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画面里挑衅的杨书平,俞建军的眼睛都红了起来,只见他一拳砸在桌子上后,便对着罗白怒声的问道:“你们的警员怎么回事?为何没有阻止他们?”

  看着俞建军吹胡子瞪眼的样,罗白脸上有些挂不住,当下冷笑了起来:“对方进屋后使用电击枪偷袭,我们的警员没有防备,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瞧见这两个人都冒起了火气,我们赶紧劝阻他们,等双方彼此冷静后,俞建军对着罗白摆摆手:“老罗,我刚才有点急,态度不好,但是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咱们还是赶紧全城布控,封锁出城的通道吧。”

  知道俞建军不是有心的,罗白也把脸色缓了下来:“事情既然已经出了,你也别太着急了,这里是M市,我罗白向你保证,借他杨书平一双翅膀,他也绝对飞不出去!”

  众人离开医院后,罗白就急急的赶回了市局,组织起全城布控的事情。而我们几人无所事事的在医院停车场里徘徊了一会后,俞建军突然发动起了车子,对着我们说道:“上车,咱们去一趟医大!”

  俞建军就是这样,他认准的事情,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坐在车子的后座上,我和鸽子面面相望,其实我俩此刻的想法一样,今天M市的警察都对宿舍楼搜查了三个多小时,我们现在过去,又能发现什么呢?

  来到医大校园门口,俞建军让老猫下车去买了四个手电筒,随后对门卫亮出警官证后,我们就一路行驶,来到了男生宿舍的楼前。

  车子停稳的一瞬间,我们四人全都看向了宿舍楼外十几米的一处空地,只见那里不知何时竟搭起了一个灵台,周围正有不少的学生在献花点蜡烛。

  看着这群孩子纯洁的举动,我不禁想起了几年前我上大学的场景,正在走神的时候,身旁的鸽子拍了我一下,随后我们走下车,便来到了楼门前。

  由于楼里的生活老师不认识我们,所以我们被拦了下来,等我们出示了证件,说明了来意后,一个上年纪的生活女老师对我们说道:“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找出凶手,还孩子一个公道啊!”

  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俞建军就笑呵呵的问她对死去的学生了解多少,只听这个生活老师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这个孩子其实挺不容易的,他叫何君小,家里条件不怎么好,一直都是自己打工攒学费,你说就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他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酷匠网/正p版I2首Hs发l

  知道她一定是听了什么风言风语,误以为警方认定何君小是枪手,于是俞建军点点头,安慰她说道:“放心吧,真正的坏人是跑不了的!”

  告别生活老师,我们来到了枪手白天所在的楼顶,等分开寻找了片刻什么也没发现后,俞建军便将我们集合在了一处,皱着眉头说道:“今天监控里接应杨书平的男人,很可能就是白天的枪手,这二人一定是早有定计,不然的话,绝不会配合的这么好。”

  听了俞建军的话,老猫说道:“我怀疑这个家伙不是这里的学生,虽然监控里没有看到他的脸,但是我感觉他应该是杨书平安排进来的‘保险’!”

  学校里的外来人员其实是很多的,比如说清洁工,还有那些在校园里开店的商贩,在食堂里做饭的厨师等等。如果说杨书平真的想安排一个人在身边的话,那简直是太容易了!

  赞同的点点头,俞建军点上了一根烟:“这一点,咱们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明天找校方拿出外来人员登记的名单,排查一下也许能找出有用的信息。”

  在他们二人说话的时候,鸽子一直低头想着事情,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我们全都向他看了过去,瞧见我们询问的眼神后,鸽子笑了笑:“我在想,如果我是枪手,在把何君小推下楼后,我会怎么逃脱。”

  鸽子的换位思考瞬间吸引了我们的兴趣,在他的引导下,我们也低头琢磨了起来,片刻后,俞建军叹了一口气:“枪手的行为太毒辣了,他早就想好了找个替罪羊,于是把何君小带到这里打晕,随后他在楼顶看见了远处驶来的警车,便将按计划将何君小推下楼,伪装成了枪手畏罪自杀的样子。今天要不是尸体脖子上的淤痕,恐怕我也发现不了这一点。可是你们注意到没有,楼里的男生这么多,为什么他偏偏选中了何君小呢,又为什么没人发现他们两个呢?我想这不会是巧合,这个何君小,也许并没有生活老师说的那么简单,事发之前,甚至是事发的整个过程中,他很可能正与枪手混在一起!”

  “你是说……他们两个是一伙的?”诧异的看看俞建军,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的推断。如果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剧情也太狗血了,他这三两句话的工夫,就将一个悲惨的校园故事,该写成了万恶的同党残杀。

  没有理会我满脸的惊讶,老猫抬起头来:“当时楼门被锁,特警也赶到了楼下,对方利用何君小伪装成自杀后,一定会找个非常隐蔽的地方藏起来,随后等我们撤离,再悄悄的逃走!”

  转头看了他一眼,鸽子撇了撇嘴:“我一直再想这个事,你们瞧瞧,这里除了一个通风口之外,就没有能藏人的地方了。如果我是枪手,一定会故意在通风口上做手脚,让你们以为我爬进了里面,其实我在你们赶来之前,就已经潜入了楼里,因为我知道,当我枪声响起的时候,楼里的学生一定会疏散,整个6层楼都是空的,所以我要藏的地方,只要别人想不到就行了!”

  听鸽子把话说完,问题出现了,整个宿舍楼里,有什么地方是能藏人,又让人想不到的呢?

  我们彼此沉默了片刻后,老猫和俞建军几乎同时一拍大腿:“水管井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