候,这家伙却突然伸出了手,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同时命令道:“把手伸平,我要搜身!”

  听了这话,我心里的火气瞬间就冒了出来,心说孙子,你不是玩人呢吗?你是怕我偷木头啊,还是怕我刺杀贾良飞呀?

  看着他动手动脚的样儿,我撇嘴冷笑了起来:“哥们,找枪呢?别费劲了,要是有枪的话,你现在早死了!”

  “废什么话,把手机交出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这家伙说道:“就你这德性还玩枪呢,你见过枪长什么样儿吗?”

  这可真是赤裸裸的骂人了,我冷冷的看了他几眼,心说这小子欠管教,我要想在贾良飞身边混下去,随意被人欺负可不行,我得想个法子,抬高一下自己的身份!

  '?酷.匠☆网首发c

  想到此处,我笑着伸出了两只手:“我是没见过枪长什么样儿,但是你见过能让人憨傻呆愣的手吗?”

  以为我这话是在挑衅,面前的家伙不屑的笑了起来,我故作轻蔑递过一只手,示意他与我握一下,等他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后,我快速的向上抬了一下,趁他用力下拉的同时,我又顺着他的力气向下使劲,借力发力,一下子就将他带进了我的怀里!

  没给他挣扎的机会,我一手指就弹在了他的耳朵上,由于耳膜震动,这家伙脑子瞬间产生了空白,就在这一刻,我大吼了一声:“睡!”

  随着我的喊声落下,这家伙瞬间瘫软了下去,我用力将他扶住后,冷笑着说道:“听清我的声音,身体逐渐放松柔软,感觉自己像一片水中的树叶,随着身体的摇摆,彻底松弛下来。”

  在我的引导下,面前这个家伙快速进入了潜意识状态,我瞧见时机成熟了,故意将语速放缓说道:“你的老板让你带我去见他,咱们两个一起走,一路上你会自动屏蔽任何听到的声音,只有当我打起响指的时候,你才会清醒过来,同时瞬间昏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