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的一声脆响,庞滨整个人晕死了过去,等把老猫拉出来后,俞建军这才恼怒的瞪着我们两个,大声的骂道:“你们干什么吃的,这是怎么回事!”

  看看地上额角流血的庞滨,我和老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在这个时候,俞建军才注意到地上的徐医生,瞪着眼睛问道:“你是谁?”

  呲牙咧嘴的站起身来,徐医生做了自我解释,随后又十分“仗义”的讲说起了整个事情的经过,直接添油加醋的把责任全推到我和老猫的身上。

  听徐医生淡定的将事情讲完,我和老猫有些暗气的瞪了这胖子一眼,但没办法,毕竟事情是我搞出来的,所以我们两个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看着我们的表情俞建军也明白了大概,瞧了一眼地上的庞滨后,俞建军说道:“徐医生,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你放心,你的一切损失药费,都有我们哥三个承担,我叫俞建军,是本市的刑警队长!”

  耳听面前的人就是俞建军,徐医生面色犹豫的看了我和老猫一眼,瞧见他那玩味的小眼神,我多少心中有些忐忑,因为这件事要是传出去的话,被有心人利用,是很容易抹黑警队形象和我个人名声的。

  万幸的是,这胖子还算买俞建军的面子,只见他对着俞建军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赔偿就算了,小伤不碍事,我只是希望你们下次能听听别人的意见,不要自找麻烦!”

  v酷-匠网@~正版首发√

  赔礼的笑了笑,老猫送徐医生去了医务室,等他们二人走后,俞建军才收起了恼怒的面孔,对着我小声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庞滨会发狂?”

  看着俞建军紧锁的眉头,我是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叹了一口气,我就以我个人的角度,又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说了一遍,等俞建军听完后,我看着脚边的庞滨,苦笑着说道:“他此时的状况,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我现在是真有些弄不懂,刚才自己是怎么失手的!”

  点了点头,俞建军将庞滨翻了过来,查看下他头上的伤势后,说道:“点背喝凉水都塞牙啊!咱们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这家伙的身上,不能轻易放弃,我看这样吧,干脆借着他受伤的引子,咱们把他从精神病院接出来,没有了院方的干预,咱们想怎么做那还不是咱们自己说的算吗?”

  没想的俞建军还不肯放弃,我无奈的眨了眨眼睛,看出我有些没有自信,俞建军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在屋里别动,我去稳住那个胖子,由于前几次庞滨被咱们弄得很惨,市局又拖欠庞滨的治疗费用,所以院方不满,才派他来的!”

  我靠,没想到堂堂一个市公安局,竟然还会拖欠一个疯子的医药费,这让我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同时又替俞建军感到尴尬。

  看出了我眼底的味道,俞建军撇了撇嘴:“机关与部门之间的事情,通常走的是人情而不是规定,所以你也别大惊小怪,老实等着吧!”说完,俞建军转身走了出去。

  此时屋中就剩下了我和庞滨两个人,我看着地上的庞滨还真怕他起来伤了我,于是我又小心的把他的约束衣穿了起来,随后拉着椅子,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门口。

  伸手点上了一根烟,我皱着眉头看着额头流血的庞滨,正在心里反复推算自己哪里失误的时候,俞建军和老猫返了回来。

  看着他们有些难看的脸色,我问道:“怎么样?”

  “不怎么样,那个胖子说他做不了主,得请示他们院长,咱们先不管他,直接把庞滨送到医院治疗再说!”

  说着话,俞建军和老猫架起了庞滨,我们便在几名警员的陪同下,赶到了我所工作的S市中心医院。

  一个多月没来上班,医院里的人让我感到有些陌生,我本想看看我那个可爱的小护士,结果发现,小护士已经实习期满回学校报道了,而我的办公室,也被院方摘牌取消了。

  无奈的笑了笑,这个结果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有人建议我去找院长说说,但我想了想,他老人家为我做的够多了,还是不要去给他添麻烦了!

  坐在特护病房里,我听着俞建军给手下人安排工作,说来也是奇怪,庞滨只是头上挨了一下而已,却到此时仍然昏迷不醒,这让俞建军以为自己失手了,但经过检查后,却发现庞滨什么问题都没有。

  瞧着病床上头缠纱布的庞滨,我一时间只感觉心中十分的纳闷,因为眼前的这个疯子,此时竟给我一种看不透的感觉,我先前明明觉得自己很了解他,但是经过这次事件之后,我突然发现这个人就像是个迷,你明明接进谜底了,却始终也看不清最后的答案!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疯子会给我这种感觉,我自嘲的笑了笑,就这样安排警员在医院守了庞滨两天,直到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庞滨终于醒了!

  得到医院的消息后,我和俞建军老猫,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结果发现庞滨虽然醒了,但神志多少还有些不清楚,咨询过院方,说是可能有轻微的脑震荡,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看着庞滨醒了睡,睡了醒的样子,我们几人深感脑仁直疼,正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病房的门口处,却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女孩声音。

  “419换药。”

  循着声音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位身材娇小的女护士,看清她的样子后,我突然发现这个小护士我认识,她叫苏依,曾给我当过两个星期的助理。

  见到一个熟人,我心情还是有些高兴的,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小丫头竟然好似不认识我一般,进屋后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径直走到了病床的边上。

  瞧着她冷淡的样子,我多少有些尴尬,心说真是人走茶凉啊,这才几个月不见,竟然鸟都不鸟我了!

  就在我心里感慨的时候,苏依娴熟的为庞滨换上了吊瓶,可就在她低头查看庞滨头上伤势的时候,一件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却突然发生了!

  只见苏依解开庞滨头上纱布的一瞬间,她右手的袖子里突然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随后都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看见苏依的手指间出现了一枚锋利的手术刀片,紧接着她手腕一抖,竟直接划过了庞滨的脖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