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白天去市局等消息,晚上回宾馆混时间,一晃四天过去后,不只是俞建军坐不住了,罗白也有些站立不安了起来。

  第五天头上,罗白一大早就来到了我们的住处,可能是在意当初对俞建军的承诺,等我们打开门后,罗白就面带笑容的举起了手里的东西。

  不知道这家伙拎肉又拎酒的过来干嘛,我们纳闷的将他让进了屋中,将食物酒水放在茶几上后,罗白招呼着我们说道:“来来来,大家都坐下,你们来M市也有好些天了,这些日子忙,我也没能为你们接风,今天就用这点东西,表达一下敬意吧。”

  看着罗白脸上喜形于色的样子,我们三人当然是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而俞建军却是坐在床上没有动弹,只见他冷眼看看桌上的酒肉后,皱着眉头说道:“老罗啊,杨书平至今仍下落不明,我想咱们还不是喝酒吃肉的时候,你看是不是再走走其他的路子?”

  知道俞建军怪他不忙正事,罗白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今个过来,就是想和你们说这事,杨书平我没找到,但是那个魏阳,我已经有了他的下落!”

  “哦?”一听这话俞建军终于来了精神,凑到茶几前后,只听罗白说道:“你们也是做警察的,应该知道道上的消息比咱们灵的多,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召集了手底下的线人,还真别说,终于让我抓到了尾巴!”

  “线人”一词,从古至今就不是什么陌生词。电影里也罢,现实生活中也好,很多大案要案之所以能够破获,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他们提供线索的功劳。当然,这类人的身份也很特殊,他们基本介乎于黑与白之间!

  一听罗白找了线人,俞建军当时眼睛就亮了起来:“在哪呢,可靠吗?”

  俞建军之所以没有问线人的具体信息,那是因为在警察之间,线人就像私养的小蜜一样,是不能轻易与别人分享的。

  而罗白今天的作为却是让我们有些意外,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感觉对我们愧疚还是怎么的,只听他说道:“我通过手底下的线人联系上了一个人,据了解,他和魏阳这几天正混在一起。今天下午三点,他会按照约定时间出现在北街的星海酒吧,到时咱们过去套住他,至于后面的事……那就简单了!”

  看着罗白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我们四人也把心放回了肚子里,随后预感到晚间可能有大行动,我们便收起了桌上的酒水,只把食物吃了个一干二净。

  等吃完饭后,也到了下午一点半左右,我们离开宾馆,上了罗白开来的SUV轿车,便来到了城南北街的星海酒吧。

  事先在周围转了几圈,我们将车子停在一处咖啡店的门前,等到了约定的时间后,罗白便带着我们进入了酒吧,直接来到了二楼最里面的一间包房。

  由于怕出现意外,俞建军事先让老猫和鸽子守住了前后门,等我们三人推门进屋的时候,只见包房里,正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罗……罗哥,你来了。”

  看着我们突然进来三个人,显然这个男人有些意外,瞧瞧他略显紧张的笑容后,罗白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到自己的身边,说道:“你就是二手金吧?我听说你有魏阳的消息,还听说……你想给我当线人?”

  满脸僵硬的笑了笑后,二手金点了点头,随后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又连忙摇了摇头:“罗哥,我说句话你别生气,我知道魏阳的消息不假,因为那小子这几天一直和我在一起,但是做线人嘛,呵呵……兄弟我没什么兴趣,我感兴趣的,就只有钱而已!”说着话,二手金嬉皮笑脸的做了个点钞的动作。

  看着他那一副老油条的样儿,我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心说这家伙的胆子是真够大的,竟敢和警察面对面的谈价钱,他就不怕小母鸡陪黄鼠狼跳舞,一圈两圈后,被人玩着,还得被吃掉吗?

  看着二手金混混的嘴脸,罗白当下冷笑了起来:“想要钱?可以!不过你得保证,一定帮我们抓到魏阳,怎么样?开价吧!”

  看出罗白有些不高兴,二手金假装没发现的说道:“其实我要的也不多,5万块钱就行。拿了钱,我给你们指引明路,等你们抓到他,我再拍屁股走人,怎么样?够仗义吧?”

  好家伙,开口就要5万,这孙子是真不怕噎死啊!

  瞧着他满脸的假仗义,罗白脸上的笑容更冷了一些,只见他看了俞建军一眼,随后思索着点点头“5万块嘛……可能够呛,我看这样吧,回头我向局里申请个悬赏令,给你3万怎么样?”

  没想到罗白真与二手金谈起了价钱,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结果发现罗白满脸都写着诚恳,可透过表面看内容,却是一肚子的狡诈!

  我能看出罗白在使诈术,自然二手金也能感觉到危险,只见他眼神忽闪了几下后,咧嘴傻笑着说道:“呵呵呵……罗哥,其实吧,这事咱们现在也不用着急定,魏阳那小子今天出去了,不然的话,我还跑不出来呢。我看要不这样,等我回去定准了时机,咱们再接着谈如何?”

  说着话,二手金站了起来,一边急急的往外走,一边对着我们摆手说道:“哥几个慢用,这桌我请客,我还有事,先走……”

  没等他话说完,罗白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裤腰带:“干什么去?事还没谈完呢,再坐会儿!”话落,罗白向后一拽,就将二手金拉回了沙发上。

  重重的摔回沙发上,二手金惊怒的看向了罗白:“我说罗队长,你不讲究啊!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你不能强拉兄弟下水呀!”

  看着二手金嗔怒的表情,罗白撇嘴笑了起来,直笑的二手金浑身发毛后,罗白才在怀里拿出了几张纸,摔在了二手金的脸上!

  _最“新}k章节C}上'酷*匠wt网

  “你自己做的事儿,自己心里没数吗?找你帮忙,那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听了这话,二手金当时就有些害怕了,只见他慌乱的拿起脸上的纸,仔细一瞧,竟然都是他最近三个月来,盗窃的案件记录!

  “你……你们知道?”诧异的看着手里的纸,二手金脸色瞬间惨白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